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决斗(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决斗(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一听见师祖的声音,我内心自然的感觉到喜悦,我已经习惯了在关键的时刻,总有师祖通过各种方式神秘的现身,解救我们于危局之中,否则光是凭我们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闯过这一道又一道的难关。

        可瞬间我又察觉到了不同,因为这一次师祖的降临,没有那种熟悉的强大的灵魂力附着于我,而这道意志也显得过于冰冷,没有以前那种充满了感**彩的味道。

        就比如会叫我承一儿什么的,就是非常纯粹的意志,好比一段留言。

        这是?还不容我多想,我就感觉到一股陌生的灵魂直接的闯入了我的身体,我还没有弄清楚那是什么,紧接着又是一道灵魂闯入了我的身体,但这两道力量都很奇异的异常乖顺,好像被傻虎所压制。

        但就是这样,也让我内心感觉到紧张,毕竟比起肉身来说,灵魂是更重要的存在,这样莫名的挤入了两个陌生的灵魂,任何人都会感觉到不安吧?

        “沉静心神,速速使用合魂的口诀,但在咒语的后半段”师祖的声音不停的从我的灵魂深处传来,他催促我使用合魂,我下意识就没有去管挤入我身体的两道灵魂,然后照着师祖的吩咐去做了,但合魂的口诀我已经使用了多次,这一次我随着师祖的口诀走,明显感觉口诀的后半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随着合魂的进行,我才发现挤入我身体的两个陌生灵魂,一个是嫩狐狸,一个竟然是二懒龟不止如此,卖萌蛇也来了,接着是好斗蛟难道这就是师祖一开始说的借助所有力量的初步终极合魂?

        容不得我多想,我看见属于老李一脉的五个妖魂,力量开始随着我的行咒,奇异的融合在一起,那已经没有了具体的形象,而是一股纯粹的力量。

        “融合自己的灵魂!”在我感慨这种合魂状态神奇的时候,师祖的一声呼喝瞬间让我清醒了过来,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但帕泰尔最后的一击显然不是陶柏能够抵御下来的,我必须快一些融合自己的灵魂。

        可是这一次的融合比我想象的困难许多,因为按照我的灵魂强度竟然难以融入这股经过初次合魂的力量,感觉根本没有办法驾驭这股力量。

        而因为这次合魂和以往不同,口诀几乎是师祖临时传授的,我必须全神贯注才能跟上师祖的节奏,所以连基本的感知外界都做不到,现在与这股力量不能融合,又想起外面可能发生的情况,在这风雨未停的天空之下,我的汗水也一下子布满了全身。

        “沟通主灵,就是你本身的共生妖魂,先与它融合”仿佛是能预料到如今的情况,师祖的声音依旧不疾不徐的从我的灵魂深处传来。

        在此时,我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股纯粹的师祖的意志,不能沟通,更不存在依靠一说我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着急,但更不敢放开基本的感知,去知道外面的情况,那会影响我此时合魂,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冷静,然后去完成这一个对我来说相对陌生的术法,才能真正的扭转现在这个局势。

        深吸了一口气,我开始试着沟通傻虎,和以往一样很快就得到了傻虎的回应,然后我用自己的灵魂试着和傻虎开始融合,和刚才不同,这一次的融合异常的顺利,毕竟傻虎和我是共生魂,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阻碍。

        在和傻虎合魂以后,我才开始试着慢慢的融合这股力量,按照灵魂深处师祖留下的信息,在灵魂强度不够的情况下,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先融合主灵,之后的力量再各个的融合。

        看起来,师祖像是预留了两种方式,一种是直接和这股力量融合,一种才是灵魂强度不够的情况下‘各个击破’!我有些汗颜,显然我现在的水平根本没有达到师祖的预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完成了这个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有些超出承受范围的终极合魂之术,在术法完成了一刹那,我几乎有一种灵魂快要被挤爆的感觉!睁开眼的瞬间,我却看见了一片血腥。

        陶柏早已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样子,慧根儿就蹲在陶柏的身旁,身上的血色纹身就像真的要滴出鲜血了一般,大口的喘息,明显也是到了极限。

        在他们的身后,是肖承乾,他同陶柏一样是陷入了深度的昏迷,此刻挡在阵法之前的是路山和如月,他们正在努力的对抗帕泰尔汹涌而来的灵魂攻击,但显然也快支撑不住了。

        我没有再犹豫的时间,下一刻我身体的意识就陷入了迷茫,而灵魂随着合魂的释放,一跃到了深潭的上空!视角转换成了傻虎的视角!

        合魂的形式依旧是傻虎的形态,可在释放出来的一刹那,我就感觉到了不同的力量在我的身体涌动,在一瞬间我就知道了该怎么去运用它们!

        我并没有直接的迎上帕泰尔,而是在瞬间,利用傻虎的速度,冲到了如月的身前,在那里如月正在用胖蚕对抗帕泰尔的一股力量,无论是她还是胖蚕明显都已经支撑到了极限,比路山那边的情况要糟糕许多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我咆哮了一声,扬起了虎爪,带着浓重的煞气,一下子抓向了帕泰尔的那股灵魂力于此同时,随着虎尾的甩动,一股原本是属于好斗蛟的缠绕的力量,又缠住了帕泰尔的另外一股灵魂力!

        ‘澎’帕泰尔的这一股灵魂力在我的眼前爆开了,而另外一股力量在缠绕之下,也没有办法挣脱开去!而我冷眼的看着那一股灵魂力,虎吼了一声,选择了直接吞噬只有这样才能发泄我的怒火,在睁眼的刹那,看见伙伴们血战成这样的怒火!

        但帕泰尔岂会甘心我这样,在电光火石之间,它那庞大的灵魂就撞了过来,直接将我撞飞了三米之远它冷冷的看着我,说了一句:“珍贵的祖魂力量,岂能被你吞噬?”

        祖魂的力量?那明明就是遗落在这世间的昆仑之魂!

        我没有和帕泰尔废话的兴趣,实际上它刚才的撞击并没有对我的灵魂造成任何的伤害,因为在我涌动的毛发之下,覆盖了一层龟甲,那是属于二懒龟的力量——绝对防御!

        在下一刻,无数的狂风在我的身边聚集,行成了狂暴的旋风,而在旋风之中,漂浮着无数的锋锐的‘刀刃’,那自然不可能是真的刀刃,这只是属于傻虎的力量,锐利的金和煞气结合之下,行成的一种灵魂攻击的形式!

        早在之前,我就已经决定了,要不就不出手,一出手必然是让帕泰尔不能翻身的‘雷霆一击’!这终极合魂得到的可不全是其它妖魂的能力,还有它们澎湃的力量!

        傻虎的特色攻击,已经能以这样非常高级的形式来发挥了!

        帕泰尔显然感觉到了这股来源于我的澎湃力量,一下子转过了身,可惜如今的它面目模糊,我也看不清楚它的表情,只是能感觉它的郑重!

        它显然不明白傻虎是怎么出现的?也想不通为什么明明都把我们打残了,怎么还会有如此生猛的力量加入我们?但战斗就是战斗,它还没有忘记只要对立的就消灭这一原则。

        在我聚集力量的同时,帕泰尔的身边也浮现出了无数的紫色光团,一团一团的就像一个个紫色的拳头,但这力量并不松散,反而凝练无比,在这些光团浮现出来以后,帕泰尔那庞大的身躯就开始急剧的缩小,变为了正常人形的大小。

        再一次的,它原本的面目露了出来,一个英俊的,眼神中却充满了阴霾,暴戾,愤怒等各种负面情绪的男子,这样眼神坚持破坏扭曲掉了它那张英俊的脸蛋。

        奇异的是,它本体的灵魂不再是那种浓重的紫色了,而是黑色中微微的泛着紫色。

        我眯起了眼睛,因为震惊,连虎爪也微微的收拢了一些,低低的咆哮着,怪不得说帕泰尔是天才,这一招和我第一次与他对撞时,所使用灵魂针芒何其的相似?帕泰尔竟然体会过一次,就懂得模仿得像模像样了?

        如果它有精神力,如果再能凝练一些,我毫不怀疑,我将面对数量数不清的针芒!

        而从帕泰尔的状态来看,它几乎也动用了全部的力量了,只保留了部分力量护住了它本来的灵体,就是那个黑色的灵体!

        ‘吼’我狂吼了一声,在身边聚集的三个狂暴的旋风朝着帕泰尔席卷而去,与此同时帕泰尔身边浮现的紫色光团也铺天盖地的朝着我们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