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六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六)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六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六)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其实说起来,那一天除了有一些朦胧的太阳,已经离开的父亲,刘卫军觉得一切都是非常平常的。

        当红着眼睛的妈妈把热乎乎的面条端给他的时候,早上起床那种莫名的心悸感已经没有了,像日子又过回了从前,父亲十天以后也会回来,他感觉不到自己要承担什么?

        镇子上开始慢慢的热闹起来,早起上工的人,上学的孩子,空气中飘荡的早饭香气吃完早饭的刘卫军放下碗,特意去了一趟木材调运处。

        昨晚那个还弥漫着莫名恐怖紧张的地方,这个时候又是一片沸腾热闹的开工景象,这让刘卫军恍惚了一下,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梦?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过,刘卫军在镇子里东游西荡,却发现一切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就连人们每天生活的轨迹都没有什么不同,就是如此,时间到了晚上。

        刘卫军记得那一天,他已经彻底的放松了心情,而事发的当时,他正在陪着烧水的妈妈随意的说着话,宽慰着她,然后准备洗脚。

        就是这样平常的一幕,相信那时的小镇,百家千户都在上演,却被一声突兀的尖叫声而打断了。

        那声尖叫是如此的凄厉,莫名的划过了夜空,因为距离的原因,刘卫军那时还没听见,可那声尖叫就如同是一根被点燃的引信,蔓延着引爆了炸弹,小镇从某个角落开始不平静,接着就扩散开来,越来越多的嘈杂声开始在这原本平静的镇子里出现

        “我咋觉得外面有些闹腾呢?”刘卫军所谓的安心也不是真的安心,他的耳朵好使,所以听见了隐约传来的喧哗声。

        “咦,我没听见什么啊?”刘卫军的妈妈奇怪的看了刘卫军一眼,毕竟人老了,耳朵不是很好使。

        这就是刘卫军在平静以前最后的对话,接下来,他们的对话就被院子里传来的急剧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敲门声,刘卫军的心突突的跳了好几下,而妈妈也是很不安的样子,想起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爸爸让自己从昨夜起就要长大,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的话,刘卫军勉强的对妈妈挤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强壮镇定的去开门了。

        从厨房到院门,只是短短的一段路,伴随着激烈的敲门声,刘卫军竟然走得双腿发软,走到大门前,几乎是鼓足勇气拉开了大门。

        “刘二爷在吗?”一打开门,刘卫军还没看清楚来人是谁,就听见一句喘着粗气,非常急切的话。

        然后,刘卫军才看清楚来人是谁,那是一个木材调运处的工人,本人是镇子上的人,所以住在镇子上,不过和自己爸爸来往确实是不多的,刘卫军很是诧异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个时候上门,如此急切的要找自己爸爸。

        几乎是下意识的,刘卫军回答了一句:“我爸不在,要十天后才能回来。”

        那人一听,脸上明显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接着竟然愣在门口,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惊恐,看着来人的表情,刘卫军的心情跟着有些紧张,咽了一口唾沫,想着昨天父亲的话,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说到:“其实你可以”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那个工人用恍然醒悟的声音说到:“对了,可以找林建国,这人不好接近,你爸爸和他有交情,你也和他有交情吧?”

        “林叔也不在,和我爸一起出去了,也要十天以后才能回来。”刘卫军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有些抱歉的样子,但他也实在太好奇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等那工人失望,就张口说到:“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告诉我吧,至少”

        他没有至少出来什么,毕竟他自己没有什么本事,部队在昨夜好像就已经连夜离开,林叔和父亲都不在,整个镇子好像失去了所有的依靠,那一刻,刘卫军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沉重了。

        “还记得魏东来吗?死在木材调运处的魏东来,他回来了。”那个工人的语气变得失落,无助,但还是告诉了刘卫军答案,说话间他又叹息了一声,说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刚才镇子上很多人都看见了他,很多人被吓到了他现在在回自己的家。”

        魏东来也原本是镇子上的人。

        而听闻这个消息的刘卫军却惊呆了,联想起昨天林叔和父亲的沉重,今天一个死了那么久的人竟然就回到镇子上来了?

        “是不是觉得非常的震惊?”说到这里,卫军叔望着我,神色异常的平静,或者是在这个镇子上坚持了这么多年,再想起当年的往事,已经可以平静的面对了。

        我是很震惊,但又不是十分的震惊,毕竟之前就已经有心理准备,而且在现代社会中,所谓假死的现象也层出不穷,中间的原因不可细探,毕竟民间流传的各种说法已经够多,只要不是对现实社会造成了影响,那是个人的因果,专业人士也不必插手,这几乎是圈子里默认的一种态度。

        可以说,也是这种默认成俗的规则克制了我的震惊,但是这件事情根本不可以细想,死去那么久的人复活了,除了事情本身的恐怖意外,这背后一定牵扯着极大的秘密按说,尸体也早就该腐烂了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勉强镇定的说到:“有些震惊,可是更好奇,那个工人为什么就会直接来找你?”

        “很简单啊,他就是当年守夜那十个工人中的一个,多少知道一些内情。”

        “接下来呢?你去见到魏东来了吗?”我很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见到了,那一夜”卫军叔又开始讲述起当年的往事。

        在那一夜,那个工人如此说了以后,刘卫军先是害怕,但接着害怕的情绪就被好奇心淹没了,毕竟镇子上那么多人,还有很多是看着他长大的叔叔阿姨,是熟人,这多少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他就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要去看一看那个复活的死人这个念头强烈到他已经忘记了父亲的叮嘱,无论镇子上发生什么事情,让他都不要过问。

        “去看看吧。回来我也好和林叔还有爸爸说。”刘卫军找了一个很烂的理由,但那个工人也没有拒绝,其实根本没有拒绝的必要,因为迟早也会看见的。

        “妈,我出去一趟,很重要的事,是爸爸吩咐的事情。”刘卫军给妈妈找了一个这样的理由,然后不等妈妈回答,就和那个工人匆匆忙忙的奔入了夜色当中。

        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小镇,一件事情的流传速度快得是相当不可思议的,尽管那时根本没有相对发达的通讯方式。

        在刘卫军和那个工人赶到魏东来的家时,他的家已经层层叠叠的围了不知道多少人,很多熟悉的面孔都在其中。

        魏东来的家是临街的一栋小楼,根本没有院子,这样层层叠叠的人挤着,刘卫军相对单薄的少年身体根本就挤不进去,也就看不到所谓的魏东来到底是不是复活了?

        而目光穿透人群,刘卫军也看见魏东来家的大门紧闭,好像根本就不想接待这些围拢的人群。

        可是,生死是人类最大的问题,而死而复活则是对人类最大的诱惑,尽管魏东来家大门紧闭,可是人群依旧不肯散去,甚至有些激动的人们开始去敲魏东来的大门,场面变得有一点儿不可控制。

        看着这纷乱的场面,刘卫军的心莫名的变得有些惊慌,直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就在这时,刘卫军家里那栋二层小楼的平顶忽然亮了起来,陡然的灯光有些刺眼。

        刘卫军下意识的抬头一看,是魏东来的家人举着两盏灯上来了,同时还在屋顶上摆放了好几个油灯,在其中有一个身影,在这夜里,有些神经质的举着一个火把。

        在那一刻,刘卫军有些恍惚,他分明看见那个举着火把的身影就是魏东来本人。

        那就是死而复活的人吗?除了脸上苍白一些,和他生前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区别,脸型五官,高矮胖瘦都是一模一样这根本不是别人可以伪装的吧?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刘卫军总觉得在魏东来出现以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怪味儿,说不上是难闻,却异常的刺鼻,就像进入了一个多年没有人住的老屋子,对,就是一种腐朽的气息。

        “我知道大家不太能接受我就是魏东来,但我魏东来在这个镇子上呆了那么久,街坊邻居认识我的不少,也发生了很多事儿!如果你们想证明我是不是魏东来,尽管证明好了。”魏东来说完这句话,人群安静了一下。

        而在火光的映照下,魏东来忽然笑了,那笑容看得刘卫军心里发凉,可魏东来却浑然不觉,而是用一种魅惑的语气接着说到:“之所以要给你们证明我就是魏东来,那是因为——我有一个重大的秘密要告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