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五章 报答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五章 报答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知道接林辰的话,在那一瞬间,甚至有一种想法,如果他这么在乎我与他之间的输赢,我在知道是他的情况下,何妨又能刻意的输给他一次?

        如果,这已经是他的执念。

        在我的沉默中,林辰忽然收回了目光,直直的看着我:“是不是在想?如果知道是我,输给我又何妨?”

        其实论起心计,恐怕两个陈承一也赶不上一个林辰,洞彻人心的本事,他是比我强悍许多他在那个环境下长大,面对家族传承似的肖大少所在的组织,一个‘外人’,能走到这一步,估计这已经是他的生存本能。

        我无言以对,而否认于如今的我和他来说,其实都是一句很幼稚的话。

        可林辰好像一定想问我要一个答案,我只能选择真诚,认真的说到:“或许,和你不同的是,我不在乎这个。”

        林辰好像有些激动,但瞬间又平复了下去,他依旧背着双手,显得身材更加的挺拔,他轻笑了一下,不过相比于刚才,这个笑容多少显得有些苦涩,接着他才说到:“你应该不是轻蔑我,你的确是不会在乎的。如果在一个人,一个门派里,你的地位不至于用一场场的胜利,一件件处理完美的事情来奠定,要的只是长久的感情,你又需要在乎什么输赢?人贱就贱在,忽略已经拥有的,得不到的才是最重要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猜我后悔吗?”

        他的神情让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些苦涩,只因为我和他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我们曾经深爱的那个女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寨子,而且她们同样的是芳踪难觅,不同的是,我有一点儿微末的希望,而林辰在得到一句罢了以后,彻底的绝望。

        “不要再想了,斯人已逝,缘聚缘散不由人师父曾经说过,如果是有缘的人,或许在下一个路口,还能相伴着再走一段,看远一些吧。”我不知道这些安慰是否苍白无力,但这常常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慰,可也仅仅只是安慰罢了,就像止疼药暂时缓解了痛苦。

        那一句思而不能得,念而不能为那一年说出这句话的师父,好像已经很遥远了。

        “是吗?”林晨不置可否,有些痛恐怕是最特效的止疼药也已经没有作用,一句是吗,他竟然沉默了许久,似乎是在追忆,也似乎只是在刻意避开这个话题。

        而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依旧只是沉默。

        相比于之前的相遇,我和他又是成熟沧桑了一番,各自的生命不同,但几年时间可能也是沧海一切简单的话语与沉默就已经够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林辰朝着我走了几步,在我身前两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他找我出来,我自然之道肯定不单单是斗法那么简单,我和他的交情奇特,说不上仇恨,说不上讨厌,说不上很多偏偏也有一丝若有似乎的惺惺相惜,如果只是想要斗法,定然也不会选择如此麻烦的方式。

        “你走吧。”林辰看着我说出了这样三个字,好像是怕我不能理解,他又补充说明了一句:“我的意思是离开这里。”

        我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对他说了一句:“或者我不走,但你帮我?”

        这句话仿佛是触动了他的笑点,他的嘴角再次开始上扬,他望着我说到:“你觉得有可能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不可能走,既然我已经来了。”我很认真的说到。

        “真的是又臭又硬,如果你们这一脉传承一万年,这句评价会一万年也有用。”林辰的眼中有一些怒意和无奈,因为我的眼神平静的很,平静甚至连一丝表达自己意志的坚定都没有。

        “或许吧,这也不见得就是一个很烂的评价。”我微笑着对林辰说到,故人相见的感觉总是奇特,毕竟生命的基础构成是时间,人最珍贵的东西也是时间,倘若在一个人身上花了些许的时间,总是要记得的,因为那个人就成了生命的构成。

        一个真正善意的微笑,不算是示弱,这也就是但愿相逢一笑,恩怨了

        “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林辰转身就走,接着冷冷的抛下一句,我想你会认得回去的路,没有危险的。

        我看着他的背影,摸出了刚才见他就准备点上的香烟,点燃吸了一口,神情却有一丝轻松或许,很多事情不是没有希望的,这样想着,我也转身朝着我村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可是没走出几步,就听见林辰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陈承一,我失去了艾琳,所以也就越发觉得得不到的东西更加的珍贵,你懂吗?因为失去了错过了真正最重要的为代价,就附加了得不到的东西的价值。”

        “嗯。”我转头看着林辰。

        “但,这只是不懂后悔,也不愿意后悔的人的做法!后悔是一种情绪,为的只是指引现在和未来,而不是人们所理解的要去改变曾经。这是我这些年的一点儿领悟。可惜,我还是不懂,也不愿意后悔。”林辰说的话有些深,也有些莫名。

        可是,我懂,我转身看着林辰说到:“你这是在解释不帮我的理由吗?因为不甘心,所以更要追寻你想要的一切,只因为你失去了艾琳,对吗?更加不能放了,对吗?可你知道吗?你这不是骄傲,反而是懦弱的一无是处,因为你连自己本身的意志都迷失了。”

        林辰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看着我说到:“你又能懂我本身的意志是什么吗?或许,我本身的意志就是这个呢?”

        我呵呵一笑,有些无奈了,沉默了很久才继续说到:“那才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接着,我转身准备再次离开了。

        “可是,我还是有些还你情义的能力,就比如你的半个师父在内村。”林辰忽然对我这样说了一句。

        半个师父,在内村?我的内心开始剧烈的震动,那一刻我差点连站立的能力都没有了,在之前,一切只是凭借着一个执念去追寻,在之后,仿佛是有了接近的希望,但从来没有如此过,有个人忽然带给了我的那么异常肯定的消息。

        我呆愣在当场,林辰好像也不是很着急,静静的看着我。

        那一刻,我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时间空间往事未来无限的在我脑中纷杂着,我甚至不知道时间是过了多久,等到我勉强能平静自己的情绪以后,发现林辰已经倚着矮坡,一支香烟都快要抽完了。

        “什么意思?”千言万语,我也只能化作这么一句话。

        “字面意思,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个了,陈承一,值得你曾经对我的情义了。言尽于此吧。”林辰掐灭了香烟,这一次他干脆的离开了,在这仿佛迷宫的矮坡之中,他的身影消失的很快。

        而我,再一次,软弱的莫名其妙的流下了两行眼泪,若是从前,应该是会大哭一场吧。

        我的拳头捏得很紧,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压制住我激动的想马上冲进那所谓的内村的冲动可是同时我也凌乱了,我分外的想念着我的伙伴们,因为林辰的一句话真的把我吓住了。

        什么叫半个师父在内村?

        这样想着,我再也不能克制自己冲动的情绪,我跑出了这片儿空地,但是我没有朝着自己所在的村子跑去,而是朝着离我最近的,承清哥所在的位置跑去!

        好在是承清哥啊,好在是冷静的承清哥离我最近啊我脑中下意识的就只有这个念头,由于奔跑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呼啸的风不停的吹落我脸上凝结的泪水我是不想哭的,可是已经不能控制,如果是人都不能控制吧?

        这根本就不是简单的找到师父那么简单,而是代表了从他离开以后,我多少年岁月的思念和寻找,各种的情绪,各种的际遇,各种的人或事爆炸开了,也就止不住泪水了。

        呵呵,半个师父在内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