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谈判以及筹码(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谈判以及筹码(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既然这样想了,我就很直接的说到:“你们是想杀了我的,但得到的消息,让你在我身上又看到了另外一种希望,对吗?那就是我能灭了你需要的东西,也能找到你需要的东西,你杨晟如此聪明,我在你眼里就是危险与利益并重的存在,是一把双刃剑,你还舍不得放弃。”

        “呵,你说的很对,但我也带来了筹码,不是吗?我很想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筹码的出现,你只有被杀的价值!我很开心,我终于找到了可以威胁你的东西,而你无法拒绝。”我看不清楚杨晟的表情,可是他那已经变化的,难听的声音出卖了他,他很高兴,也很得意。

        “那你想怎么样?”虽然很是苦涩,但我必须问出这个问题。

        我承认,杨晟的筹码够重,重到让我知道了一切,也只能被动的接受。

        “带上昆仑遗物来找我,我就给你一个线索!你认为如何?”杨晟的声音中充满了算计的味道。

        “那你不留下一点儿让我相信你能给出答案的证据,你以为我就真的会受制于你?”我也低沉的说到。

        “陈承一,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不过是想在我的口中套话而已嘛,可以,我今天完全可以给你一个线索,很大的线索,这个线索就是证据,但你知道了也是无用。”杨晟意外的直接,这倒是让我愣住了。

        原因很简单,以我和杨晟几乎已经势同水火的架势,他怎么会不讨价还价就给我一个线索,直接的让人简直不敢相信。

        我默然的看着杨晟,心里还在盘算着他到底打得什么主意,但杨晟已经自顾自的说到:“陈承一,我不仅给你线索,还给你一个最大的线索!那就是”杨晟有些神经质的一挥手,带着手套的手,扬起手指,就指向了肖承乾的大表哥。

        “我们是在哪儿发现他的。”说完,杨晟转过头来看着我,我突然发现我很没有优势,他戴着口罩和墨镜,根本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就算想从神情里知道一些什么破绽都不可能,而我是‘**裸’的面对他,那么以后我是否也要注意到戴上墨镜谈判这个问题?

        原谅我的胡思乱想,只是因为太过震惊杨晟会给这样的线索,不得不转移注意力来分散自己的震撼,免得又让杨晟察觉到什么,趁机‘加价’。

        我聪明的选择了沉默,而杨晟则重新把手揣进了风衣里,然后对我吐露了三个字:“鬼打湾。”

        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我一下子抬头死死的盯住了杨晟,只是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话:“你确定不是在玩我?”因为这个答案的威力就像在我心中投下了一颗原子弹,丝毫不算夸张,我连震惊什么的情绪都被炸没了,只能想出这样一句话。

        “我是否在玩你?你回了华夏,可以去买消息打听打听啊,对对对,那个卖消息的老头儿不是你这一方的吗?你可以回华夏以后好好打听,打听,你们是熟人,他会给你打折的。”杨晟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和我说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是变了,从前的他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调侃人他是不会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以为我看清了事实,这个答案却把我订在了更被动的位置上,可杨晟则继续说到:“这个线索足以让你证明我是否有筹码了,我该说的也已经说完了。条件也非常简单,一个昆仑遗物,一个线索,说不定还能换得一点儿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

        “是,你可以赌一下我手上还有没有别人?”杨晟就像是故意在挑动我的情绪,每一句话都想让我疯狂。

        我脸部的肌肉都在抽动,勉强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冷眼看着杨晟,说到:“如果你想要昆仑遗物,那么你最好告诉我你手上还有些什么人?”

        “两个给了你一个,还有一个!不保证将来会更多,你会跪在地上求我一个个的换回去。”杨晟很简洁的说到,然后转身:“另外一个没记错的话,也是那家伙那边的人,我们不废话了,就这样吧。”

        说完这话,杨晟已经开始移动着步子,朝着岩石的边缘走去,如果是要胁迫我,显然他达到了目的,他给我的线索如果是真的,也对我毫无价值鬼打湾,呵那是一个连确定都没办法确定的传说中的存在,而且就算确定它存在了,谁知道要怎么去?

        所以,也就注定了我以后不论是要人还是要线索,都必须像杨晟说的,捧着昆仑遗物去找他。

        看着杨晟的背影,我的心中仿佛是一团火在烧,我大声的说到:“为什么肖承乾的大表哥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以为我会高兴告诉你?”杨晟连头也没回,倒是走在他身后的张寒回头看了我一眼。

        “杨晟,你为什么那么开心,你以为你真的会笑到最后?”我这句话很幼稚,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冲动,让我必须得说出它才感觉到痛快。

        却不想,我这句话偏偏让杨晟停住了脚步,他转头说到:“我高兴根本不是因为是否能笑到最后,我高兴只是因为这一天,你陈承一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你为我动摇了,你站在了我的立场上。”

        “才不是站在你的立场上。”我愤怒的大喊了一句。

        “你有的选择吗?”杨晟再次转身,这一次,他干脆的跳下了岩石,重新回到了那岩石下的小船之上。

        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沉痛感,难道这就是当年的感情剩下的剩下的最后的羁绊吗?

        杨晟你是这样想的吗?我在乎你这个朋友,所以无论如何希望你能和我同一立场,如果做不到,换个方式,威胁也好,恐吓也罢,如果做到了,我同样会很开心。

        这样的想法让我不禁朝着岩石的边缘冲了过去,此刻,那两个跟随杨晟的老者已经解开了缆绳,准备划船了,其中张寒在用专用的设备通知着什么,大概是直升机吧。

        “杨晟,你真是懦弱说服不了我,就不惜用这种方式?何不与我堂堂正正的对决,你大可去收集,我大可去毁灭,咱们看看谁笑到最后?你连男人的方式都不敢吗?你现在一定很开心,但我不准备让你这么开心,我想告诉你,无论你是任何的方式,我永远不会被你说服,永远也不可能和你站在同一立场。”我冲着杨晟的背影大喊了一句。

        “我讲究效率,你别用激将法来激我,什么男人的方式对我不管用,我只会用有用的方式!至于你的永不妥协,我真是太遗憾了陈承一,现在还不是我放弃你的时候,你可知道,我有多想在你面前证明我是对的?我唯一的朋友是应该这么说吧?所以,我还等着说服你的那一天。如果”杨晟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回头,但说到这个如果的时候,他猛然转身了。

        这个转身,让那艘小船都跟随着他的动作,在微微的颤抖,他却稳稳的站在船头,望着我继续说到:“如果你终究不被说服,那么我情愿将你毁灭!就如科学的道路上,得出了错误的结论,那么之前一切的论证都会被推翻感情也是那么回事儿,最终证明是错的,那就把它消灭掉,而你我之间除了感情,你应该是被消灭一百次的对象尽管现在看来充满了利用价值但一切也不过是我的一个念头。别以为只有你知道昆仑遗物的所在,我也能感应到,虽说慢了你一步。”

        小船已经开始划动,他立在船头,我立在岩石的边缘,谈话的距离越拉越远看起来,就好比在讽刺我和他的现实。

        这样的场景让我苦涩,我大声说到:“你个孤独的可怜虫,那么希望我低头认可你吗?去你妈的!这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白日梦,我若是你,一定会回去看看自己可怜的妻子,从未见过父亲的儿子,终止错误,情愿终生悔过。”

        可杨晟此时已经冷漠的转身了,他的声音却飘入了我的耳中:“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我的信仰。”

        “那又何必一定要让我低头?”我大喊了一句。

        但杨晟已经不回答我了,小船只是快速的朝着深潭中一块宽阔的水面划去,直升飞机的声音再次在天际那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