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水下诡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水下诡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已经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才入睡的了,只因为完成了这个纸人以后,太过疲劳,连时间也没来得及看,却和强尼大爷莫名的看了纸人好久。

        我没有想到一个刚刚完工的纸人竟然有如此的’吸引力’,让我和强尼大爷看着它,半天都移不开视线,立体的它比平面上的它看起来至少要真实的多,几笔勾出的眉眼仿佛都暗含了某种韵味,让人看着莫名的觉得舒服。

        “我我觉得人应该就要像这个样子吧?”我忘记我盯着它看了几分钟,只是忍不住喃喃的如此说到。

        却不想强尼大爷比我要先‘清醒’,一把把我拉开,对我说到:“李曾经说过,不曾达到却又渴望的东西,是内心中的一种‘邪’,但不能称之为‘恶’,因为它能够转换为正能量的动力,促使人不断的向前,可也会一不小心变成没有办法克制的**,让人沉沦。”

        “突然说起这个?”我打了一个呵欠,暖洋洋的火堆,让我的疲惫终于爆发了。事实上强尼大爷说的话不无道理,但既然是师祖的观点,师父在小时候也曾对我说过,我不能很好的理解,就到现在也只能体会其中的意思,却不能做到其中真正的韵味。

        “就是说,别盯着这个纸人看了,忘记它。李曾经说过,它挺邪的”强尼大爷一边说,一边在岩石上铺好了一块厚厚的地毯。

        他拉着我躺了上去,我笑着说到:“还不至于,我就被一个没有灵魂的纸人迷惑。”

        强尼大爷给我盖好了一床毯子,说到:“那也是,不过以防万一吧,你不是说了,就觉得人应该那个样子吗?这就是被感染动摇的证据,我不想你出任何的差错,李曾经也说过小心纸人,特别是”

        强尼大爷没有说下去了,而是颇有些神经质的拿过一床毯子,盖在了纸人上,低声说到:“在明天使用以前,谁也别看它了。”

        在这时,我已经迷迷糊糊了,总觉得强尼大爷太过小心,但同时,内心也涌动着一些温暖,给我铺床盖被子,这件事,除了家人,还有师父,并没有谁为我做过,没想到,进入了而立之年,在强尼大爷身上又体会了一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一夜无事的睡眠就已经足以让我判断,帕泰尔是真的没有余力再来捣乱,而经过一夜的睡眠,我们每个人的状态也算是恢复了一些,但从实际情况来说,大概也就是巅峰状态的一半。

        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接过了如月递过来的早饭,虽然只是简单的干粮,但经过了一夜好睡的我,还是大口大口吃得非常香甜。

        深潭已经有了些许的改变,不再是那种阴沉沉充满了雾气,让人一看就觉得神秘带着些许恐怖的地方,在它的水面上也微微泛起了阳光才能带来的金色波纹。

        今天是一个晴天,这里虽然只能照进来丝丝缕缕的阳光,毕竟也是一个好的开始啊。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心情就很好,忍不住嘴角就带起了微笑。

        “午时三刻开棺,承一,这个时间必须要把握好。”这时,肖承乾走到了我的身边,关于怎么样对付起尸,师祖并没有留下具体的办法,而强尼大爷这个道家人,是半途‘出家’的道人,对于这些,他还没有我们有经验,所以这件事情在商量的几乎是我们这些小辈。

        昨天也就商量了一个大概,今天肖承乾尤自不放心,见我傻笑,又走过来对我强调了一句!按照计划,下水捞起棺材的,就是我和肖承乾,所以这个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的肖大少,今天罕有的认真了起来,也是昨天帕泰尔灵魂的力量给我们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导致的。

        “放心好了,一定会在午时三刻开棺的。”我恰好吃完手中的干粮,喝了一大口谁,回应了肖承乾一句。

        午时三刻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在这一个点上,阳气达到了巅峰,可以镇压许多的气息,就比如煞气,怨气等等更重要的是彻底的压制阴气,能够避免厉鬼即刻成形!过了这个时间,阳气会陡然的减弱,然后让人进入昏昏欲睡的正午,之后阳气才会在下午接近2点的时候恢复过来所以,掌握好这个时间点非常的重要。

        在午时三刻开棺,就算棺材里的僵尸起尸,也会被阳气镇压,消磨掉许多的阴气,煞气,免得人被僵尸的起尸时,喷出的第一口尸煞所冲击,即刻失去意识。

        对付一个厉害的僵尸,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可,午时三刻就是我们的天时。

        吃过早饭,我才想起看了看时间,由于昨晚睡得晚,此时已经是上午快要10点的样子了,一切都耽误不得了。

        随意的在岩石上做了一下简单的热身动作,我就叫过肖承乾,和他一起换上了潜水服,准备下水了,但在下水之前,我带上了墨线,这是道家人走南闯北必带之物,毕竟道家人最顾忌的就是僵尸,有墨线在身,可以封棺,让僵尸一时半会儿不能起尸破棺。

        而道家墨线本身就是用勅墨,公鸡冠子血,朱砂混合成的液体淋在棉线上做成的至阳之线,加上它本是工匠用来丈量天地方圆之物,代表着横平竖直的绝对正气,绝无偏差,在气息上也是压制僵尸之物。

        “原本就要开棺,你带墨线做什么?”肖承乾对于我这一举动,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

        “在棺材里的是帕泰尔,又不是普通的僵尸!虽然被师祖封印,可我们要去背棺上来,很难保证它接触了我们的生人气,会变成什么样子!即便是隔着棺材。”我淡淡的说到,其实心里还是颇为沉重的。

        我这样一说,肖承乾也沉默了,脸色难看,显然他的心情也开始沉重。

        道家之人并非说一定就是胆大至极的人,只不过恰好学会了克制一些邪物,鬼物的办法,但谁又能保证其中没有偏差和意外?

        “好了,该来的也躲不掉,咱们尽人事,安天命吧。”我随意安慰了肖承乾一句,然后带上了头套,咬住了氧气管,首先爬下岩石,下水了。

        肖承乾叹息了一声,也跟在我的身后,和我一起下水了。

        这个深潭的水比起恒河其它地方的水,显得要冰冷许多,在水面上还漂浮着些许的鱼尸,抬头就能看见,莫名的就为了这个地方多添了几分死亡的气息。

        水中也有活的生物存在,样子颇有些奇异的鱼还别的什么,但因为已经没有了帕泰尔邪恶的灵魂控制,这些奇异的家伙并没有攻击我们,即使它们中有许多体型巨大,看一眼就给人带来无限的心理压力。

        我和肖承乾尽量不去注意这些家伙,只是闷头不停的下潜,深潭的水深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深,只是下潜了三十多米,还没到下潜的极限,我们就已经下潜到了深潭的潭底。

        在潭底是一个绝对安静的世界,淤泥之上零星的分布着一些岩石,而在岩石的缝隙中,一些不知名的水草在随着水波飘荡。

        我和肖承乾打着水下的手电,开始仔细的搜寻,因为师祖留下来的那个类似于招魂幡的法器,我曾经感应过棺材的位置,加上那一天斗法卷起了极大的水流,在那一瞬间,我曾看见过一眼那个棺材,所以我对棺材所在的大致方向,还是有了解的,这让我和肖承乾有了正确的搜寻方向,不至于漫无目的的搜寻,反而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有了正确的方向,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们远远的就发现了棺材所在的位置。

        它的确就是卡在两个岩石之间的,而这一次我也总算把它看了一个清楚!这是一具奇异的棺材,并不是传统棺材的形状,而是船型的棺材,至少从侧面看去,就像一艘沉没的小船。

        而棺材的颜色也是五彩斑斓的,画着一些什么,由于距离的关系,我们看得并不清楚,只是在这黑暗的水下,陡然看见这五彩斑斓的颜色,莫名的觉得有些恐惧!

        在发现它的瞬间,我和肖承乾就对视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棺材游去,午时三刻!这个时间不停的在提醒着我们不能耽误

        很是诡异的,我和肖承乾越是靠近那具棺材,周围的水温也就越加的冰凉,我们身上穿的明明是非常好的保温潜水服,也挡不住那刺骨的冰凉,让我们的全身都变得有些僵硬!从心底发冷

        我和肖承乾都明白,这根本不是自然界正常的冰冷,而是阴气融入了水中,产生了这股冰凉,能在封印之下,对水温都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可见棺材里的僵尸厉害到了何种程度!

        我强迫自己不要多想,可在那一刻竟然老是想起帕泰尔曾经建立血池的事情,一个晃神,我竟然仿佛看见了前方就是一个巨大的血池,散步着浓重的血腥味,而在血池中有很多痛苦的灵魂在挣扎这幻觉是如此的真实,我怕自己瞬间就被迷惑,赶紧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这才清醒过来。

        可清醒过来的一刹那,我却发现我竟然已经诡异的游动到了棺材的边上,一看身旁,肖承乾也是,在手电光下,他的表情也异常的难看。

        更不要说在这时,棺材竟然莫名的微微震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