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夜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夜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在等了大概五分钟之后,估计着那人和老头儿已经走远了,才一下子爆发了一直压制着的灵魂力,强行的挣脱了这些鬼物,一个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

        虽然被压床的时间不算长,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影响,陡然站起来的我,就像熟睡中一下子翻身起来那样有些晕晕乎乎的难受,外加四肢冰凉。

        那些被弹开的鬼物,瞬间就下意识的朝我反扑而来,而我岂会让它们如意?当下就从黄布包里拿出两张符,反手就贴在了窗户和大门之上,封住了这些鬼物的退路,接下来也不过是关门打狗的事情了。

        房间里加上缠住承心哥的,一共有10只左右的怨魂,这样的数量我动起手来,还算轻松,只不过这时我才发现一个小小的问题,这些鬼物和万鬼之湖里的那些鬼物有些相似,那就是纯粹的鬼体,自我意识却已经很淡薄了。

        但不同的是,这些鬼物并不想万鬼之湖那里的鬼物是自我意识慢慢的被消磨,然后完全被城主所控制,但这里的鬼物给人感觉好像是从变为鬼物开始,自我意识就变成了这样或者说,我把手中收有鬼物的符纸折叠成三角形,收在了随身的背包里,却被自己的想法所震惊,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恨不得立刻把符纸打开来,放出一只里面的鬼物来研究一下,可是事情急迫,我也来不及做这些!

        我的想法是——这些鬼物的魂魄根本不完整,最关键的主宰思维的魂魄根本就不在这里,它们是残魂。

        这种状态,为什么会让我如此动容,是因为它们让我想起了肖承乾的大表哥,跟随着我师父一起寻找昆仑的他,在后来被我们带回去之后,仔细检查了他的状况,结果发现大表哥的情况非常之惨,整个人只有魄,没有魂!

        所以他可以做出任何的动作(七魄分别对应人的五感和动作),甚至对外界有感知,可惜没有了魂,就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考能力和对事物做出反应的能力!如果不是身体还是活着的,他可以说是僵尸的形态!只剩下本能

        这不是和这里的残魂何其相似吗?

        “承一,你在想什么?”我收拾这些残魂的速度很快,不过是短短的两分钟不到,承心哥由于是医字脉,在对付这些家伙上没有我的优势,这时才彻底从鬼压床的后遗症中清醒过来,但看着我在屋子当中发呆的样子,还是忍不住问询了一句。

        “情况有些复杂,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直接回了承心哥一句,这时,院中响起了如月的声音。

        “三哥哥,承心哥,你们没事儿吧?”

        我赶紧开门,看见如月这丫头已经从她的房间中出来了,此刻正在院中,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我的心中已经有了想法,让如月进来后,我快速的说到:“整个镇子都不对劲儿,我怀疑镇子里的原住民很多是知道情况的!我要出去一趟,但你们不要跟着。”

        “你一个人去?”承心哥有些错愕。

        “是啊,三个人去的话目标太大,而且我隐约觉得这个事情关乎到一个重大的秘密,我们虽然还没有找到刘卫军,但我觉得在这之前,我们可能也会有巨大的收获!不过只要关乎到秘密,肯定都伴随着危险,我一个人去,如果到凌晨5点,接近天亮的时候都没有回来,你们就立刻离开,集合大家找救兵来,知道吗?”我的语速越来越快,同时看了一眼窗外弥漫的雾气(阴气),我快速的从布包里拿出了红绳,开始手法熟练的在自己身上绑起绳结。

        绳结是我师父最擅长的一种术法,可以说其中几种绳结的邦法,是我们老李一脉的独门秘传,就好比这锁阳结,运用很多,却最是神奇!很多其它脉,甚至大脉传承的道家人,必须要用蓝色以上的符箓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为什么神奇?因为它的作用相当于是‘隐身符’,这个意思是指在鬼物或者僵尸面前隐身!因为它锁住了阳气,在这些存在面前,我也好比是一只鬼物,游魂!

        “承一”

        “三哥哥”

        听见我这样说,承心哥和如月同时担心的叫了我一声,毕竟从我的话语来看,这次的事情或许真的非常危险,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这次的事情事关着师父他们的下落,由不得我们任性妄为,一切都以大局为重,要是我们被一网打尽了,外面的人就得不到消息了,知道吗?”我绑绳结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阳气被锁住,我的身体开始冰冷起来,我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那好,为了以防万一,现在我和如月就一起呆在这里,等你到凌晨5点。”承心哥一咬牙,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毕竟他是男人,相对于女人来说,多少要果断理智一点儿。

        如月则还是担心的看着我,我此刻已经绑好了绳结,用冰冷的手像小时候那样摸了一下如月的头发,说到:“没事儿的,再多的危险我们不是都一起过来了吗?”

        说完,我也不敢再耽误时间,头也不回的开门,冲进了小院,也冲进了这弥漫着雾气的茫茫夜色之中!

        ——————————————————分割线—————————————————

        小院安静,弥漫的雾气让这里的温度比屋子里面至少低了很多度,就像四川的冬天那么冷了,为了不影响活动,我身上的衣服不算多,又因为阳气被锁,进入小院以后,我更加的感觉到冷。

        我本来想立刻就打开大门出去,不过,一回头却看见老头儿的主屋大门开着,想要进去看看的想法怎么也克制不了,在白天他离开的时候,告诉我们不要进屋,我还觉得没有什么,可是发生了这么诡异的事情以后,我不得不怀疑这屋中可能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时间不容许我犹豫,毕竟老头儿他们已经走远,我根本跟踪不了,只能自己探查,这就需要时间!加上锁阳结在身上打久了,我的身体也会因为缺乏阳气而后患无穷,甚至死去,所以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我窜进了老头儿的主屋,因为没有开灯,这里一片黑暗,同样弥漫着因为长期没有打扫,而散发出来的一股腐朽的酸馊味儿,雾气挡住了月光,我什么也看不见,又不敢开灯,只能摸出打火机,照亮了屋子。

        屋子在打火机的火光下,终于亮堂了起来,可是映入眼帘的第一幅画面,就让我惊了一下。

        在老头儿的屋子里,有一个类似于神龛的东西,在里面竟然摆着一具半个人大小的骷髅,黑色的,上面有斑斑的血迹人的骷髅!!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林建国,他曾经供奉的东西可是,这又和老头儿供奉的不同,因为他供奉的应该是一个怪物的骨头,而老头儿供奉的是真真切切的人骨!

        这我沉默着,然后举着打火机四处打量,发现墙壁上还有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全家福,一张是夫妻照,还有两张分别是两个孩子的合照。

        照片中我只认识一个人,那就是那个老头儿,应该是他年轻时的样子,而照片中的其他人应该是他的家人,那两个孩子是两个男孩儿,我很吃惊,明明有两个儿子,为什么说自己是孤老头儿?难道说,除了他自己,他的家人都死去了?

        我想不出答案,想仔细探查这屋子,却发现时间耽误不起,大概值得深究的秘密也只是这些了,我沉默了一下,转身就要走出屋子却发现屋子的旧沙发上,随意的扔着两件儿东西,我想了一下,拿起其中一件儿东西,大步的走出了屋子,然后打开大门出去了。

        我拿在手中的东西是一件儿黑色的斗篷,如果只有一件儿的话,我定然不会去动它,可是发现有两件儿,我就想着会不会是这老头儿经常用到,才会准备这么一些?

        那这种怪异的东西,肯定不是白天用的,那么联想起他半夜出门的行为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就随手拿了一件儿。

        关上了大门,大门外面的巷子和院子中一样也是雾气弥漫,我抬头四处望了一下,发现雾气已经弥漫了整个小镇,而整个镇子黑沉沉的一片,偏偏出门以后,却能听见从远方传来的细细碎碎的声音,像是有很多脚步朝着一个地方涌去。

        可是老头儿住的地方却是分外的安静,这里有几户人家并排着,难道说都出门了?

        没有目标可以跟,但这难不倒我,在发现了巷子里游荡的鬼物的气息以后,我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我找到跟踪的目标。

        那就是——开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