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瞬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瞬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至此,封印帕泰尔的所有工作我都已经做完,剩下的也就是最关键的一步,破除封印了。

        至于怎么破除封印,唤出师祖残魂的方式,在之前我以为是要用到中茅之术,但在和强尼大爷之前的交谈中,他告诉我,不必这样做,只要我拿起封印正中的那块养魂木,师祖的残魂感应到我的气息,自然就会去它该去的地方。

        什么是师祖该去的地方?当时我对这个问题非常的疑惑,强尼大爷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沉香串珠,然后说到:“这窜沉香串珠在曾经封印有你师祖的灵魂力,你师祖的残魂自然会在这里沉睡,懂了吗?”

        回想起我和强尼大爷的对话,收取师祖的残魂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呐,可事实上,在之后我却要面对生死。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有些麻木,只是俯身透过墨线的缝隙,开始解开帕泰尔尸体上所穿着的衣服,强尼大爷告诉我,那是标准的神之子所传的衣袍,在我看来,非常的华丽,可是它的扣子也异常的复杂难解,这么多年因为帕泰尔的原因,这件衣服没有腐坏,如今倒是非常的考验我的耐心。

        我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棺材的污水中,也滴落在帕泰尔的尸体上,我刻意的不去注意帕泰尔脸上越来越明显的变化,那就是它的嘴角上扬的越来越明显,就像是知道我要做什么,开始阴冷的微笑。

        这比之前它接触到陶柏的生气时,那种若有似无的笑容明显多了!

        它是知道的吧?已经忍不住得意了就算我不去注意,可这样面对面的寻找,眼角的余光还是能够看见,我只能这样判断,但我已经不害怕了,等一下它注定会起尸,我还怕什么呢?

        忽视了帕泰尔诡异骇人的微笑,我的手稳定的解开了最后一颗复杂的扣子,到此应该就能扯开他上半身的衣服了,这样想着,我扯开了帕泰尔胸前的衣服,这么久了,我第一次看见了师祖留下的封印。

        这封印看起来异常的复杂,按照我对阵法的基础知识,竟然一时间都理不出来阵纹的走向路线,对于封印的能力更是摸不着头脑,但我能看出这封印的特殊之处,那就是它并不是画在帕泰尔的身上的,而是刻在帕泰尔的皮肤之上,划破了帕泰尔那褐红色的皮肤,微微露出皮肤之下干瘪泛着诡异灰色的肉。

        虽然阵纹的走向我理不清楚,但所有的阵纹都是围绕着帕泰尔胸口那块木头来的。

        那是一块黑沉沉有着奇特纹路的木头,被雕刻成了木牌的样子,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一个李字,比起我师父刻件儿那诡异的风格,我师祖的风格总算正常了许多。

        只是看一眼那块木牌,我就感受到了其中纯正的阴气,难得在一具僵尸身上呆了那么久,都没有被污染,要知道它并不是普通的放置在帕泰尔的胸口,而是镶嵌在了帕泰尔的皮肉之中。

        另外,这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天然的养魂木,所谓的养魂木都是选择适宜承载吸收引起的木材,可以培养而成的,我当然能判断出帕泰尔胸口这一款养魂木是极品,师祖一定为了它费了不少心思。

        只是这样看了封印几秒钟,我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些念头,在这一过程中,帕泰尔分外的安静,我想它是在期盼我快些,再快一些的破除这个封印吧。

        我也没有再犹豫什么了,伸出手,抓住了那块养魂木雕刻而成的木牌,它在帕泰尔的皮肉中镶嵌的有些紧,与此同时,我也能感觉到帕泰尔皮肉的那种坚韧,就像最顶级的橡皮那般以至于我的指头抠入了帕泰尔的皮肉中,才猛地用力,顺利的扯出了那块木牌。

        木牌入手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灵魂力猛地离开了木牌之中,围绕着我的手腕盘旋了一圈,然后就飞快的消失不见,再也感应不到。

        没有我预料的那样,师祖的身影会出现,甚至连意念的沟通都没有,师祖的残魂出现的是如此平淡,但我却一点儿也不失望,反而有种心安的感觉就算此刻是感应不到了,但我清楚的知道,在某一瞬间,它是进入了我手腕上的沉香串珠,我终于收集到了第一缕师祖的残魂。

        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时间让我去高兴什么,木牌入手仅仅一秒,帕泰尔的变化已经开始了,首先是一声长嚎从它的口中发出,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声音,倒像是丛林中某种凶恶的野兽刚刚舒醒,发出了一声压抑许久的咆哮

        我一翻手收好了手中的养魂木,该做的已经做了,注定要起尸,我也只能面对。

        但在这之前,我看了一眼强尼大爷,仿佛是感应到了帕泰尔已经‘起来’了,强尼大爷整个人忽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场,原本裸露的上半身是通红一片,现在这些红色已经在慢慢的退去,朝着胸口的图腾快速的集中着。

        ‘哗啦啦’棺材里响起了这样的声音,让我的目光从强尼大爷那里收了回来,然后我就看见声音的来源竟然是糯米,我放入帕泰尔七窍中的糯米,被不知名的力量给喷发了出来,就像漫天的细碎子弹,从棺材中射出

        这是这是在一一破除我的封印吧?我的神色紧张,岩石上的大家同样也是如此我不敢耽误片刻,赶紧盘膝坐好,掐动着手诀,随时准备全力以赴用自己的灵魂镇压帕泰尔。

        糯米喷出的速度极快,原本是血红色的糯米,竟然变成了黑色的糯米,不到两秒就散落了一地幸好我和帕泰尔保持了两米的距离,否则这些吸满了尸毒的糯米,只要一颗打在我身上也是麻烦之极的事情,我会瞬间就中尸毒。

        只是坚持一会儿,是吧?我耳中不停的传来‘嘭嘭嘭’爆裂的声音,那是绑在帕泰尔身上的锁魂结一个个失去效用,被帕泰尔的灵魂力强行冲开的声音,只要它的灵魂能够在身体里没有束缚,那么它的身体就会彻底的跟着灵魂的自由而自由

        我已经记不得我这是第几次出冷汗了,连掐诀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这个时候距离我拿走木牌不过十秒钟不到,就已经发生了如此的剧变,锁魂结的爆裂声响彻在耳边,就像敲打在心上,全魂封锁,一共九个结,如果我没有记错,已经爆到了第五个结强尼大爷所说的一瞬间我能坚持住吗?

        巨大的压力仿佛也是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动力,在高压下,我的灵魂力也开始阵阵的波动,比平日里更强悍的,随时准备倾巢而出,镇压帕泰尔。

        ‘澎’锁魂结继续爆裂着,一声,两声,三声,四声也就在这时,原本僵立在空中并没有动弹的帕泰尔的爪子忽然就动了起来,它收了回去,竟然带起了一阵风声,下一刻,这双干枯的爪子竟然抓在了我绑在棺材口的墨线之上。

        ‘嗤’好像冰冷的水浇在了降息的火堆之上,帕泰尔的爪子和墨线一接触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可是帕泰尔好像并不在意,而是再次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嘶吼,下一刻封印在棺材口上的墨线就这样被帕泰尔一下子扯破,撕裂

        如果没有听过僵尸的吼叫,你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可怕的声音,这是帕泰尔突破了锁魂结之后发出的吼叫声,比起之前那声,更具有一种震撼人灵魂的力量,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心神都差点动摇,差点就忍不住转身就跑。

        但到底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掐诀的手心湿漉漉的,可是我必须得面对!

        ‘哗’的一声,墨线彻底被扯破了,我连眼睛不敢眨的盯着棺材,这一刻像是沉静了许久,却又像根本没有沉静下来,伴随着一个‘咔咔咔’的声音,一个身影已经猛然的坐起!

        帕泰尔终于彻底的起尸了!

        我吞了一口唾沫,根本不敢迟疑,灵魂力开始不要命的涌出,强尼大爷那边还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面对这凶悍的帕泰尔我根本不敢丝毫的怠慢。

        但是,帕泰尔坐起的一瞬间,我连它的样子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感觉一阵风吹过了我的脸颊。

        我的眼眸中忽然就出现了一双尖锐的爪子,快速的在我眼中放大!

        瞬间,帕泰尔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它是怎么过来的?这双爪子要看就要抓住我的脖子在那一刻,我根本不敢在有丝毫的保留,所有的力量都倾巢而出!

        这一次,不单只是灵魂力,连我的整个灵魂都朝着帕泰尔镇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