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最后一重变化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最后一重变化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金色的天雷落下,没有惊人的气势,只是无声的碰撞在了帕泰尔的灵体之上,才发出了令人牙酸的电火花‘滋滋’的声音,缠绕着帕泰尔的灵魂,窜流而过,帕泰尔的灵魂力就这样被消磨了一部分,而在雷电缠绕之下的它,也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它显然没有想到华夏术法的神奇,竟然请来了天雷,这几乎是世间一切邪恶的克星,越是一身血债的存在,受到天雷的打击也就越大,帕泰尔背负的血债太多,注定了天雷对它的打击非常之大,所以在第一道天雷落下到劈中它身体,然后穿流而过的时候,它的表情都维持在一个惊恐的定格。

        “请神术的亲儿子果然是灵觉,竟然请来了雷神。”我的身后响起了肖承乾酸溜溜的声音,他们那一脉的请神术在整个修者圈子里都颇为有名,请来雷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怪不得肖承乾会酸溜溜的。

        可是我却没有空理会肖承乾,雷神落已经在进行中,我必须全身心的维护我身后那道雷神的虚影,时间能拖得越长当然越好,毕竟从帕泰尔那强大的灵体来看,天雷的数量不够,根本不足以完全的湮灭它。

        或者根本不能湮灭它,因为强尼大爷说过,没有到最危险的时候!那最危险的时候,会是什么?

        我想不出答案,只是操纵着天雷一道一道的落下,和帕泰尔多次的对撞中,只有这一次在天雷的威力下,我完全的占据了上风,帕泰尔被一道接着一道的天雷打击的完全不能动弹,只能被动的承受着这种打击,连躲避都做不到!

        “啊”帕泰尔的惨叫回荡在这深潭上空,如此强大的灵魂,就算发出的意念也让我们感觉到了大脑仿佛是在震荡,被影响的仿佛是在和它一起痛苦,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天地之力的支持,完成了雷神落的术法,和这样的存在硬碰硬,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结果。

        转眼间,就过了将近3分钟,而在这3分钟内,起码有不下五十道天雷落下,帕泰尔的灵魂在这样的打击下,它现有的形象已经完全的破碎了,变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紫黑相间,形状和脸都模糊不清的灵魂体!

        这倒不是说帕泰尔的灵魂力变强大了,反而是说明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连维持基本的形貌也做不到了。

        可我的心情却没有因为这样而轻松,透过闪烁的雷电,这样的帕泰尔反倒让我心里沉重,只因为它的灵魂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在如此打击之下,露出了本来的‘面貌’,竟然是如此的庞大,几乎遮挡住了我们面前一般的深潭,连同我们头顶上的天空都带上了阴影!

        应该要怎么办?我的大脑极速的运转着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异常沉重,又是一分钟过去,帕泰尔那庞大的灵体在天雷的打击下,又消减了三分之一,但同时天雷也变得稀疏起来,我通过感应,知道那澎湃的天地之力已经变得稀薄,最多还能支撑一分多钟!

        这剩下的一分多钟根本不足以湮灭帕泰尔的灵魂,但我竟然想不出任何的办法。

        我脸上的神情,只有至始至终的站在我身旁不远处的强尼大爷看在了眼里,他望着我,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帕泰尔带着痛苦嘶喊的嚣张大笑而打断。

        “哈哈哈哈哈哈哈夏尔马,最后胜利的是我!是我!”在深潭的上空中,帕泰尔的灵魂带着疯狂的神色,尽管这疯狂的背后是巨大的痛苦。

        可是没人能够反驳它,因为不是傻子都能看出雷神落的威力到底不够,根本不能完全的湮灭眼前的帕泰尔。

        帕泰尔却不理会我们的沉默,继续疯狂的大笑,然后嘶吼到:“原来我还能剩下力量,原来你们连接近我都不能做到,总有一天我会突破封印而出,我发誓那个时候,我会在印度的大地上添加一个死亡之城以一个城市的人为我的血祭,然后哈哈哈”

        死亡之城帕泰尔已经完全的疯了,我头皮发炸的想象着这个结果!它要制造出一座死城吗?就如同1922年忽然发现的那座名为‘莫亨乔达罗’(死丘)的城市一样吗?那也是一个曾经印度的城市,如今属于巴基斯坦,它辉煌于3600年前,却是一夜之间被毁灭,原因难明,帕泰尔竟然疯狂到又要弄出一座死城!如果是那样,且不说是整个修者圈子都难以承受的压力,那些活生生的人命都会成为本世纪最大的惨剧。

        如果真的发生,这个世界怕是要变一个模样,因为隐藏在背后的一些事实,恐怕再也无法对普通人隐瞒了这会造成多少人的恐慌?又有多少人会自杀?毕竟知道了有灵魂存在后,很多存在逃避心理的人会选择放弃现有的生命!而自杀是相当大的罪孽,于天道不符,那时候

        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滴落,怪不得师祖的一生执着的要磨灭昆仑所留在这世间的一切,力量会让任何存在都疯狂的,而世界原本应该有它的运行规律,提前得到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好事!

        “承一,阵法有三个变化,最后的变化需要你的一滴精血来勾动它。”强尼大爷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取精血是需要时间的啊,为什么强尼大爷现在才说出来?我看了强尼大爷一眼,他却说到:“没时间解释了,在这之前,需要有力量拖出帕泰尔。”

        还有什么力量拖住帕泰尔?这一次其实是我们集体作战!每个人几乎都掏空了各种力量原本慧根儿还是一个生力军,无奈的是,刚才帕泰尔第一个针对的就是慧根儿,就算他没有大碍,要恢复起来怕也要一定的时间。

        帕泰尔疯狂的笑声还在继续,仿佛此刻的天雷越是让它痛苦,等一下它的报复就会越加的疯狂。

        “哥,我去试试吧。”慧根儿站了起来,灵魂刚才被帕泰尔打击过的他脸色还有几分苍白。

        我看了慧根儿一眼,此时天空落下的稀稀疏疏的天雷已经容不得我犹豫了,最多还有半分钟

        可不想在这时,一声轻轻的叹息在我们的耳边响起,路山开口了:“陶柏,如果你想去就去吧,如果说要去找回白玛,你的存在迟早会被他们发现。”

        什么意思?我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就听见陶柏开心的‘嗯’一声,然后对我说到:“承一哥,让我去吧,我封印的力量还在!”

        封印的力量?我忽然想起了在万鬼之湖的大战之中,陶柏忽然发威的那一幕,那带着火红翅膀的灵体,再那之后,陶柏的本体发生了一些变化,路山还让我去看过,但没有具体的说明什么原因,我只记得那一天,陶柏昏迷的屋子里,充满了一片纯阳之气。

        而纯阳之气是除了天雷之外,对一切邪恶或者是灵体最大的克星!

        还没等我说什么,陶柏已经跑过来,站在了我的身旁,一把就扯掉了他那薄薄的上衣,然后用一种复杂的手势开始在胸口的某个位置怕打起来,曾经我在万鬼之湖也见过他这个动作,不同的是,那时候,我们都是以灵体的形式存在的,没有如今他在我身边做这个动作那么有真实感。

        而我也注意到一个细节,在陶柏的胸口位置,有一个羽毛状的纹身,那是一片如燃烧的火焰一般的羽毛,是异常好看的金红色,栩栩如生,只是那么一片羽毛就让人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炙热。

        朱雀之羽我忍不住就这样想到,可是也想起了路山激动的话语,哪有什么朱雀,根本没有朱雀!

        我脑中的念头纷杂,可是在此时‘轰’的一声,已经是最后的一道天雷落下了,它缠绕住帕泰尔的瞬间,我身后的雷神虚影已经彻底的消散了

        “哈哈哈哈”帕泰尔发出了我们对抗以来最嚣张的笑声,等这道天雷散去,就是它看来,就是它疯狂报复的开始!

        我看了一眼,持续了五分钟的雷神落,消磨了帕泰尔将近一半的灵魂力,此刻的它已经没有最开始不能维持人形时那样的庞大了,可是剩下的力量依然不是此刻虚弱的我们能对付的。

        只能让陶柏拖它一些时候了,张狂大笑的帕泰尔此刻根本没有注意到陶柏的变化,那周围逐渐变得炙热的空气,还有胸口处若隐若现的红光

        完成雷神落,我的大脑一阵一阵的发晕,那是完成术法后的后遗症,我的消耗非常之大!可是我根本不敢有半分的耽误,而是赶紧的盘膝坐下,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了一件稍微锋锐一些的法器,我要取自己的精血,完成阵法的最后一重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