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一章 神乎其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一章 神乎其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一片沸腾的喧哗中,大船慢慢的停在了回水湾,船的整个颜色是一种怪异的红色,离得太远,我根本看不清楚为什么那片红色那么怪异,但大船整体的华丽也多少掩盖了那片红色带来的不适感,毕竟是一艘送亲的船吧。

        这个时候,两个要带我到祭台之前的人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面对他们刻意释放的强烈气势,别说反抗了,我就连呼吸也困难,同时也没有办法再去观察那艘大船了。

        他们的那种强大,让我想起了曾经在雪山一脉,打败了四大势力的年轻一辈第一人之后,那个身穿皇袍的老者忽然出手给人的强大感觉,原来这些人在不压抑自身气势的情况下,已经达到这个等级了吗?

        我心里有些苦涩,堂堂四大势力也不过寥寥几个这样的存在,这个怪异的村子为什么会聚集了那么多?我想起了隐秘存在的部门,就算整个部门倾巢而出,也没有实力和这个村子对抗吧?因为这里顶级修者的数量实在太多。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他!”

        “三哥哥”

        “放开我哥”

        所有人都大吼了起来,我注意到原本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沉默,莫名畏惧的路山忽然也被这一幕刺激的激动了起来,也跟着大喊了起来,冲动的想要冲过来拉我,可惜这些制住他们的修者实力就不俗,数量也众多,何况这里还有顶级高手的存在,就凭我的伙伴们根本就无法反抗,反倒被这些修者瞬间压制。

        一向害羞的陶柏也激动了起来,他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处,望着路山说到:“山哥,我不管了,拼了吧,是死就死个痛快,那么多年了,只有跟随着陈大哥的这些日子,我才感觉到我们俩活得幸福痛快了一些日子,山哥”

        我没有想到一向沉默害羞的陶柏竟然说出了那么动情的话,而且一向异常保护陶柏的路山也是几乎没有犹豫的说到:“反正也是个死,那就拼了吧!这一次我不会阻止你。”

        看着大家激动的样子,我忽然就红了眼眶,有一种我陈承一这辈子也值了得感觉,但我知道,如果我们其中能活下来一个,也算是希望,所以我大喊到:“都给我安静,不会有事的,你们安静!”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变得平静,但其中的坚定却是不言而喻,因为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原本那个一直站在怪道身旁,闭目养神,仿佛一切与己无关的那个喇嘛,忽然睁开了双眼,然后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目光就落在了路山和陶柏身上。

        虽然暂时他还没有什么表示,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路山和陶柏的秘密一定是惊人的虽然情况已经不能再糟糕,可是我还是下意识的想保住一些东西,即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安静,求你们。”我看着强压着自己情绪的大家,语气低沉的又说了一句。

        而承清哥最能理解我的情绪,他的眼中闪动着某种压抑的仇恨,然后忽然抬手,也同时示意大家冷静,而每个人那种强压痛苦的样子,莫名的让我们一群人多了几分悲凉的色彩,还有出路和希望吗?

        这个时候那个喇嘛附在怪道的耳边,小声的给他说了几句什么,那个怪道忽然也张开了眼睛,再次打量了陶柏和路山几眼,其实一开始怪道就对陶柏表现出了一点儿兴趣,只是被肖承乾给阻止了,而那个喇嘛的话让怪道再次注意到了陶柏。

        他一边打量着陶柏一边就像是在思量着什么,最后他说了一句:“那个小子的确奇怪,不过做事必须舍得,祭献吧。”

        那个喇嘛好像很不甘心的样子,但最终还是动了动嘴唇没有说什么,再次变得沉默,怪道的一句话再次决定了陶柏的命运,至于路山,怪道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是这样,我稍微有一些放心,对那两个要带我去祭台之前的人说到:“我自己过去吧。”然后就朝着祭台之前走了过去。

        如果我陈承一死之前,是被人架着过去的,我觉得我会有一些不甘心,我对逃脱没有了任何的希望,我只渴望自己能够在死之前有尊严一些。

        一直走到了祭台之前,我才停下了脚步,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祭台之上有着复杂的,隐形的纹路,因为雕刻的很浅,所以在刚才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发现。

        “转过身去。”怪道如此对我说到。

        我沉默的转过了身去,如今这种情况,目光落在哪里,也是一样的。

        我感觉到怪道朝着我走来,而我已经根本不在意,眼光只是落在那艘华丽的大船上。

        此刻,祭台之下的那片红色海洋已经彻底的沸腾,喧腾的喜乐响得震天,那拨高儿的唢呐声,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在高扬的音调下,隐藏的一丝淡淡悲伤,或许是我心境有问题,听什么也觉得是送给自己的一曲挽歌,这一生不是值得了吗?

        由于大船很大,加上回水湾旁边有巨大的滩涂,注定岸边水浅,大船无法靠岸。

        所以,此时有几艘乌篷船已经在那个巨大的回水湾里划行着,朝着停泊在回水湾中的大船前行。在船上坐着的应该是这一次送去的‘新嫁人’因为已经一艘乌篷船已经靠岸,大船之上的人放下绳梯,正在把那些穿着礼服的新嫁人一个一个的接上船去。

        我无法看见那些新嫁人的表情,更没有办法知道他们此刻是在想些什么,可是他们真的就甘心吗?真的就不害怕吗?还是被洗脑洗成了无知者无畏?

        我真的无从揣测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伙伴们,他们的表情越加的痛苦,流泪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

        其实我不感觉我被怎么了,只是觉得怪道在围绕着我忙碌,这种情况下,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心里却异常的震惊,熟悉的红绳,一个个的绳结快速的在我身上各个关键的点开始编织而成。

        那速度比起我师父还快了不知道多少!

        绑绳结本来在道家就是比较少见的法门,更何况这个绳结我的眼中流露出巨大的震惊,因为这绳结的绑法,根本就是老李一脉的不传之秘!几乎我是看不出任何的区别

        “你”我忍不住惊骇的对着怪道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可是他根本就不会理我,只是低头忙碌着,好像怕我承受不住他的气势,他刻意收敛了气息,此刻就像一个平常老人。

        在这时,他的长相才在我的眼中行成了一个具体的印象,有些沧桑,中年的样子,不显老,看以看出年轻时也有一些俊美,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的凌厉和冰冷,而且有一种说出来的,几乎快接近偏执的坚定感,好像他认定了目的,就算撞死在南墙也不会回头那种。

        绳结在我身上快速的行成,我的身体开始变得有些冰冷,但也不完全是这样,可怜我从师父那里传承了我老李一脉所有的绳结秘法,竟然认不出来这怪道究竟在我身上绑的到底是什么效果的绳结。

        因为他采用的竟然是复合绳结的绑法,就是说常常一个结里,包含着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绑法,这简直是神乎其技,因为我知道绳结根本不知道绑好就有用那么简单。

        就跟符一样,照着画出来,也没作用,必须存思凝神结符煞,这一点相当的关键绳结其实每一个成型之前,也要用特殊的口诀接引力量,也可以理解为就像符完成之前,结煞的作用,锁住其中真正起作用的能量。

        但是一个结里,两种不同的力量就很难维持微妙的平衡,更何况是两种以上!

        这怪道难道是神仙?

        我几乎无法思考,而这个时候,绑绳结已经开始接近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