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迎亲的船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迎亲的船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什么东西来不及了?我虽然不知道,可是那若有似无的鼓乐之声却让我的心莫名的惊惶,颤抖仿佛从那声音响起的瞬间,一个惊悚的秘密,就正式的在我眼前拉开了帷幕。

        “孩子暂时不会有事的,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死。如果你是真的有心来救出所有人,而不是为了好奇探秘而来到这里,那现在就跟我走,如果不是,也跟我走,你成为祭品,只会让邪恶的更加有力。”刘老爷子急促的话语让在听到河中传来的鼓乐声而呆滞的我,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莫名的相信了这个老爷子,虽然我并不是来探秘的,更不是来救人,只是为了寻找师父的线索,可是遇难而不救,从来就不是我们老李一脉的风格,我们的道心之基就是大义与底线,如果破坏了它,也就别谈什么道了。

        莫名的,来到了这个村子,我就又背负上了有一个沉重的责任

        在刘老爷子的催促下,我看了一眼4个哭泣的孩子,默默的在心中抱歉了一声,终于挪动了步子,小不忍则乱大谋得失取舍,多年的成长,终于让我学会了拿捏。

        我们离开了在魏东来的冷笑之中,他的话语还萦绕在我的耳边:“走不掉的,总是会看见的。”

        刘老爷子根本不与魏东来争辩,只是拉着我快步的走下山坡,可惜这一行十几个人都是老人他们的步伐注定了不会很快,我就算能背着刘老爷子离开,其他人呢?我只能跟随着他们的步伐离开。

        鼓乐的声音越来越大,咚咚咚的擂鼓,高扬的唢呐,带着大西北独有的悠扬之味儿,形成了一首欢快的‘迎亲曲’,这应该是迎亲曲吧?我不能确定不知道是不是唢呐吹出过太多哀伤的乐曲,就好比‘兰花花儿’,我总觉得在其中有一丝丝哀伤的意味。

        更可怕的是那种哀伤的神秘,因为这些乐曲虽然清晰,却不像世间的乐曲,是那么清晰透彻的,反倒是像从天际未知的空间传来,带着那么一些飘渺的意味儿!我很难想象是一群什么人在黄河之中敲敲打打,是踏水而来,还是乘船而来?

        即便我真的是见多识广,这也超出了我的认知,我根本没有办法想象。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光是听见这乐曲,就会让我有如此沉重的心情,一直走在我身旁的刘老爷子打着手电,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估计是看到了我难看的脸色,他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问到:“你听见了?”

        “什么?”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搞不懂刘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有听见什么吗?”刘老爷子开口有些艰难。

        “我有听见很大的鼓乐声儿,这么大声难道不应该听见吗?老爷子,你还是说的别的声音?”我有些无法确定,刘老爷子问的到底是不是这个?

        “你真的听见了”刘老爷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和我一样难看,但他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低声喃喃的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方言,其他十几个老爷子看我的眼神也忽然充满了同情的神色,我不明白这个到底代表什么?忽然自己也有些莫名的心慌,难道不应该听见?

        说话间,山坡已经下到一半的时候,我听见身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在那一刻,我感觉到我所请之鬼卒的意志已经回归按理说不应该那么快的?到底是谁随手就破了我的请神之术?魏东来?

        “吉时已到,神圣的圣船,伟大的使者也来了,我们送亲去。”一个响亮的声音也同时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响起,甚至压过了人们的欢呼声,是魏东来的声音。

        破除的请神术,清醒过来的人们,却没人想着来追究我的责任,此刻仿佛就是他们的狂欢魏东来的一句话,让人们的欢呼声更加的响亮,渐渐的变成了有节奏的一声一声的高呼,魏东来大笑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魏东来等几个黑衣人已经抱着孩子跳下了高台,也顺着山坡而下。

        我的心越来越迷糊,在舞蹈时提醒我小心的人,在我没有跪下时,着急的拉我裤脚的人,租住的房子中,老头从怀中掏出的皱巴巴的钱对比着此时疯狂的欢呼,孩子哭泣的脸,清晰的鼓乐之声到底哪一个才是镇上人的真面目?到底他们是善良还是邪恶?清醒还是麻木?

        “哎”刘老爷子悠长的叹息响彻在我耳边,眼中隐约有泪光闪烁,可是没人对我解释什么,而我满腔的疑惑,差点儿把我的心弄到爆炸。

        要命的是,那鼓乐声越来越清晰伴随着鼓乐声的,还有那来自黄河之中的人言声,仿佛真的是一个热热闹闹的迎亲队伍来朝着这边醒来,那虚无的欢声笑语既真实又虚幻我能听见它,可是我好像又是在看电影一般,那只是电影之声。

        在那虚幻的,欢乐祥和的声音之中也有哭泣的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的绝望,可是越是哭泣,人们的笑声越发的响亮,就好比逗弄了一个小孩子,让他哭泣,那小孩子可爱的样子,越发的让大人们高兴。

        我仿佛还能读懂其中的情绪,是在嘲笑哭泣之人的不惜福,可是我脑子里的念头越来越乱七八糟,而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了山坡之下,在半坡上,是镇上所谓送亲的人们他们欢呼的那么真诚和发自肺腑,但同样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几声压抑的哀哀哭泣的声音。

        “走。”看我回头,刘老爷子的脸上也充满了痛苦,他仿佛是连回头看的勇气都没有,拉着我朝着木材调运处的出口走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情激荡,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在手电的灯光下,他明明充满了熟悉的木材调运处,他也被一块腐朽的木材绊倒在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抱着脚,半天站不起来。

        周围的人关系的围拢过去,刘老爷子眼中的泪光更甚,他几次挣扎着想站起来,口中只是喊着:“走,快走!”可惜,他根本站不起来。

        我不明白如此悲哀焦急的一幕到底是为了什么,只能走上前去,一把扶起了刘老爷子,把他背在了背上,说到:“背着你走吧。”

        但也在这时,人群中响起了不同寻常的欢呼之声,伴随着这个的是船儿熟悉的破浪之音难道是我的错觉,还真有什么迎亲的队伍?我的心莫名的惊惶,爆炸的好奇心让我忍不住的回头

        “罢了,你毕竟也听见了。”刘老爷子无奈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而我抬头看见原本是一片黑暗的黄河,忽然亮起了莫名的光亮,像是火光,却又那么虚无。

        我的脚根本就移不开步子,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此时,那群送亲的人,已经走下了山坡,走到了近在咫尺的黄河边上,然后安静沉默了下来,接着就是全部的下跪了。

        我分明看见有几个身影不愿意跪下,却被生生的拉下来跪着了,那压抑的哀哀的哭泣之声就是从他们的口中传来的。

        魏东来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他身边的几个黑衣人高高的举起手中的童男童女,几个孩子在那几个黑衣人的手中挣扎哭泣可是没人站出来,他们的哭泣无济于事,这一幕看得我的心莫名的生疼。

        可是,下一刻一艘巨大的红船莫名从回水湾一侧的弯道驶出无声的停在了回水湾中,接着,又是一艘跟着后面还有

        这些船的出现,根本不会让人感觉到任何的安心,反倒是充满了某种诡异的味道,船上隐隐约约好像站着很多人,而欢快的鼓乐之声,就是从船上而来!

        我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眼中看到的一幕,只因为这些相对来说巨大的船,我根本就分不清楚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