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深陷的恐惧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深陷的恐惧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人生若是快乐的时候,恍然回头也许就是数年的时间过去了,一点儿都不会觉得时间漫长。人生若是痛苦的时候,一秒钟也像是缓慢的钟摆,迟迟不肯到位落下,度日如年也不足以形容它的漫长。

        在我和帕泰尔对视的那一秒钟,我开始深刻的认同这句话,因为这一秒对于我来说实在太痛苦。

        这么多年以来,我经历过无数的事情,看过无数双的眼睛,体会过无数从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情绪,就比如李凤仙绝望而疯狂的眼神,饿鬼残忍而狡猾的眼神,老村长充满恨意的眼神,恶魔虫带着高贵优越感冰冷的眼神,点点带着残酷天真,却又封满了怨恨在其中的眼神但我从来没有过和帕泰尔的眼睛对视,感受它眼神时的那种难受。

        那是一种残酷,一种真正冰冷的,不能被说服的残酷眼神,只是一眼,就让人感觉到在它的背后无数人在咆哮,尸山血海堆积的血腥最难过的,是那种真正的不能被说服,不能被感化的感觉,就像柔弱的手触碰冰冷的岩石,想要打破它找到一个出口,才发现那是一件多么绝望的事情。

        对,帕泰尔的眼神,是给人深刻的绝望而因为肌肉的萎缩,它的眼睛实际上已经不成型了,黄黄的眼球,黑色的眼仁更加清晰的突出了这种意味,让人瞬间就感受到了地狱。

        这就是真正僵尸的眼神吗?怪不得师父说过一句,曾有道人杀僵尸数十,却听从师门祖训,绝不和僵尸的眼睛对视,越高级的越是避讳当时我还小,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师父则回答我,僵尸一般不睁眼,能睁眼的僵尸都很厉害,眼神会瓦解人的意志,当一个杀僵尸的道士因为它的眼神而感觉到害怕时,还怎么和僵尸斗?

        是的,残酷的让人害怕,那一秒钟我脑中的思绪万千,可偏偏却陷入了一种恐惧的呆滞。

        没有任何的对话,在这种绝对的安静中,我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逮着我的衣领,一把把我从棺材边扯开了去,因为着急的缘故,力道控制的不是很好,以至于我重重的摔落在岩石上,疼痛从身体传来,却让我真实的感觉到了一种活着的意味,第一次觉得疼痛是一件好事。

        刚才帕泰尔的残酷,让我看见了真实的死亡。

        可我还没来得及喘气,已经走过来的强尼大爷就掰着我的头,让我看向了棺材,在那一刻,我看见帕泰尔的一双手已经伸出了棺材!在光线的折射下,那一双干枯的,带着锋利的指甲的爪子让人惊心动魄,宽大的袖子因为手臂的上举而褪了下去,露出了同样是暗红色的手臂,因为肌肉的萎缩,青筋毕露,纠缠着,就像一颗生长在死亡之地的怪异老树

        难道起尸?我原本因为那一秒的对视,就已经密布了冷汗的身体,不由得再出了一层冷汗,衣服瞬间就变得潮湿,黏黏腻腻的粘在了身上。

        “为什么那么不小心?为什么要擅自去碰它?我给你的那一包糯米呢?”强尼大爷仿佛是很生气,几乎是在我耳边咆哮。

        而我有些呆呆的看着帕泰尔伸出的手臂,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对强尼大爷的问题怎么回答?最幸运的是,帕泰尔的尸体只是伸出了手臂,却不是真正的起尸,它还没有坐起来。

        强尼大爷在我耳边叹息了一声,忽然说到:“你一定看见了它的眼睛,它在你的内心种下了一颗恐惧的种子当年很多高深修为的人也中了这一招,当心中恐惧的种子生根发芽时,他们连对帕泰尔出手的勇气都没有,就已经深深的陷入了畏惧。但幸好有我在!”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强尼大爷没有对我解释,而是一把拉过我,低声的对我说到:“看着我的眼睛。”

        为什么要看强尼大爷的眼睛,但出于信任,我还是立刻照做了和强尼大爷相处了几个月,其实他的眼睛甚至于眼神我都早已熟悉,那是一双写满了沧桑了,压抑了些许痛苦,却又充满了岁月沉淀下来的平静与温和的矛盾眼睛,但此时我再看它时,却又发现了一种新的‘东西’存在于其中。

        我很难说清楚那是什么,只是感觉到一种坚韧的意志,甚至能读懂那是一种必须要压制帕泰尔,消灭它的心情,在慢慢瓦解我心中的恐惧,感觉有一个人如此的坚定毫不畏惧,我也就不是那么怕了。

        这样的对视进行了将近了一分钟,我终于常长舒了一口气,帕泰尔刚才给我带来的恐惧已经在我心里消除了痕迹,我很疑惑,强尼大爷的眼睛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强尼大爷没有回答我,而是站起身来,拣起了我刚才放在棺材一边的雪茄塞进了我的嘴里,这才对我说到:“这并不是我的力量,而是因为帕泰尔曾经是我的神卫,那传承了很多年的神卫术法是不可逆转的逆天术法,一人一颗种子埋在我和帕泰尔的灵魂深处,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办法化解,我对帕泰尔有天生的压制!但很多时候也仅此而已,因为它越来越强大,要引爆那颗种子,是越来越不可以做到。”

        很多时候?我有些疑惑,强尼大爷的话并没有说死,那么言下之意就是特殊的时候,他还是可以做到的,莫非强尼大爷的所说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就是这个?

        我心中忽然隐隐的不安,连同之前有一次和帕泰尔决斗时的那种不安一同被勾起,这是两种不同的不安,一起纠结在我心底,可是我甚至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雪茄的烟雾带着麻痹的作用,稍微让我恢复了一些,本着对自己灵觉的相信,我站起对强尼大爷说到:“强尼大爷,我不希望你做任何对你自己不利的事情,僵尸总是有办法消灭的,更何况它还被我师祖封印着”

        强尼大爷此刻却已经在解着扣子,脱去了他的上衣,这时我才发现强尼大爷的胸口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画了一个类似于道家符文,但又不完全相同的图案,因为所有符文的线条,文字组合起来又像是一个图腾,而从线条的走向来看,全部指向强尼大爷的心脏。

        面对我有些紧张的样子,强尼大爷忽然笑了,他说到:“我绝对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尽管心中还是不安,但我出于对强尼大爷的信任,没有再开口了!我更愿意相信这个不安,应该是什么别的事情,至少我没有从中体会到生死危机,并且我也明白,每一次我只能体会到不安,但要发生的事情我始终是无法阻止的,就好像我的灵觉给我危险的预警,但危险始终会发生。

        “好点儿了吗?”强尼大爷此刻把上衣已经放在了一旁,那朵红色的小花已经略微有些枯萎,此刻就被郑重的摆在了上衣之上。

        “我想我可以重新面对帕泰尔了。”强尼大爷对帕泰尔压制的眼神,的确是非常的有用。

        “其实也是我的错,想事情想的入神,忘记了提醒你要先用那血色的糯米封住帕泰尔的口鼻眼耳,才能放心的触碰它。至少那个可以阻止它睁眼!或者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刚才如果不是我回过神来,你会被帕泰尔的爪子抓中的。”提起这件事情,强尼大爷的语气中依然有着懊恼,尽管我没有出事。

        “我只是想找到封印在哪儿?”我低声的,有些愧疚的说到。

        “唔不必这样,我只是太担心你出事了!你有着和李异常接近的命格,换个角度来说,你是李对某些事情的希望,就比如昆仑遗祸。我肯定不能接受你出事的至于封印它在帕泰尔的胸口之处。”说到这里,强尼大爷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换了一种异常郑重的表情对我说到:“承一,我马上就要进行一个术法的准备,已经不能帮到你了。接下来的情况,就必须你自己完全的应付了懂吗?我的帮助只是告诉你,用血色的糯米封住它,也只能仅此而已。”

        “嗯。”我的神色也变得郑重。

        “只有封印解开之后,我才能感应到帕泰尔的那颗种子,对它发出我最后的一击!那一瞬间”强尼大爷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此时,那根细细的雪茄烟已经快燃烧到了尽头,我扔下了烟蒂,然后对强尼大爷说到:“好吧,就都交给我吧。”绿叶飞鸿同学自制的道士手链。

        绿叶飞鸿同学自制的道士手链。绿叶飞鸿同学自制的道士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