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底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底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算尽了战局,用尽了优势,但我和帕泰尔之间的战斗仍旧是一场苦战,毕竟昆仑残魂的力量是可怕的,并不是一些优势就可以占据绝对的上风。

        雨下得纷纷扬扬,在这样激烈碰撞的战斗中,我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我知道的只是卖萌蛇和好斗蛟已经不能再战,缩回了我的本体,它们几乎被帕泰尔忽然爆发的力量弄得灵魂碎裂,而我皮毛之下覆盖的属于二懒龟的防御甲壳也几乎存存碎裂,勉强还能附着于身体之上。

        至于嫩狐狸的情况要稍微好一些,比起魅惑的本事,帕泰尔是拍马也赶不上嫩狐狸,它不能迷惑嫩狐狸,但同样对嫩狐狸的魅惑有着极大的抵抗,这一点足以让嫩狐狸‘精疲力尽’,偏偏我和帕泰尔的战斗中,依靠嫩狐狸化解危机的次数不在少数。

        而我的本体傻虎也是战斗到了极致,身上留下了很多不能依靠灵魂力修复的伤口,本身的力量也几乎快要耗尽,多亏了卖萌蛇的毒,才能让我在和帕泰尔最直接的‘肉搏’中,占了那么一点儿优势。

        天空越加的灰暗,我和帕泰尔又是一连串的搏斗以后,再次分开。

        此时的帕泰尔庞大的身躯是真正的只剩下了正常人形的太小,黑色的本体上只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紫色力量,还有一只残臂显得异常狼狈,它用一种狠戾的目光看着我,但终究没有冲过来的勇气。

        而我还是缓缓的围绕着帕泰尔踱步,寻找着最佳的攻击角度,我是勉强着维持这种节奏,我不能让它看出来,其实按我现在的状态,就连这种缓慢的踱步都是一种异常巨大的负担。

        我在拼命压榨自己的潜力,我无法计算这场战斗的结果,即使现在的帕泰尔看起来是如此的容易对付,但我们每一个人何尝又不是战斗到了极限?这根本就是一场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团体战,没有每一个人出手的机会,因为必须集中力量才能有和帕泰尔对等战斗的资格。

        先前那种说不出来的不安感被我抛到了脑后,不是说我不在意来自我灵魂深处的感觉,而是在这种战斗中,根本不容许人有半点儿的分神,哪里还顾得上记挂什么不安?

        战场安静,我和帕泰尔的对峙还在继续,其实我们这样对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因为我们彼此都需要一点儿喘息和恢复的时间,而在这样的战斗中,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紧张,我的胜利或者是失败决定了所有人的命运,所以没有人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

        “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进攻了吧。”纷纷扬扬的大雨并不影响我的视线,看着不远处的帕泰尔,这就是我心中唯一的想法,我很清楚自己的力量,就算再压榨潜力,也只能维持这样一次进攻了,我唯一能依靠的只是强尼大爷口中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在我和帕泰尔的战斗中,他始终不曾出手,我只能想着他在等着我完成最后的一击,然后再出手什么的。

        想到这里,我习惯性的收了收自己的爪子,然后低沉的一声咆哮,再次冲向了帕泰尔,这就是最后的一次进攻。

        面对着我虎扑而来的身影,帕泰尔眼中怨毒的神色更加的浓重,但它没有选择,只能硬生生的面对我们再次战斗到了一起,而这种战斗的级别已经非常的可笑,就像两个怨魂之间的战斗,看谁最终能吞噬谁一般。

        我相信这里只要出现了一个稍微有一点儿本事的术士,能成功的把我和帕泰尔都收了去!

        我已经快没有力量举起自己的爪子了,连撕咬都感觉快张不开嘴,至于帕泰尔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对我的每一次打击和撞击感觉,放在之前,估计只能算上捞痒痒的程度可到现在,却已经是它的最强力量。

        我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我看着帕泰尔,我相信只要再有一次有力的打击,帕泰尔就会烟消云散,而帕泰尔看向我的眼神更加的玩味,难道?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怪物,但是你完蛋了。”帕泰尔的声音嘶哑,忽然这样对我说到。

        “呜”回到它的是我的一窜咽呜声,此时的我正死死的咬住帕泰尔腰的部分,我还在积蓄着力量,只要我的牙齿能咬穿这里,我相信帕泰尔再没有多余的力量凝聚自己,但我不得不承认帕泰尔的话让我的心有些沉重。

        “你以为我是在说笑吗?”帕泰尔看向我的眼神忽然认真了起来,它的手一扬,忽然一把紫色的力量凝聚出的匕首在它的手中出现,我的心陡然沉重了起来。

        而帕泰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望着我,用残忍的语气说到:“神明魂魄的力量,岂能是你们这样的凡人能够战胜的?我没有告诉你的秘密是,我已经彻底融合了一些神明魂魄的力量,懂什么是彻底的融合吗?就是它的魂魄和我的魂魄完全的融合了一部分,它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你也可以理解为它就是我!”

        仿佛是为了享受此刻的胜利,帕泰尔挥舞着手中的那把‘匕首’,却迟迟没有落下,在诉说着自己的伟大,可我的心却一点点的沉重起来,昆仑残魂的力量我不是没有见识过,就好比郁翠子,好比那个能让人一梦万年的城主。

        但我却知道帕泰尔此时状况和它们的区别,就好比郁翠子和城主,昆仑残魂和它们融合的状态,更像是在它们的身体中寄君,也就是说和我与傻虎的这种共生状态几乎没有多大的区别所以,在当日郁翠子魂飞魄散之时,才会留下一抹紫色的残魂接受雷罚之术而那城主是连同昆仑残魂一同被囚禁的,所以这个状态并不明显!但当日我一直看到它最后灰飞烟灭之时,本身的意志早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是一团紫色残魂被斩灭

        所以,帕泰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简直不可想象,它所说的这种彻底融合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就好比我和傻虎融合一般,让我不可思议,难道就类似于我和傻虎这样的合魂吗?

        “我的肉身要复活,所以我一直不想使用这样的力量融合之后的魂魄可是你不可想象的!你很好,逼我动用了最后的力量,我原本是想要更多的融合这样的力量的。”帕泰尔嘶哑的声音犹在耳边,但它手中的匕首已经狠狠的落下,昆仑魂魄的灵魂力凝聚的匕首,自然毫不费力的插入了我已经虚弱不堪的身体,我注意到了它身上原本覆盖的那一层薄薄的紫色力量已经不见了,这把匕首就是那最后的紫色力量凝聚了。

        而帕泰尔本身根本就还有底牌,那就是它已经融合了的紫色力量!他和我们对战所用的灵魂力一直都是没有融合的力量

        想通了这一点,我猛地抬头,是帕泰尔残酷的笑容我的心一点一点的冰冷,转头看向强尼大爷,他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犹豫的神色,但为什么还不出手?

        “让你看看本质吧!”帕泰尔疯狂的笑着,一阵风呼啸而过,仿佛是吹开了它身上缠绕的层层黑气,在黑气之下我看见了一抹淡紫色的存在,帕泰尔附身在我的虎背上,低声而冰冷的说到:“这才是真正的融合,传承了不可思议的力量,可惜要通过**才能彻底的发挥,你的术法在这股力量面前只是小儿科,你不知道它的传承有多么的伟大!只等破开封印那一天,就是我帕泰尔复活的那一天,可惜我还想通过秘术复活婞娅的。”

        帕泰尔说这话的时候,手中的匕首也没有忘记在我的身体上猛地一划,一条长长的伤口留在了我的身侧,来自灵魂的剧烈疼痛,让我痛苦的咆哮不已,还有没有力量?还有没有力量让我利用?!只要能斗过这最后的紫色力量,我还可以阻止一些事情的

        至少从帕泰尔的话中,我清醒的认识到了一点,那就是融合的魂魄需要身体才能发挥最强的力量,如果是魂魄的状态,可能没有多大的力量,只是比一般的魂魄强悍许多罢了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需要**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因为于我们修者来说,如果抛弃了**,所能用的术法应该是比有**时更加强悍的

        可惜,没有人给我答案了如今的局势要怎么扭转?没有人还有力量可以和这个状态下的帕泰尔一战了,难道我的不安就是在说明这一战的结局?我们终究会失败?

        雨,悲伤的下着,失败明明意味着死亡,我的心却异常的麻木,没有快要死去的觉悟,反而是觉得头顶上的乌云更加的浓重了一些或者,天地都在为我预示?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乌云根本不是凭空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