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二章 相聚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二章 相聚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这个圣村看似规律,实则诡异的生活下,其实有很多的事情让我烦心,但最烦心的莫过于他们统一配发给村民的衣服。

        白色的羊皮袄子,白色的里衫,白色的裤子,如果在夜里出去,整个人就如同一个探照灯那么明显。

        尽管这里的夜晚,因为电力的紧张,而是夜夜都用油灯可色彩的对比就是如此。

        我以前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那是因为没有一个夜里我需要外出,而今天挽起袖口,看着在手臂上不停爬动焦躁不安,不停的指引着方向的虫子,我才发现外出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就算这样都已经够显眼了,何况还有24小时在夜里交替巡逻的村务?

        可是,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个村子‘规律’到甚至没有任何可以供我换洗的衣服,这些衣服都是由村务一个星期统一收洗一回。所以,就算是危险我也只能去闯一闯了,这样无限期的困在这里不能突破也不是一个办法啊,说不定如月想到了比较好的办法。

        茫茫的夜色中,整个村子安静无比,已经是所谓的夜寝的时间,在这个规矩严格的村子里是不允许说话的,所以一切都显得安静的有些过分。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是极其光棍的,因为到底不能避开,不如选择快速的到达想要去的目的地,所以冲出屋子的时候,我就没有避忌什么,既没有躲闪,也没有放慢速度。

        因为有过用这种虫子的经验,所以我只是低着头快速的按照它指引的方向走着,让我奇怪的是,这一路上我竟然没有遇见所谓的村务,直到走过窑洞密集的生活区,走到一个有点儿荒僻的地方,我都一路平安。

        这个荒僻的地方在我看来非常的陌生,月光洒落在黄土之上,反射出一种说不出颜色的光亮,我看到在这里四周都是那种低低矮矮练成一片的土坡,我所在的位置就是被土坡包围的一片儿空地。

        可是,没有我想象到的如月也在这里,不过在这安静的四下无人的环境里,我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放松,一点点自由的味道我并不担心如月,因为虫子虽然不再指引方向,但是依然很活跃,这就说明携带着同样虫子的人是没有事情的。

        随意的蹲在一个矮坡下,我静静的点上了一支烟,一支烟还没抽完的时间,细碎的脚步声就响起了,我没有什么危险的感觉,所以只是抬头一看,发现来人不是如月,竟然是路山我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路山就快速的走过来,蹲在了我的旁边。

        即便分开了十天,彼此之间熟悉信任随意的感觉并没有磨灭,路山从我这里拿了一支烟,很随意的问到:“承一,你也收到了如月的虫子?”

        “嗯。”我简单的回答了一句,心说怪不得和以前如雪给我的虫子不同,这个虫子不是子母虫那么简单啊。

        然后,我和路山低声的交谈起来,无非也就是交换一下在这个村子得到的信息,在交谈中这才发现,其实彼此知道的竟然差不多,他也在默默的观察着一切,不同的只是,我去了一趟娱乐室,在酒保那里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在我和路山谈话的期间,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来了,慧根儿是尤其的兴奋,因为他以为这样的聚集,是我们要有所行动的,他的心思相对单纯,没有我们观察到的那么多,所以没有感觉到来自这个神秘村子的巨大压力,以为我们还能像从前那样,什么地方都可以凭借着我们一行人强行的突破。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某些力量,就算是搭上性命也不是我们能够颠覆的,为什么不放弃的原因却不愿意去想,是始终想走向光明,即便只有一点儿微末的希望吗?

        比起大家,如月反而是最后一个来到这里的,随着她的到来,分开十天的我们总算再次完整的相聚在了一起,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相比于被困在村子,隔绝了一切外界的联系,‘孤苦无依’的感觉,有着伙伴可以依靠,总是能给心灵带来巨大的慰藉。

        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奇迹,却没想到这个奇迹是如月创造的。

        “快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已经按捺不住好奇,如果说让我一个人顺利的来到这里,是巧合,让大家都顺利的来到这里,就不是什么巧合了。

        如月笑得很甜,然后对我们说到:“还能因为怎么回事儿?因为我会用蛊啊。分发给你们的,其实是我身上最珍贵的一窝蛊,确切的说和子母虫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经过特别的培育,它们形成了一个以母虫为中心的家族,不像子母蛊一般不会超过四只,而母虫就被我放在了这个地方,所以我们就能在这里聚集了啊。”

        如月说的轻描淡写,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细想起来有很多值得疑惑的地方啊。

        看着我们大家都很好奇的眼神,如月随手挽了一下垂在耳边的一缕秀发,然后说到:“你们知道的,我和本命蛊是性命相连的,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它感受到的就是我感受到的,这个地方有道家的高人和修者,但不一定有蛊术的高手,无意中,我就想到既然我不能用我的眼睛去看这个地方,可以利用我的本命蛊啊。”

        如月指的是如雪留给她的那只胖蚕子,没想到本命蛊的作用是那么的大再细想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胖蚕不是一般的虫子,最独特的就在于因为它自身‘等级’的关系,我猜测它应该是拥有灵的,异常强大的灵,虽然称不上是灵魂而那种性命相连的感觉又是那么奇特,相当于如月的一部分灵魂也寄托在了胖蚕的身上,种本命蛊最高等的办法也是那么种的,所以胖蚕就是如月的眼睛。

        其实傻虎也可以做到这些,无奈的只是傻虎太过‘显眼’,这里又有道家的高人,相对起来,如月的胖蚕发挥的作用更大。

        想明白了这一节,我的内心隐约有一些兴奋,看着如月说到:“这样说到,关于这个村子的一切地形信息,你是知道了?那”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更多。”如月让我们稍安勿躁,然后把她知道的一切都细细的道来了。

        首先,我们一路走来并没有遇见任何村务的原因在于,如月通过胖蚕每一夜的观察,发现了一个奇特的规律,那就是每天夜里在我们做完所谓的参拜以后,村务一般巡逻所在区域一遍,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以后,都会神秘的消失一到两个小时。

        只是因为我们夜里一般都被这里的规矩所制约,从来没有想过外出打探,就以为村务一直在巡逻,这是一个在规律下造成的思维误区,所以也压制的我们异常的小心。

        如月通过胖蚕发现了这个规律,所以就放心大胆的让我们外出了。

        至于为什么神秘的消失,去了哪里,如月卖了一个关子,暂时没有说明。

        然后,如月让我们大家聚拢过来,她接着我们轮流点亮打火机的光芒,开始给我们画了一个奇怪的地形图。

        “所谓的村子就是这样的,在这片夹在山谷中的大平原里,其实中心的位置是这样的。”她简单的画了一个柱状物在中间,然后说明:“这是在这片平原里一个独立的山,旁边是高高矮矮的黄土坡,从这里进入,就一座小小的矮山。”

        如月在这个柱状物的某一个地方画了一条线,表示是路径虽然如月的绘画功底不怎么样,画的异常抽象,但我们还是大概明白了意思。

        就好比一个蛋糕,中间放了个草莓,草莓就是矗立在平原里的山,而其它地方自然就是我们居住的平原,由于我们不是在空中俯瞰这里,自然也就不能发现这一点儿

        “而所谓的村子,其实分为了九个区域,都是围绕着这个矮山呈圆形排列的。你们过来的时候,我通过母虫的感应知道,三哥哥在这里,承心哥在这里”如月挨个的比划着,很快就清晰的画出了我们所在的位置。

        自然我也明白了,她让我们相聚的地方,应该是一个禁忌的地方,正好是那条代表着进入矮山路径的入口,如月说她画的很小,其实这里很大,入口处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被环抱着的平地。

        入口处?可是入口在哪里,我举目四望,根本就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