•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四章 惊天震动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四章 惊天震动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样的峰回路转,让祭台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显然肖承乾的忽然‘叛变’,让这些高高在上的圣村之人都有些承受不了。

        他们先是呆滞,然后脸上全部浮现出了怒意,一时间正在‘悠闲’吐血的我和肖承乾成为了众矢之的。

        有人愤怒,自然就有人高兴,肖承乾扯断我身上绳结的那一刻,我的伙伴们同时爆发出了一阵震天的欢呼声,而最克制的反而是承心哥,他的嘴角又浮现出了他那招牌一般的春风笑容,只是眼眶红红的,莫名的任由眼泪流着。

        “刚才谁骂老子是白眼狼,黄眼狗的?嗯?”肖承乾和我终于结束了吐血,我开始一一扯断身上的绳结,而肖承乾却开始‘质问’。

        “是我,从本质上来说,我只是在配合你的演技。”承心哥的笑容越发的温暖,话说的淡定而理所当然。

        “是吗?”肖承乾扬起了眉头,一副怀疑的样子。

        承心哥扶了一下眼镜,摇摇头,用一种可惜的语气说到:“啧啧事实上,你对剧情的设计是出色的,可惜演技太差,或许面部的神情不能到位,眼神的情绪太过的肤浅,以至于你只能用冷酷来掩饰你的僵硬,用低头来遮盖你内心真实的想法。眼看就要出漏洞了,我只能用我的演技来弥补你的错误,让人们成功的转移注意力的重点。不然,你以为一切会那么顺利吗?”

        “真的?”肖承乾脸上的神情已经表示他开始相信了。

        “当然。”承心哥的笑容开始在温和中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真诚,然后说到:“别忘了,嫩狐狸是我的‘私宠’,而嫩狐狸是‘混’哪口饭吃的,你不知道?”

        “也是啊。”肖承乾显然相信了承心哥的话。

        而我只是笑着,懒得理会他们扯淡,把身上的红绳全部给扯开了,扔到了一旁,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刺入肌肉里的薄刀子是那么的疼,甚至让我的行动都有些不便,因为从灵魂深处还传来阵阵的压制感。

        所以,我忍着疼痛开始把这些薄刀子一把一把的拔出,然后扔在了地上。

        承心哥和肖承乾谈笑自若,而我也是一副悠闲整理的样子,让众人的怒火更盛,或许到他们这个地位,根本无法容忍修者圈子里的小辈,新人如此的‘嚣张跋扈’吧。

        可是,他们一个个都很克制,只因为受了反噬之力的怪道此刻正在闭目养神,连嘴角的鲜血都没有擦去,他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些人自然不敢怎么样?

        而我知道肖承乾之所以隐忍到现在,才敢这样做,他肯定是有什么依仗,我一点儿也不担心,把缠绕在我和肖承乾身上的锁链扯下,扔掉以后,我开始大步的朝着我的伙伴们走去,肖承乾亦是跟在我的身后。

        “承一,如果你今天表现的冲动点,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完成这件事情。”在走过去的过程中,肖承乾好像‘邀功’似的对我说到。

        “冲动,怎么冲动?我很想出手,可是那个村长怕是比珍妮姐还厉害的存在,我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压制,只能绝对的冷静,不要轻举妄动的保住大家。实力不够,这样的事情也是正常。”其实,我很能认清现在的形势,脑中在不停的转着,下一刻我该怎么脱身?

        沉香串珠里,师祖的残魂吗?那个是绝对不能动的,因为我不会忘记所谓的蓬莱,还有一个师祖一力要消灭的存在,师祖如此的安排,必然有其道理,如果我擅自动用残魂

        另外就是,我也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动用这缕残魂,难道又是我那似是而非的中茅之术吗?

        要破僵局,除非我有充分的时间施展几种自伤的秘术,那样不过,肖承乾扯断绳结,我们没死就是幸运,其实无论是灵魂还是身体都承受了一定程度的伤势,需要静养,动用秘术的效果也

        在沉吟之中,我和肖承乾已经走到了伙伴当中,此刻我们开始激动的拥抱,有什么还比死而后生更值得开心的事情,尽管我们还是在如此的困局当中。

        “肖承乾,过来,你这是在表明你的态度吗?”终于,是有人开口了,是那个一直话很多的优雅中年男。

        “是又怎么样?”肖承乾的语气理所当然,仿佛那个中年男问了一句废话。

        “妄自村长对你那么好,难道你要我出手亲自杀了你?”中年男的神色变得阴沉,开始抬起一只手,另外一只手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始揉搓他的手指。

        “他对我好?还是让他交代一下我的外公去了哪儿吧?论起血脉,怕是我外公和他更加接近,更加浓厚吧。”肖承乾的声音也陡然变冷。

        我皱起了眉头,事实已经指向,师父他们一群人是真的在这里啊血脉,这怪道难道是?我忽然想起了一个惊人的想法,然后震惊的看着肖承乾。

        但肖承乾却来不及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又对那个中年人说到:“你最好不要动我,不然亲爱的村长醒来,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那个中年人的脸色疑惑不定,终究还是不敢出手,肖承乾怎么会如此特殊?还能压制这些顶级修者?

        “承一,我只能做到让他投鼠忌器,可是我没有任何翻盘的能力,如果要翻盘,只有你冲出去。我会想尽办法护住大家的。”肖承乾认真的对我说到。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感觉肖承乾比我知道的多的多。

        “可能没时间说了。”肖承乾看了一眼在那边调息的怪道,然后遗憾的对我说到。

        此刻,是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怪道的气势在恢复,他就要清醒过来了。

        “他是谁?”这个问题我一定要问,必须得问。

        “谁?你,包括你们老李一脉的弟子,都应该叫他一句师叔祖,而我应该叫他师祖。现在,知道他是谁了吧?”肖承乾看着我,忽然就说出了这么一句。

        “什么?!”这一次不仅是我惊呼,连我身后所有的人都开始惊呼。

        我们对怪道的身份有众多的猜测和疑惑,但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是我师祖的那个神秘师弟,是肖承乾一脉的老祖——吴天!

        他为什么不主持肖承乾他们那一脉,接手那个组织?而是躲在这里?这一切又是为什么?而我们初见时,他说我会对他熟悉,又是为什么?

        我还在无比的震惊中,肖承乾就一把扯过我跑了起来,我们是朝着祭台的边缘跑去的而在高高的祭台之下,是滚滚的黄河。

        肖承乾还来不及对我说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个怪道就忽然张开了眼睛!

        我们并没有看着他,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张眼的动作,可是他的气势太强了,强到他如果愿意,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人感受到。

        他是我的师叔祖,他根本就是超越珍妮姐的存在,他我和肖承乾同时转身看着我,而他亦平静的看着我们,眼神中看不出来喜怒,显然肖承乾刚才的行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他根本就不想表露。

        “陈承一,李一光一脉三代弟子,山字脉传人。莫非李一光真的得天独厚,算到姜立淳收下你,就是特意为了克制我而来?”吴天背着双手,终于从祭台缓缓踱步而来,朝着我和肖承乾走来,没人知道他要做什么?

        只是这一刻,有一个人走出来,对吴天小声说了一句什么,他平静的说到:“时辰还未到,自然也不会耽误局已破,多说两句也无妨。”

        他到底要对我多说什么?为什么要说我是克他的?

        我只能沉默的看着他,我自问实力也就是在年轻一辈中拔尖儿,而这个世界上总是天外有天的,我没有妄自菲薄到以为自己能打赢他,所以对这个说法是相当的疑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你最好别过来,让他走,你知道的,你用了什么秘技,他死,我也会受到巨大的牵连,你不想看到吧?”肖承乾很是紧张,就算威胁吴天也是气势不足。

        “你就这样对待自己的老祖?”吴天似笑非笑。

        而肖承乾吞了一口唾沫,莫名的手有些发抖,显然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废物,终究是不如李一光的弟子出色,否则我怎么会费尽心机?”吴天看了肖承乾一眼,然后望着我说到:“陈承一,你可还记得饿鬼墓?难道你对我还不熟悉吗?村子里的人都戴面具,我也有。”

        说话间,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面具,戴在了脸上,那一张脸

        往事纷涌而至,原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