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四章 揭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四章 揭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要跟他走吗?细想起来,好像贸然给他走是一件比较轻率的事情啊,不过这个人好像很有把握一般,对我示意了一下,就自己径直朝着某个方向走去,虽然脚步不快,但很笃定我会跟上一般。

        我原本在三天前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这个村子里我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所以刚才细想的稍许犹豫很快就烟消云散,很快就走出了院子,跟上了他的脚步。

        他好像很不爱说话,我也找不出什么好说的,所以我们沉默的走着,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怪异的原因就在我明明感觉和他很熟悉的样子,却好像因为一张冰冷的银色面具就拉开了距离,让我偶尔有些恍惚,会以为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一种错觉。

        我们就这样信步的走着,巧合的是他竟然也把我带到了那个所谓入口处的一小块被环绕的空地之中。

        不过,略微想一下也能明白,在这个呈圆形环绕的村子里,唯一能避人耳目的也只有这个地方了。

        走到了空地中央,这个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我不相信他会无缘无故的就把我叫出来,所以我也就沉默的等待着,也是好奇这个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却不想,他在望着天空发了一会儿呆以后,忽然就转身,依旧是没有任何征兆的,瞬间就开始踏动步罡,掐动起手诀来这算什么?在那一刻我稍许楞了一秒,一下子就认出这是关于五行法术的引火之术。

        他要杀我?这是我下意识的反应但是在下一刻,我也不敢怠慢,也顾不上什么忌讳了,同样开始踏动步罡,你用引火之术,那么我就用呼风唤雨之术吧。

        说是呼风唤雨的确夸张了一些,至少现在的道士,珍妮大姐头那个层次的我不知道,没有几个能够实现出这个法术的最大效果!可能连十分之一的效果都不能发挥出来,不过用来应付引火之术的确是绰绰有余!

        想起来,三国时期确实发生的过的借东风的真实,那是令人向往的一种境界,在那个时候的顶级谋士,大多得了道家的传承,山字脉中的几术是确确实实饱含了‘兵’之一术,不过现代的热武器时代,让它彻底的没落了。

        我不敢胡思乱想,说起这呼风唤雨之术比起引火之术还难了一个层次,当年师父带领我们进攻黑岩苗寨,需要大规模的呼风唤雨之术,也是借助了多人之力,我就算施展个小威力的也必须要快一些了。

        这样想着我集中了精神,脚下的步罡踏动的速度开始加快,同时开始行咒,配合着手诀也开始掐动,越是大型的术法,越是难以操作,就是因为需要很多件事情同时进行,而每一件事情必须全心投入,分心三用,这已经是道家心法技巧非常高的层次了。

        我以前也能这样,可是注定了速度不会太快,可是如今那么多年的磨砺让我可以同时的施展起它们,速度也得到了提升。

        当年,就算施展雷诀,也是步罡先行完毕,手诀和行咒才能进行。

        不过,让我震惊的是,和我距离不远的那个人好像也是在进行着同样的事情,分心三用,同时进行看样子,也不是很困难。

        我不能观察的太细,因为分心三用基本就快是我的极限,能分出一丝心思来观察他人的状况,都让我差点到崩溃的临界点,可我知道这是一场残酷的斗法,我必须和这个人抢时间。

        我全情的开始施展术法,当这个地方的周围空气越来越炙热的时候,我都已经震惊于这个人的施法速度,因为这比起当年的我初次动用引火之术要快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好在,当这里的空气渐渐变得炙热的时候,这片小小的空地之上也吹起了阵阵的旋风,虽然风势不大,可是在这片空地上打着旋,带着轻微呼啸的声音也颇有气势。

        于此同时,天空之中也开始聚集起乌云,很引动雷诀那种乌云不同,这是纯粹的雨云并不是引动天雷时,附带的风雨,那种雨势和风势对于引火之术来说太过微弱,没有什么作用,特意的呼风唤雨之术,是可以小范围的集中风雨的威力的。

        看样子,好像还是我快了一步,我心里微松,此刻手诀已经掐动完毕,剩余的只是步罡和咒语还没有彻底的完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心思也稍微的松动了起来。

        因为刚才无意中的一个意识闪过,比起我当年第一次引动引火之术我第一次用这个术法,应该是在鬼市?那一次我一下子有些恍惚了,发现自己有一种不敢想下去的震动。

        而术法还在继续,空气中的炙热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这种临界点让我毫不怀疑,就算没有当年我那种引火符的取巧之术,也能凭空引来火焰而与之对抗的阵阵雨意,也蓄势待发,泾渭分明的和这种炙热对抗,莫名的斗法把这片空地分为了奇特的水火并济的空间。

        步罡也已经踏动完毕,就在我准备念诵完最后的咒语,完成术法,然后最终激烈对抗的时候,对面那个一直很沉默的神秘人忽然大喝了一句:“够了,收术!”

        弄得我有些愕然,只要有点儿术法常识的人都知道强行中断施展的术法会反噬自身,除非用特殊的收术手法,可是他这是个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对我出手,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让我收术这算个什么意思?

        不过对面那个人好像是心怀诚意的,在大喝一声之后,自己就主动开始了收术要知道这样做分明就是

        但我下一刻也毫不犹豫的开始收术,之前他陡然的让我收术,我有些震惊,而忽略了一些细节,但是到现在我已经彻底的想起来了,这个声音我是熟悉的,我也应该不会忘记那个男人——林辰!

        那一夜,在艾琳结束自己生命的那一晚,只身闯入月堰苗寨,执意的抱走艾琳尸体的人那一天,在鬼市,身上带着艾琳魂魄的男人那一个,在艾琳一声叹息,罢了,失魂落魄,黯然走下山去,嘴里无意识的哼唱的男人还有,那个在鬼市和我张扬斗法,说一定会赢我的男人。

        回忆纷涌而至,我怎么就没有想到,竟然是他?可是,我又怎么可能想到,竟然是他会在这个地方!

        比起施法,收术自然要快得多,也不能说是完全的没有影响,当收术完毕以后,我还是沉默的站立了好久,来平息体内翻涌的气息,而我对面的林辰也是一样!

        空气的炙热没有了,风也停止了呼啸,原本低低的聚集在这片空地上空的乌云也渐渐的散去,那一弯月亮又重新的明亮了起来。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已经确定身份的黑衣男子,好像也不想再隐瞒什么,在平息了气息以后,很是干脆的伸手,然后摘掉了脸上的面具。

        ‘哐啷’一声,面具被扔在了地上,放出了一声轻响,我的眼前又出现了林辰这张熟悉又稍显陌生的脸,还是刀刻般的深邃五官,眼眸里却已经不再是当年那种凌厉而带点骄傲的眼神,相反写满了某种沧桑,这种沧桑就是这个男人看起来陌生的原因。

        我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心里的思绪很乱,很多问题涌上心头,反而一时间就理不顺了。

        而林辰却是望着我笑了一下,这一笑倒是有当年那个骄傲男人的影子,他开口对我说到:“刚才,又是我输了?”

        我沉默,那一场输赢早已被我淡忘,却不想他依旧那么的执着。

        可是,他好像也不想得到我的什么回答,只是背起了双手,用一种捉摸不定的眼神再次看着天空,用一种我不能理解的分外落寞的语气说到:“陈承一,我是多么的想赢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