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五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五)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五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五)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想从别人嘴里听到你最想要知道的事,聪明的做法不是追问,而是赶紧的闭嘴,听别人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一夜,士兵很快处理好了那具恐怖的尸体,原来破屋所在的平地上,再次变得安静起来百无聊赖的士兵们开始围绕着火堆抽烟,吹牛,仿佛那里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具恐怖的尸体。

        至于刘卫军被刚才的刺激吓得有些恍惚,士兵们不在意那具尸体,可是他不能不在乎,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自己就像强迫症一般,看着那具尸体在火堆面前化为一堆黄色的液体,然后慢慢的渗入那黄土地里。

        这的确不是他想看的,因为看完过后,刘卫军的胃就开始抽搐,翻江倒海一般的抽搐,然后他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吐了

        有的士兵开始哄笑,刘卫军懒得理会,他觉得空气中一直弥漫着一股子怪味儿,他觉得是那滩黄水的味儿。

        原本就阴沉的夜,在这个时候月亮彻底的隐去了,细雨开始飘落,原本雨贵如油的地儿,刘卫军总是习惯了在下雨天分外喜悦的心情,可是这一夜的细雨却不能让他开心,他已经彻底的陷入了呕吐,一直吐,直到吐到胃里没有东西,只剩下酸水还是停不下来。

        士兵们只是笑,甚至有的人在调侃着,他们第一次也是这样,所以刘卫军该受这种罪这让习惯了父母关爱的少年特别的难过,眼泪都包在了眼里。

        也就在这种时候,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开始轻轻的拍他的背,并且用自己的袖子给他抹了一下嘴。

        熟悉的旱烟味儿,刘卫军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自己的爸爸,刘二爷来了,刚才一直强忍的泪水,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滚落了出来,他抬起头来,叫了一声:“爸!”

        “我老刘家的男人是不哭的,卫军啊,今天晚上过去,你就真的要成为一个男人了。”刘二爷此刻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而且显得更加苍老沧桑了一些,只是望向刘卫军的双眼里写满了慈爱。

        刘卫军不明白刘二爷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神情,他刚才明明就看见了那具恐怖的尸体化成了一滩水,父亲还这样的表情,是在担心什么呢?

        这时,在蒙蒙的细雨中,刘卫军发现那一行五人全部回来了,那几个军官正在给林建国说着什么,一向淡定的林建国这一次的脸色也分外的难看,很久之后,他才听见林建国用很大声的语气说到:“这件事情,你们问了也没用,我不会说什么的,也不是你们能解决的。再问下去,一切会变得更糟糕,我保证。”

        还是那样,林建国的语气不容置疑,更不容反驳,就是异常肯定,根本不给人任何回转的余地。

        这让刘卫军对林建国的佩服更加深了一分,敢和军官叫板,而且是那么神秘部队的军官。

        同时他也为林建国担心,那军官要发火了怎么办?可是没有刘卫军预料中的怒火,那几个军官只是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其中一个说到:“我们的身份和能力也的确管不了什么,事情会如实的上报,总之上面”

        那军官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刘卫军也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了,总之他还是很好奇的。

        因为注意这里的事情,他完全忽略了站在身边的刘二爷,直到他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了,他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刘二爷,发现刘二爷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忧虑了。不过,和刚才不同,刘二爷到底什么也没有说。

        和军官的对话大概进行了十分钟,林建国就没有说什么了,而是走了过来,站到了刘二爷的身边。

        至于那几个军官则是收拾好队伍,提前就走下了这片山坡很快,这个原本还显得有些热闹的山坡就变得空寂冷清起来,不过因为有林建国的存在,刘卫军觉得分外的安心。

        林建国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望着悬崖下奔腾不息的黄河水发了半天的呆,抽了两根烟卷儿,然后才扔下了烟蒂,对着刘家父子说了一句:“走吧,我们回去。二爷,我对你说的话,你还是仔细考虑一下吧。这一去,恐怕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还能有什么考虑的,事情都变成了这样,你说的追踪者都已经跑了,不赌一把,这个镇子也是彻底的没救,我自己这条命也得搭上再说,这已经是第二个了,以后难保不接二连三的来,恐怕”刘二爷叹息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番沉重的谈话听得刘卫军也充满了担心和沉重,但依然是好奇的,他实在不明白林建国和爸爸在说些什么,为什么就不能说的直接明白一点儿。

        可不想刘二爷却话锋一转,又说到:“我没啥本事,就是一个半吊子的道士,跟着你去了,也不知道有用没用?”

        “就是再有本事的道士去,也不是一样没用吗?我只信任你,我让你去,只是证明心中的一个想法。或许,我救不了我自己,但我也总得想办法,保一下这个镇子啊。算了,当着孩子的面儿,别说那么多了。明日,你若要与我一起去,那就早晨6点在镇子口等着吧。”林建国简单的说完了这番话,就变得沉默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走下了这片缓坡。

        细雨依旧蒙蒙,刘二爷把手有些爱怜的搭在了刘卫军的脖子上,声音有些痛苦的说到:“卫军,你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从今天晚上过去,你就要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因为爸爸明天要同你林叔一起去办一件儿大事。一个月吧,一个月以后可能会回来一次,如果回不来,那就”

        一直都表现的有些没心没肺的刘卫军有些慌了,他转过头看着刘二爷显得有些沧桑的脸,忍不住喊了一句:“爸”

        “别担心我,应该是会回来的!总之,我不在这一个月吧,你好好照顾着家里,照顾你妈妈!镇子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儿,你都要记得,等我回来再说,不要有任何的惊惶不坚定,也不要受任何的蛊惑。知道吗?”说完这句话,刘二爷又补充了一句:“我说了,我一定会回来的。”

        刘卫军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男人了,面对这样的刘二爷,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林建国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从脖子上取下了一件儿东西塞在刘卫军的手里。

        刘卫军看了一眼,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木牌,上面雕着一个林字,颜色很是陈旧,隐隐有些泛红林建国对刘卫军简单的说到:“保你平安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你一定要平安着。”

        刘卫军忽然觉得手上的木牌有些沉重,但他还是默默不语的把木牌戴在了脖子上,上面还有一些温热的温度,让人安心。

        而那一夜,刘二爷对刘卫军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写信给你哥哥,不管你撒什么谎,这一个月,让他千万别带着家人回咱们这个镇子,知道吗?”

        刘卫军再次点了点头!

        那是一次罕有的,细雨下了一整夜的天气,刘卫军的记忆是那么深,因为回到家以后,他也听见自己的妈妈哭了一夜

        ————————————————分割线——————————————————

        第二天的小镇天一亮,刘卫军就没看见自己的父亲了。

        而他抬头看着整个小镇,发现莫名的雾蒙蒙的,却又不像是那种正常的起雾。

        原本雨天过后,这是一个应该放晴的日子,天空中的太阳却看起来是那么的模糊不清。

        也就是在这一天,魏东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