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一起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一起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傻虎只是一缕残魂,和我相伴快接近三十载,这才恢复了一些。

        它没有身体,自然也就不可能真的有毛发,那只是一种傻虎的表现形式,它在害怕,在担心,在寻求我的依靠又想保护我的一种情绪,在某种形式上,傻虎可以说是我的‘哥哥’,一种比血脉相连更加亲密的共存形式。

        我在剧烈的痛苦中,其实已经有了一种一心求死的心,而我模糊的意志中,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傻虎,我能够完全的释放它的残魂,可惜在这种痛苦中,我根本没有办法完全的做完这一件平日里对我简单之极的事情,老是被那种我已经不能忍受的痛苦给打断。

        ‘嗷’由于命格相连,傻虎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我的痛苦,开始发出疯狂的咆哮,即便在这个时候,痛苦还没有加诸在我灵魂深处的傻虎身上。

        “咦?”那个怪道忽然沉吟了一声,原本准备走向祭坛的他,一下子又转身大步的走向了我,然后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我已经懒得理会他的眼光是什么意思,而站在我面前的肖承乾则说到:“他的灵魂深处有一只共生魂,一只普通的妖虎而已。”

        那个怪道的眼神听闻以后,眼神忽然变得我更加看不懂,最后停留在他眼中的情绪竟然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怒气,可是他也只是说了一句让人听不懂,但却意思明白的话:“果然你先接受它的灵觉,等一下共生魂也是你的。”

        “嗯。”肖承乾淡淡的说到。

        肖承乾自己是有共生魂的,他要我的傻虎做什么?而在那边我的伙伴们可能原本也想说这个,我迷糊中看见好几次如月欲言又止,但他们终究没有说出来。

        和我一样的心情吧,肖承乾如果不把刀子捅进我的心口,我就始终不肯相信他会背叛,尽管心很痛,尽管这就已经是**裸的现实承心哥大骂,也是因为他平日里虽然老是和肖承乾吵嘴,但这两人的感情莫名其妙是最好的,希望放得太大,所以难免情绪也就越激动。

        在茫茫的河面上,那一艘黑色的小船已经停留在了回水湾,天地之间一片苍茫。

        在这边,一个属于怪道身后十大顶级修者的人已经站了出来,用一种薄薄的,但却是很宽的刀子分别插进了我身体里的七个地方,丝丝的血从我的身体溢出,很快就让衣裤上起了七团雪花,让我看起来更加的狼狈。

        或许是因为他的动作极快,亦或许是因为我灵魂上太过痛苦,总之我已经感受不到身体上的痛苦。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法门,总之这刀一进入我的身子,我就感觉在灵魂被挤压的同时,还更加多了一重镇压之力就是感觉灵魂里的一些东西在被锁住的同时,又被压住,可是有什么东西却被单独的剥离了出来。

        而还有一个十大顶级修者中的一个,在我和肖承乾之间连接了一条看起来很怪异的金属链,链子细细的,上面贴满了不明的符箓,缠绕在我和肖承乾身上,而在链子的两头是很细小的尖锥,可能比绣花针大一些,最终刺进了我的肖承乾的心口。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如此痛苦的情况下,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没有模糊,而那些挤压力还在层层深入,终于也深入到了傻虎残魂所在的位置。

        “嗷吼”傻虎刹那间就爆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咆哮,这咆哮几乎犹如实质,响彻了整个祭台,在我模模糊糊的视线中,我看见祭台上,包括那些顶级修者的脸色都有所动容。

        其中几人在说着什么,可惜我听不清,最终只听见怪道用一种明显的,不能克制的,带着不满与妒忌的语气说到:“不管是什么,他灵魂里有用的东西都会是承乾的,祭奠结束以后,把那些人也检查一下。”

        其中一人好像说了什么。

        怪道冷哼了一声,说到:“那就留下老李一脉的弟子,下次祭献就好。其余人祭献”

        这是怪道说话最清楚最明白,也是话最多的一次我不知道傻虎的存在怎么就刺激到他了。

        接着,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怪道好像去了我身后的法坛,不知道开始忙碌一些什么。

        而肖承乾始终在我面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这一刻我的意识好像轻松了片刻,我想起了很多人,师父,如雪,爸妈,姐姐,沁淮,酥肉那是此刻不在我身边,却是我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人。

        师父,终究还是不能再见到你了,即便我们的距离第一次如此接近

        如雪,如果你苦守龙墓,知道我已经死在这里,你是否会为我流泪,还是你已经彻底的忘记了我,就如同那一夜在医院留下的清冷背影,纵使相逢也不肯再见

        爸妈,我准备在我的命格稳定之日,就长伴在你们膝下尽孝的

        姐,我不会忘记小时候你们对我的疼爱,可是我没办法还清这份疼爱了

        沁淮啊,酥肉,你们是在对着我笑吗?喊着我一起喝酒吗?别再笑了,怎么看着他妈的难受,沁淮啊,如月会平安回去的吧?酥肉,我的干女儿,我没办法去好好疼爱一下了,你会不会等她长大跟她说起我?

        我的眼眶彻底的红了,风变得更大,刮过苍茫的天空,原本停下来的细雪,在这时忽然洋洋洒洒的再次落下,被风卷起,飘洒在这个祭台伴随着怪道忽然开始行咒的声音,为我陈承一的生命写下最后一笔苍凉。

        阵法好像是开始运转了,我感觉灵魂里的某种东西开始汇集凝聚,然后会流逝出去的吧?我根本就不清楚!

        我的五感模糊,我只是能感觉到我的伙伴们在疯狂的大叫,而一直低着头的肖承乾终于说话了:“我最后的情意,就是让你们等一下能扶着这个男人,上到那条等待的船,因为他很快就会变得没有思维,行动也无法自理能送他一程,难道不是最后的情谊吗?”

        原来,那条怪船是为我准备的?我为什么能那么清楚的听见肖承乾的声音?潜意识里,我知道,那是怪道使用了什么法门,让肖承乾和我灵魂相连,这样也才能拿走我的东西吧?

        算了,不去想了在一片空白中,我只听见怪道行咒的声音越发的激烈,我只知道他也很吃力的样子。

        终于,我灵魂里某种东西好像凝聚在了一起,开始缓缓的朝着绳结故意留下的那个‘缺口’,灵台流动而去,至于傻虎则被具体的压制。

        流动的东西就是我的灵觉吗?这一个我好像把整个天地都看得无比清楚,细雪,狂风,水流的波动它们那么抽象,在我眼里都有如实质,如果我的灵觉发展到极致,就是这个地步吗?看见不一样的,更实质的世界!

        快了,就要到灵台了,我知道下一刻,它们就会从灵台涌出,然后通过那条怪异的细细链条,彻底变为肖承乾的东西。

        我心平静了如果死亡,就用放下的心情去坦然的走这是师父常常念叨在我耳边的一句话。

        可是一直低着头的肖承乾却猛然抬起了头,他看见他刚才一直冷酷的脸忽然变了,变成了平日里的样子,他望着我笑,目光中充满了歉意,可是笑容就是我熟悉的那样子。

        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可是这笑容真好,简直消除了我要死亡之前唯一的遗憾,我下意识的也朝他笑笑。

        但肖承乾好像不止要笑一下那么简单,他忽然用一种极快的速度,伸手就朝着我抓来,具体的说,他是抓住了我身上细细的红绳,一下子就扯断了它。

        ‘噗’‘噗’‘噗’,祭台上同时响起三声吐血的声音。

        怪道被反噬,肖承乾因为和我灵魂被链条所连接,所以我们也同时被强行中断的法门所冲击,绳结必须按照一定的方法解开,这样粗暴的扯断,无疑就像在深海中承受着压力的身体,在瞬间就冲出了海面!

        压力的巨大反差,弄不好就会死人的肖承乾还真是胡来啊。

        “我们还活着。”绳结被弄断了,我的痛苦在瞬间就解除了,所以我看清楚了肖承乾的脸,他笑着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我转头看着他,同样是笑,接着我听见肖承乾说:“就算我是死,我也不能在你身上抢去任何东西,不是吗?怎么能抢兄弟的东西,是吧,兄弟?”

        “胡来啊。”我也笑了,然后手搭在了肖承乾的肩膀上,气息一阵翻腾,然后又是一口鲜血吐出,相连的肖承乾也是。

        原来,兄弟可以一起喝酒,一起胡闹,一起同生共死,还能一起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