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 遗愿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 遗愿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强尼大爷的这一击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在这之前,我们经历了太多的辛苦战斗为铺垫,而这一击让强尼大爷本身风静静吹过,吹在老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强尼大爷身上,也吹起了他稀疏白发中的一缕,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此刻就真的像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了。

        他走向了帕泰尔的尸体,每一步都那么艰难,却拒绝我们的搀扶,看着他蹒跚的身影,这就是他一击的代价。

        而天空中,随着肖承乾的行咒,那一抹紫色像是被什么力量缠绕住了,再也动不了了,这应该就是招魂结合师祖留下来的法器发挥了作用,这也是我们最后的目的,通过师祖留下来的法器,收回昆仑之魂,然后彻底的毁去它。

        刚才为了应付尸气而点燃的四个会火堆依旧在熊熊的燃烧着,火堆中升腾的烟雾也还在徐徐的飘向天空,而慧根儿走到一旁,掀开了一个角落里的毯子,拿起了毯子之下的东西,我昨天夜里扎的纸人,走向了肖承乾。

        纸人的脸被一块布覆盖住了,慧根儿把它立在了肖承乾的‘招魂幡’之前,才一把揭开了盖在纸人脸上的布,退到了一旁。

        这是强尼大爷为免我们被这个纸人‘迷惑’而做的最后工作,按照事先的计划,最后的昆仑之魂会被收进这个纸人里,然后就会被自动封在里面,最后帕泰尔的尸体会被烧掉,而纸人会在雷诀之下彻底被击毁。

        到了这一步,一切就真正的结束了。

        在稀薄的阳光下,跃动的火光中,强尼大爷走到了帕泰尔的尸体前,我看在他蹲下来,在帕泰尔的脖子上取走了一件儿东西,帕泰尔的尸体我曾经近距离的接触过,在它的脖子上带着一根普通的项链,金色的链子,应该是黄金铸成的,可是链坠却是一个普通的木刻雕像,雕得是一只飞翔之鹰。

        我没有太注意那个东西,因为就是在敏感的我看来,那也是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项链,那个木制雕刻没有腐坏,也不过是因为帕泰尔本身是僵尸,才让它身上的一切没有腐坏。

        我不知道强尼大爷拿那个东西做什么,他只是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向我们,他扔掉了那根金色的链子,只拿着那只木刻的老鹰。

        纸人在竖立在‘招魂幡’前以后,那紫色的魂魄终于不再是束缚不懂,而是缓缓的朝着纸人飘荡而去,速度虽然慢,但结果已经是不可逆转,它会被收进纸人当中。

        强尼大爷就站在岩石之上,望着天空中那一抹缓慢移动的紫色,然后脸上的疲劳化开,像再也走不动了一般,在原地坐了下来,然后朝我招了招手。

        我之前没有反应过来,但强尼大爷再次对我招了招手,我才知道他的确是在叫我过去。

        我赶紧的跑了过去,心中庆幸又忐忑,庆幸的是强尼大爷并没有因为这一击而死去,忐忑的是他看起来那么虚荣,老到随时要离去的样子,看来离开了这里之后要想一点儿办法啊!

        我在强尼大爷的身边蹲下了,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却艰难的转头看着我,说到:“把那朵花儿给我拿来。”

        他说的是他在做法之前,拖下上衣,放在上衣之前的那朵红色野花,一天的时间过去,那朵花明显的枯萎了很多,但我明白那朵花曾经承载了婞娅的灵魂,对强尼大爷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于是二话不说的赶紧拿了过来,递给了强尼大爷。

        他行动有些迟缓的接过那朵野花,干枯老迈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紧紧的握着花茎,那力量大的不像一个普通的老人。

        “承一,我要死了。”强尼大爷的声音虚弱,我必须伏在他耳边,才能听清楚他说一些什么,可我没想到,强尼大爷一开口,竟然是说这个。

        这话让我的心里忽然就难过的像针扎一样,我和强尼大爷相处的时间不长,短短几个月,可我真的把他当成了我的长辈,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而且有的人,你和他相处,并不是以时间来论感情的相处的一幕幕,在这时不禁浮现在我的眼前,从最初的那个脏兮兮的暴力中老年人,变成庄园里的那个贵族,再变成蓬莱号上类似于船长的存在,忧伤的他,嗜酒的他,钓鱼的他,充满了迷的他,但时时给我们关心指导的他,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月下他陪着我,为我铺好垫子,给我盖在被子的那一幕到之前为止,他都那么强壮,如今他对我说,他要死了。

        我觉得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有些激动的说到:“强尼大爷,你别说了,你不会死的,承心哥是最好的医生,不行我还可以让承清哥做法,我借寿给你,我”说到最后,我越来越激动,声音也带上了哽咽。

        可是强尼大爷伸出他苍老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我因为激动而挥舞的手臂,此刻他的手是如此的没有力量,比刚才脱力的我还没有力量,抓在我的手臂上,那手掌也粗糙干枯的如同一块儿老树皮。

        他慢慢的摇摇头,说到:“没用的,我的寿命仅限于此。知道吗?李借寿我那么多年,我一直不敢放松对自己身体的调理与锻炼,因为李说过人的身体和灵魂也是一个阴阳般的组成,阳身强大,血气充足,灵魂才有强大的成长基础这一切都是为了温养我曾经受伤的灵魂,并且让它更强大,好调动这最后一击!我等待了很久,存了很久的力量,我没告诉你的是,魂种随时都有用,调动它的力量越强,它爆发的威力也就越大,甚至能请来庇护神之子的历代天神和先祖的力量,毁灭帕泰尔的灵魂。”

        我静静的听着,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我心里有了一个不好的答案,可我不敢说出猜测。

        强尼大爷却脸上带着微笑,指着自己的心口说到:“我年轻时,之所以杀不了它,是因为我能调动的力量不够,它吸收了那恶魔的灵魂,会帮它挡住,即便那个时候还没有融合后来受伤,再后来就等到了现在,我的累积够了!我刚才调动了那股力量,几乎献上了我全部的生命力,还有灵魂力,如今的我只剩下单薄的灵魂了,它在等着解脱!你知道吗,这里快碎了,(强尼大爷指着的心口),是真的要碎了,绝强的力量由我心中藏着的那颗种子引爆,我的心脏也承受了那股力量,若不是修者的体质,我也坚持不到现在,它要碎了”

        说完这句话,强尼大爷吐出了一口鲜血,弄弄的血液中夹杂着说不清楚的碎块,我不敢想象那是什么,但泪水却在我的眼中快速的堆积着,就快要滚落下来。

        这一击的代价比我想象的还大。

        但我还盼望着强尼大爷骗我,他不是真的要死了,我握住强尼大爷有些冰冷的手,忍着哽咽,低声的说到:“你不是说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吗?”

        “是啊,我做的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啊,那就是了结心中的恩怨有利并不一定说是我必须要活着,是吗?人对生命的追求不一样。”强尼大爷的声音已经虚弱到了极限。

        而在这时,那一抹紫色也快被收进那个纸人里了,我扶着强尼大爷,他靠着我的手臂,看了那边一眼,嘴角再次上扬,然后对我说到:“太累了,承一,我坚持到现在只是还有一个遗愿”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不得不快贴在他的嘴上,才能听见他那微小的声音,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听着他的遗愿,泪水终于从眼眶滑落,落在了强尼大爷的脸上,在岩石之下,强尼梦想号被微风吹动,轻轻随着水波上下浮动,那一面白色的旗帜,微微招展,上面还留着强尼大爷留下的几个字——强尼梦想号。

        到最后我已经泣不成声了,模糊的泪眼中,那抹紫色的昆仑魂终于被收尽了纸人当中,在那边肖承乾为了保险起见,快速的在纸人的额头处贴上了一张封魂符。

        大家都察觉到了这边的不对劲儿,开始朝这边走来,而我怀抱着已经苍老到瘦小的强尼大爷,是很分明的感觉到,他的手在那抹紫色昆仑魂被收进纸人的那一刻,无力的落下了,轻轻的敲打在了岩石之上,手中还握着那一朵快要枯萎的小红花。

        面对着走来的众人,我无力,无助且麻木的摇头,然后说到:“强尼大爷他去了。”

        走在最前面的,性子急躁的承真一下子站住,第一个落下了无声的眼泪悲伤的气息在这块大岩石上蔓延,以至于天边传来了嗡鸣的声音,和一个突然出现的黑点,我们都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