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封印(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封印(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咽喉被塞进糯米的帕泰尔仿佛很痛苦,用仿佛二字是因为我已经具体的看不见,听不见它痛苦的表现了,因为到此为止,它已经七窍被封,从表面上已经看不出来什么,而封印的力量制止了它的挣扎,只不过它的灵魂比一般僵尸强大太多,痛苦的情绪竟能影响到我,让我感受到一点儿。

        可是我却没有空去管它痛苦与否,因为我也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它的力量太大,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渐渐的快不能阻止,放入它口中的手被卡在那里,到如今强行扯出来,我不能保证经过牙齿的时候,不被咬住,或者划破我的手套,然后划破我的皮肤。

        被僵尸咬一口,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儿,人的牙齿都有微毒,更别说僵尸的牙齿,我丝毫不会怀疑帕泰尔尸毒的厉害!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只能大喊了一声:“陶柏!来帮我!”

        陶柏的阳气旺盛,对僵尸应该有一点儿克制的作用,但同样只要是活人都有生人气,接触越多,帕泰尔起尸的时刻,就会越加的厉害,叫陶柏来帮忙已经是我万般无奈的选择。

        听见我的叫喊,陶柏应了一声,几乎是小跑着冲了过来,然后就看见我的手被卡在帕泰尔嘴里的场景,他很震惊,估计也是被帕泰尔的形象吓了一跳,忍不住说了一句:“承一哥,它”

        “来不及解释了,先帮我一起掰开它的嘴。”我大喊到。

        陶柏也不敢怠慢,皱着眉头,忍住这棺材内让人恶心的气味,用手捏住了帕泰尔的下颚,同时也摁住了它的下巴,开始使劲的掰开它的嘴。

        我敏感的注意到陶柏的手接触到帕泰尔的瞬间,帕泰尔仿佛非常的抗拒,于此同时,陶柏的神色也异常的难看,我也能感觉到陶柏对帕泰尔的极端抗拒,极阳极阴的碰撞就是如此,但说起来也是帕泰尔得了便宜,再次接触到了旺盛的生人气,我发现它皮肤的血色更加的浓重,原本像干涸了的鲜血的暗褐色皮肤,竟然隐隐泛起了微红,身体竟然能再次微微的挣扎。

        “承一哥,它”陶柏明显也有些畏惧,毕竟面对怪异的尸体,它还有‘活’着的迹象,就算任何人也不能保持淡定,即便是有心理准备。

        我却咬着牙,陶柏的力气很大,总算和我一起把帕泰尔的嘴掰开了那么一些,就是现在我终于一下子扯出了自己手,戴在手上的手套却滑稽的挂在了帕泰尔的牙齿上,塞在了它的嘴里。

        我满头的冷汗,坐在棺材的旁边大口的喘气,这才对陶柏说到:“它虽然没有起尸,但它和别的僵尸不一样,没起尸就是‘沉眠’的状态!它是活着的,知道吗?”

        陶柏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只因为棺材中的帕泰尔接触了新的生人气,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被塞着手套的嘴角竟然微微的向上勾起,很轻微,却真的很明显,像是在诡异的笑。

        “别看了,你先过去吧。”我低声对陶柏说了一句,陶柏在这里呆的越久,帕泰尔接触的他的生人气也就越多,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陶柏担心的看了我一眼,但到底苍白着一张脸回去了,因为距离的关系,在圈内的人只知道我在棺材边上捣鼓,并不知道我具体的在做什么,但陶柏回去明显的告诉了大家,大家看向我的目光也充满了担心,同时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但我却懒得理会这些,重新拿出一双手套戴上,然后拿起了我事先准备好的符,继续封尸。

        和电视电影上的不同,用符封尸,主要是封住僵尸的口鼻处,而不是贴在额头上什么的,像帕泰尔这种情况,七窍都得想办法封住,但随着第一张符的落下,我就沉重的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些符根本就封不住帕泰尔。

        一接触到帕泰尔的身体,符上面的符文就变得黯淡,意思也就是说变成了一张没有作用的符,勉强贴上去也没有任何的效果。

        我不甘心的又试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没有任何的惊喜出现,我看着棺材中帕泰尔还在颤抖的尸体,知道这一招没用了,估计对于帕泰尔这种特殊的僵尸,也只有经过强尼大爷特别处理的血色糯米才有用吧?如果是符的话,估计要更高等级的,但封僵尸的符是一种特别的符,不要说更高的等级,再高一个等级也是我能力范围之外的事儿了。

        叹了一口气,帕泰尔这样也算是勉强的封住了七窍,其余的我是无能为力了,没有符的封印,起尸的时候显然会危险很多,但我也只能扛着了。

        这样想着,我终于郑重的拿起了放在地上的红绳,这一捆红绳和我平常用的红绳不同,是师祖曾经用过的红绳,我们老李一脉经历了三代,三代都在继续的供奉这红绳,把它放在三清像之前,埋在香灰里,外加时不时的会用道家特有的方式处理一下,所以它是效力非常强悍的红绳,轻易是不会动用的,以免磨损它的神性,一般都是用普通红绳。

        之前,我打算用这捆红绳,绑最复杂的锁魂结,锁住帕泰尔的灵魂,然后用墨线封住已经开棺的棺材,用这样的办法来阻止帕泰尔帕泰尔起尸时的力量,拖住那一瞬间,但知道帕泰尔是活尸之后,我就知道这个办法不可行了,我必须赌上自己去阻止帕泰尔。

        拿起红绳,我开始在帕泰尔身上打结,脑中却想起了遥远的往事,饿鬼墓中曾经发生的事情,在我们出去以后,师父和慧大爷所遇见的事情师父曾经说过,打了特殊的绳结,连接起了他和那个起尸的僵尸,然后一路用自己的灵魂压制着僵尸,一路把僵尸带出了饿鬼墓,暴露在阳光之下的往事。

        我如今要打的就是这个绳结,它原本也是锁魂结,但不同的是,就好比留了一个‘活扣’,也就像是一个出入口,随时可以连接到我的灵魂力,在关键的时候,锁魂结已经起不到作用的时候,就要用我自己本身的灵魂力,还有自身的阳气什么的去压制帕泰尔这个绳结绑起来要复杂了很多,我也是第一次绑这样的绳结,所以全神贯注的分外投入。

        同时,更加佩服起那时的师父来,竟然靠着这样的一个绳结,压制了那具跳尸三天两夜,生生的把它带出了饿鬼墓而我只是需要压制帕泰尔一瞬间。

        我快速的打着绳结,在此时我不可避免要和帕泰尔面对面,保持非常近的距离每锁住它一个魂窍,绕回来的红绳就要绑在我自己身上相对的位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和帕泰尔通过红绳把灵魂相连了起来,等一下的瞬间,如果我压制不住它,我的结局就和魂飞魄散差不多。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师祖说过道家人要守住大义,师父人做人要有一点儿底线,也就注定了我必须背负起这个责任。

        太过全神贯注已经让我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我和一具恐怖的僵尸面面相对,忘记了这棺材难闻的气味儿,也忘记了我可能要面对的危险

        打绳结是师父最拿手的功夫,我相对笨拙,但在半个多小时以后,竟然也完成了,这简直是我超常发挥,浑然不觉,当最后绑在胸口的绳结打完时,我的汗水在这种冰冷中也已经打湿了全身,这其实是一件相当耗神的事情。

        红绳的长度够长,我和帕泰尔之间,预留了两米左右的距离,整个绳结完成,只需要最后一步,用一根单独的红绳,分别挂住我和帕泰尔的脖颈,意味着连通阴阳路,绳结就正式起效了。

        那个时候,师父是直接把绳结打在他和那具跳尸的心脏位置,是这种绳结的简易版,因为时间紧迫,而我则是用的完全版,也就是说,在某的一瞬间,我的灵魂力,甚至灵魂都会全力的,不留余地的压制帕泰尔。

        用手臂蹭了一下脸上的汗,我没有停下,但也去做那最后一步而是拿起了墨线,开始封棺等封棺完毕以后,我才会连接起‘阴阳路’,正式的抽离封印中我师祖的残魂,破除封印

        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墨线就按照特殊的排列方法,把棺材口封闭了起来!

        在这一过程中,大家都无声的看着我,拿起一件又一件的东西,在棺材旁边忙碌着,在事后如月曾经形容过,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投入又忙碌的我,估计在她的印象中,我老是斗法去了,这种类似于‘法事’的事儿,却偏偏很少做。

        最后一步了,由于忙碌和投入,我的脸上再起了一层热汗,汗珠从鼻尖上滚落落入了棺材里的污水中,但我顾不得擦一下,拿起一根单独的短红绳,开始在自己的脖子上打了一个红绳,然后另一头绑住了帕泰尔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