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三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三) 为毛线全家都很乱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三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三) 为毛线全家都很乱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之所以了解,是因为我从小就和这样的部队接触过,一个在记忆中带着温暖色彩的人不可抑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胡雪漫,胡子叔叔

        这样的回忆让我有些恍惚,可我很清楚,他就是真正属于秘密部队的人,我曾经看过他穿过一次秘密部队的制服,那特别的淡蓝色的肩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不是像现在,为了更加的隐秘,反而没有那种非常突出的与众不同的标志了。

        就像小北他们的制服,江一部门里那些穿着的制服都是很普通的,只是在编号的细节处有微小的不同,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我是那么的震惊,原因很简单,说明国家一早就发现了这件事情,为什么会任由这个镇子走到这个地步呢?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卫军叔还在等待着我的答案,可是我的嘴角却发苦,我该怎么说?说是国家其实发现了你们这个镇子上的不对劲儿,还派人来管过吗?那蓝色肩章的部队就是!他们是专门的处理这些灵异事件的部队如果这样说了,他会不会特别的失望?觉得自己的坚持特别的孤独?

        所以,我沉默了良久,才说到:“我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会有部队出现?还是带着蓝色肩章什么的,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说这话的同时,我也在暗想,我要怎么去套出关于这个小镇的镇政府的一些东西,如今看来这个真的是太关键了。

        “这个应该不奇怪吧?因为我爸爸曾经说过,当年木材调运处的负责人,就是那个一把手,是向上级上报过木材调运处的事情的那个部队应该是上级调派来的吧?我也不确定,反正自从木材调运处解散以后,这个镇子也没有人管了就连”说到这里,卫军叔苦笑了一下,那样子好像不知道说什么。

        我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按照秘密部门的风格,一件事情如果不能完全解决,是一定不会轻易的撤退的,如果是遇到了他们也无法解决的事情,或者是判断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不那么着急需要解决的事情,那么就会把那件事情的根源长期的封存,然后掩盖就好比当年的饿鬼墓,就是我师父亲自去封的,后来被挖开了,才不得不亲自出马去解决。

        当然出于能够理解的原因,秘密部门会长期的‘监视’着有秘密的地方,就比如当年胡叔叔是一直‘监视’着我们村饿鬼墓的,才能在事发第一时间做出及时的反应而级别更高的事件,这个地方的政府机关应该都会安插秘密部门的人,有时候甚至会来当一把手。

        这个镇子的事情,秘密部门应该有详细的资料才是,那么这么诡异独特的事情,应该是级别很高的事件了吧?肯定不是光解决了那具僵尸就算数了那为什么?

        此时的卫军叔欲言又止,我敏感的察觉到这里的镇政府恐怕也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了,我脑中有个奇怪的想法,在这个镇子事发的时候,秘密部门的主事人会不会是江一呢?

        我强压下心中的种种疑虑,没有去接卫军叔的话,总觉得卫军叔是敏感的,会从我的话里抓住什么而感觉到失望,而具体的事情我必须要听完整个故事才能做出判断。

        所以,我习惯性的摸出了一支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勉强平静的对卫军叔笑了一下,说到:“可以抽烟吗?就一支,烟瘾犯了。”

        “呵,抽吧,一支烟还是可以的!很怀念香烟的味道啊,可惜我现在一身的病,根本就不能碰能再次闻一下也是好的。”卫军叔倒是很豁达的样子。

        于是,我点燃了香烟,成功的扯开了话题,在黑屋中,袅袅升腾的烟雾中,故事又开始继续。

        刘二爷对刘卫军说的话虽然小声,但语气却是十分夸张的,仿佛是在鼓动着刘卫军的情绪,让他对道家的一切事情感兴趣,刘二爷的情绪做为外人完全能够理解,因为陡然发现儿子陷入了这种恐怖的事件,做为父亲的,一定是想让儿子开始接触和学习一些能够应付这种事件的知识,哪怕只是临时抱佛脚,哪怕不能做的太明显,但他还是不得不这样做了。

        可是,刘二爷的苦心,刘卫军的年纪是不能理解的,相比于什么阵法,什么符文,他还是对部队的蓝色标识比较感兴趣,对这些看起来懒洋洋的士兵比较感兴趣。

        如果,那个时候的刘卫军如果深究的话,一定会发现什么不同的,也就不会有了今天他只是对那个部队的肩章有兴趣的诉说了。

        只因为,面对着这样的部队,林建国站出来了,他走过去,对一直和部队一起守在这里的一把手说了一句话:“这些人来这里,没用。”

        简单的几个字,却挑衅出了部队几个负责人的情绪,他们走向了林建国,好像不服气要吵架的样子,却被敏感的一把手,把这几个人都拉到了一边。

        刘卫军好奇的看了几眼,但以他的地位,肯定是不可以过去的,站在平地的边缘,只能听见夜风中,断断续续传来了几句争执的声音,具体说些什么,根本听不清楚,只能听见语气有些激烈,在中间,林建国的语气却一直平静。

        那一场谈话进行了接近二十分钟,再之后,那几个部队的负责人脸色铁青而沉重的回到了这里,再之后,二话不说,竟然就把守在这里的队伍给解散了,而他们留了下来。

        “你,也一起和部队下去。”林建国是这样对刘卫军说到的。

        “为什么?”少年人,一旦被引起了好奇心,是异常的执着的。

        “不为什么,接下来的事情你不方便在这里,我不会害你的。”林建国的双眼好像能看穿一切,他的话也总是平平淡淡,即便是面对一个少年也没有多余的解释,有的只是不容更改的结论。

        刘卫军是第一次发现这个执着的只愿意住在窝棚里的男人的魄力!原来他是这么的爷们!刘卫军觉得面对这样强硬的成年男子,他连再坚持的话都不敢说,只能默默的点头,然后答应了。

        那一次,他是很遗憾,为什么没能见一见那传说中的新郎官儿的尸体好奇大于恐惧,这就是少年人。

        另外就是,刘卫军觉得自己的父亲比自己幸运,因为他被林建国留下来了,林建国是这么对着刘二爷说的,那句话刘卫军听得清清楚楚,并且到现在都能一字不忘的背出来。

        “老刘,你也留下来吧?之前,你身上就被种下了印记留与不留其实都影响不大了,重要的是,你是我这一辈子第一个朋友,我觉得在我的能力之内,我不愿意抛下你。”

        这就是林建国的原话,刘卫军根本就不能理解,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父亲在听闻了这句话之后,首先是脸色变得很难看,接着却又变得很感动,然后望着林建国连原因都没问,只是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接着,刘卫军就跟随着那些士兵一起下山了,他们停留在了山坡的底部,在那里守着,不容许任何的人靠近。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们开始讨论了起来,什么没想到这里竟然有特务的一个秘密基地,什么难道特务连木材调运处也盯上了?难道是想窃取祖国的资源?总之那声音刘卫军觉得很大,大到恰到好处的能让周围的人都能模糊听见的这个样子。

        这让刘卫军很不能理解,这是讨论秘密的节奏吗?分明就是在宣扬,有好几次他都恨不得去捂住那些士兵的嘴,做为一个少年人在当年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做法的。

        唯一让刘卫军没有那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他自豪的觉得自己听说了整个故事,这些士兵讨论的都不对。

        “很幼稚对不对?那个时候竟然以为只有自己知情,那一个神秘的部队却不知情。”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卫军叔的脸上竟然泛起了笑容,接着又说了一句:“不过,这是部队不能解决的事情,只有林叔能够解决,所以他们在第二天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是真的不能够解决吗?还是另有隐情,在这个时候,我的香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我笑了一下,没有接话,不了解秘密部门风格的人,一般会因为有鬼抓鬼,有尸杀尸,弄完就了事吧?

        在我沉思的当口,卫军叔又说了一句:“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满脸不屑加不忿的表情,被一个士兵叔叔看见了,他拍了拍我的脑袋说了一句,小伙子不懂事儿,但也要懂得什么叫该说不该说的,否则这命啊,就长不了。当时,还笑着给我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我想是在暗示和提醒我吧。”说到这里,他又笑了,说到:“确实是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给吓住了,因为这个事情爸爸也说是秘密吧。”

        我没有接卫军叔的话,而是岔开了话题,问到:“然后呢?怎么又扯到魏东来的?他们那一天晚上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