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七章 迷之圣村生活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七章 迷之圣村生活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挖掘在黄土下的窑洞,比我想象的要干净舒适温暖,房间里遗留着不知是属于谁,哪户人家的生活用品,没有具体的线索,平常的用品,只有一件被遗留的蓝色碎花外套泛着白,留着时光的印记,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我住在所谓的圣村已经三天了,单独的一个窑洞,很明显这里以前是有‘主人’的,只是不知道去了哪儿,如今成了囚禁我的‘牢笼’。

        在门口有一个院子,那是我可以自由活动的地方,在这个下午的时分,我蹲在墙根儿晒太阳,叼着一根烟,慵懒的似乎在昏昏欲睡,其实心里却一直异常的活跃,在思考着这里的一切。

        因为,我觉得这应该不是真正的‘圣村’,反而更像是一个监牢,在这里生活的人,都过着类似于牢狱里的生活。

        从被带进来的第一天开始,我和我的伙伴们就被彼此分隔了,既然这里叫一个村,面积也就不算小,总之我不知道他们住哪个窑洞,他们也不知道我住哪个窑洞。

        不过,也不是绝对不可以见面,见面的时间只能固定在早中午三顿饭的时间,我们必须安静的吃饭,彼此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交谈。

        接下来的时间,在上午会被无限的‘洗脑’,信奉这里的‘神’无所不能,然后会教导一套古怪的法子来锻炼自身,其实我一眼就看穿这是根据道家常用的健身拳改编的,在其它的地方似是而非,关键的地方还是有用,常年坚持锻炼,也有作用。却变成了神的功劳。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要求我们锻炼身体,但却明白另外一件儿古怪的事情,那就是每天必须专心致志的拜神一个小时,这应该不仅仅是虔诚的原因,而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道理,当一个人被‘洗脑’之后,越是专注于一件事情,灵魂越是‘纯净’,这个‘纯净’并不是指望高尚,纯洁就像一片黑色,那也是纯净的。

        这样做专注的灵魂,意志集中,灵魂力也会强大一些,就像某些宗教的‘狂信徒’。

        这个事情比用那古怪的法子锻炼身体更加的重要,总之是每天的重中之重,每次去那所谓的‘参拜’室,总会有一个核心人物来守着,这个核心人物的称呼很有趣——村干部。

        呵,村干部,那就姑且叫做干部吧,其实每次那戴着神秘面具的村干部出现时,我都能很敏锐的感觉是一个修者,倒不一定就是道家人,总之和我们初入村时,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这里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掌控的天地。

        或者,那个老道是村长?

        想到这里,我吐出了一口烟雾,眼睛几乎快要合上了,在外人的眼里,我这个样子就像是在阳光下已经舒服的要睡着了,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备巡村的几个村委满意的看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去了。

        我就像没有看到他们一般,继续理顺着自己的思路。

        因为每次的参拜都村干部的存在,就连我也不敢弄虚作假,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只在内心保持一丝清明,尽量不被那种虔诚所‘洗脑’,其实只要有修者在,这种事情也没有办法作假,全身心的虔诚的参拜其实就类似于存思了,一个人进入那种状态以后,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和假装的是不一样的,这个区别就算没有修者去仔细感应你的气场,平常人恐怕光凭眼睛也能看出一二来。

        何况,所谓的村干部还有办法分清楚,你内心集中的意志是不是对着他们所谓的神?这倒有些古怪所以,我在内心保持着一丝清明,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长此以往,难道我也会被洗脑成为这个‘神’的狂信徒吗?显然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三天只是为了蛰伏观察,或许会进行更长的时间但我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香烟燃烧到了尽头,我掐灭了它,这个村子虽然像是一个古老贫瘠的大西北的普通村子,事实上物质生活却并不匮乏,在这里货币没有用,有用的只是村干部分配给你的一种虔诚点,就比如你每天听话,不发生意外的过了一天,通常都会得到15个点数,如果表现出了特别的东西,就比如说参拜时特别虔诚啊,强身健体颇有成效啊,或者是举报那个村民有二心啊,会得到格外的奖励,总之可以得到奖励的途径很多。

        这些点数可比外面的钱值钱多了,3个点数就能在村子的‘超市’,姑且就叫超市吧,反正功能差不多,换来一包算是高档的香烟,这是什么概念?说明这个村子可能非常富裕,因为超市里只要关于享受的物资都应有尽有,只要你有点数,甚至还有专门的娱乐室。

        同样是圈养,这个圣村的手笔可比那时候黑烟苗寨周围的村子好了一百倍,出手财大气粗,这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时候,是下午的自由时间,可以在自己的院子里,窑洞里自由的活动,我反正也无所事事,才来三天也没有点数去什么娱乐室消费,所以又点上了一根香烟,继续想着自己的心事。

        我坚信,这个所谓的圣村根本不是我所看见的那样,甚至这个‘牢笼’都比我想象的要大,三天时间,我已经弄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所谓的超市这个村子不止有一个,而是分区分布的。

        每天下午,我有一个小时时间能在超市闲晃,我一次也没有遇见我的伙伴们,说明他们故意隔离了我们,如果不是有足够多的‘区域’,如何完全的隔离我们?

        我在总结着。

        第一,这里绝对是一个牢笼,但是为了安抚人心,条件非常的好,而且用规律又‘放纵’(娱乐室)的生活来麻痹人。

        第二,他们需要的是身体强健且灵魂纯净的人,目的?我打了一个问号,因为镇子上的人是献祭来圣村,圣村要他们又是在做什么?特别还要孩子!

        第三,这里应该是一个外围所在的地方,绝对不是真正圣村核心的所在!就比如那些修者根本没有停留在圣村,除了特定的时候,我根本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他们又在哪儿?

        没有任何的缓冲,从来的第一刻开始我就被逼强迫的融入这个所谓的圣村,进入绝对规律的生活,这就是我三天以来的收获。

        不过,这里还是黄土高坡啊,我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双手插在裤兜里,在院子里懒洋洋的走着,来的时候这里是一片青山绿水,原来只是表象,真正的内部还是大西北的风貌,这里的主人花大力气改造这里,是为了什么?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命题,我想着就勾起了一丝笑,或者是一个心境上的缺憾?

        院子外响起了一个醉鬼‘嘟嘟囔囔’的胡闹声,怀里搂着一个女子,笑得异常张扬,一看就是去了所谓的娱乐室醉生梦死,并从那里带出了一个比村民地位还低的‘村奴’,是准备发泄吧?

        对了,我差点儿忘记‘村奴’的存在,这些人比村民地位更低,我不知道有多少的‘村奴’,总之只知道娱乐室存在着一些,他们为什么是‘村奴’,村民和‘村奴’是凭什么来区分的,我还一无所知,看来这里我还需要多了解啊?

        显然,这个醉鬼的喧闹,引来了巡逻村委的注意,而这个醉鬼高呼了一声:“我的灵魂是属于圣神的。”那几个村委就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离去了。

        我站在院子里,假装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我也能分辨那个醉鬼是真心而虔诚的所以,他这样的样子也就是一件可以忽略的小事儿。

        这里,需要的只是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