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章 雷神落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章 雷神落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哥,额受不了了。”进入阵法帮助我吸收天地之地的慧根儿,还没有5分钟,就狂吼了一句。

        这倒不是慧根儿差劲儿,只因为我们几个都是‘饱和’的状态,就他还是‘空’的,天地之力都涌向了慧根儿,能支撑接近五分钟,已经算这个小子厉害了。

        深潭的水已经明显的变为了紫色,还有稀疏的星星点点的能量在朝着深潭之水聚集,一波又一波的死去的水下生物被浪涛推了出去,整个深潭终于显得不那么‘拥挤’,一些活着的存在,明显感觉到了这深潭里不通寻常的力量,拼了命的朝着外面游去,仿佛非常的畏惧。

        连水下生物都感觉到了不同寻常,我自然也是察觉到了深潭水面下含而不发的力量。

        我怕我们对抗的力量不够,我感觉阵法对天地之力的贮存也快到了一个界限,只差一点点,所以面对慧根儿的狂吼,我也忍着被天地之地淹没的难受,对慧根儿吼了一句:“小子,在坚持一下,就一分钟。”

        “怎么坚持啊?”慧根儿对着我回喊了一句,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但到底还在咬牙坚持。

        “那就转移注意力,和我说话吧。”我脑子疯狂的运转着,然后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对慧根儿吼到:“你最后是怎么救了婞娅的?”

        “不是额救她,是她自己救了自己,燃烧灵魂释放怨魂,额才有超度的机会,额只是用秘法把超度的功德转给了她!如果因由不是因她而起,这功德用啥秘法也给不了她!加上她生前还是善良的,又忍受了灵魂自燃的痛苦反正总之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哥,额真的受不了了。”慧根儿在天地之力的压力下,语序不清的给了我说了一句,终于算是支撑到了极限。

        而阵法在这个时候,能引动的天地之力也到了极限,运转之下,七彩的光芒冲天而起,我一下子站起来,喊了一句:“那就不用承受了,全部给我放出来。”

        话音刚落,我就开始在阵法中踏动步罡,掐动手诀,以自己的灵魂为引,运用这阵法中充沛的天地之力,开始了一项秘术说起来,这项秘术,我师父曾经施展过的一次秘术相似,是在黑岩苗寨的后山山谷,那个十方万雷阵。

        可是,那是布好了阵法,并请了许多修者一起才完成的,我一个人要完成十方万雷阵,显然是不可能的,之所以说相似,那是因为在短时间内,这项秘术所达到的威力,几乎和十方万雷阵不相上下,甚至还能超越,逊色的是,十方万雷阵可以坚持很长的时间,而这项秘术能坚持的时间不过短短5分钟。

        不过,这正好适合我和帕泰尔的‘对撞’,激烈的,不留余地的!

        这项秘术就是雷诀中最高级的术法——雷神落!简单的说,就是请神术和雷诀的集合,用请神术沟通雷神,然后用庞大的天地之力聚集成雷,请雷神的虚影亲自引动这含而不发的雷电!经由雷神的雷电,就不再是普通的雷电了,而道道都会变成致命的天雷,连绵不绝的落下。

        这就是缩小精简版的十方万雷阵!至于师祖传下的雷罚之术,我有阳身的限制,不像是纯粹的灵体时,灵觉那么出色,根本没有办法使用,不然有那雷罚之术,倒是对付帕泰尔的一个极好的办法。

        雷神落,是我第一次使用如此高级的术法,在踏动步罡的时候,我的心情也比较忐忑,术法的原理说起来简单,但事实上,请动雷神,已经算是请神术里非常高层的请神了,对灵觉的要求苛刻,而要雷电引而不发,也对灵魂控制力有着极大的苛求,幸好我曾经用过分流之术,这一点儿倒还稍许有一些信心。

        这些条件满足了,我最大的依仗也就是阵法聚集而来的天地之力,如果引动的天地之力不够雄浑,雷神落也就成了一个笑话,不要说那天雷,甚至会因为雷神的存在,普通的雷天也释放不出来能量就消散了,因为威力没有达到天雷所需要的能量,雷神是不会释放的。

        如果不是这个阵法,这个术法我是完不成的,只因为真正的雷神落,要求是一边沟通雷神,一边聚集天地之力,然后转化为雷,加以压制,引而不发。待到雷神就位,才开始真正的爆发。

        阵法为我省去了最后一步,实在是我的幸运!

        随着我步罡的踏动,狂风开始吹起,吹动的我口中祈求雷神降临的咒语也变得断断续续,深潭之上那一层消散不去的灰黑色物质也开始被吹散,外面的天空开始凝聚起一层又一层厚厚的乌云。

        雨水毫不犹豫的落下,先是一点一点,接着是伴随着那些已经很稀疏紫色的光点,一片一片的一同落入这深潭的水面之上,清脆的雨滴声,就如同擂响的战鼓之声。

        仿佛是为了回应我这边的气势,原本宁静的深潭开始翻滚,这一次没有带动任何的水浪,反倒是像沸腾的开水那样,翻起了大片大片的水泡,映射着诡异的紫光!

        雷电已经聚集,最后的请神术还在继续,我的情绪这随着这天地的变化,达到了一个兴奋之极的顶点,这是战斗过的人才能体会的情绪!那种战到热血时,手中的刀剑只想痛饮敌人鲜血,一往无前,就算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的,一种叫做热血沸腾的兴奋。

        这种兴奋让我的施术到达了一种玄妙的集中,不论是步罡,还是手诀,行咒,变得分外的行云流水,我弄不清楚自己的速度有多快,只是通过感知,看见肖承乾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然后对承心哥说了一句:“承一这是吃了兴奋剂,对吧?你给他的,是不是?否则怎么可能在施术时,忽然到这种境界,啊,就是快身法合一了,我外公一生中也只有过几次这样的状态啊!”

        此时,在天空中的紫色光点已经完全的消失,深潭之水翻滚的更加厉害,就像开水刚刚到了一百度的顶点那般,然后在持续了一秒钟之后,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却更加的可怕,这是火山爆发前忽而的宁静,给人以无限的压力。

        每个人都受到了这种气场的影响,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不是恐惧,而是身体对危险本能的反应。

        就如我内心一片平静,可是颈椎上却传来了冰冷的微麻感,那是自己的身体本能的起了一窜儿鸡皮疙瘩。

        我已经沟通到了雷神,此刻咒语也行到了最后的部分,祈求雷神降下意志,附身于我,涤荡世间的罪恶而在这时,紫色的深潭水面上忽然冒出了一个巨大的气泡,在深潭的水面上还在无限的膨胀,任何的光芒都不能掩盖那个巨大的气泡所散发出来的诡异的紫色反光!

        整个气泡违背常理一般的膨胀了5秒钟,就已经到了非常巨大的程度,直径怕是有十米,最边缘的地方已经靠近了我们所在的岩石,然后再一次静止不动。

        于此同时,第一道闪电终于划破了天空,瓢泼大雨中,我那行咒的声音伴随着雨声异常的悠远,还带着一种疯狂般的兴奋,天的尽头显出不正常一般的红色,这是请神术请到了高等级神明的象征。

        ‘澎’的一声,水面上的气泡毫无征兆的爆开了,激荡起巨大的水花,溅到了已经踏动步罡,走到岩石边缘的我脸上,一股带着恐怕气息的能量冲天而起,一个男子的虚影,伴随着这股能量,也同时从水面下冲出,停在了深潭的水面上空!

        “帕泰尔!”强尼大爷失声的喊了一句。

        而那男子的虚影渐渐的凝实,整个人呈现一种诡异的紫色,竟然没有灵魂那种很虚无的感觉,是如何强大的灵魂才能做到这一步啊?

        它没有对强尼大爷失声的呼唤做出任何的回应,而是目光闪动,落在了慧根儿的身上,随手一指,一股澎湃的灵魂力就以让人难以察觉的速度朝着慧根儿呼啸而去!

        “啊”淬不及防之下,慧根儿惨叫了一声,刹那间,裸露在外的血色纹身就浮动了出来,和那股能量碰撞在了一起,然后同时消散在空中。

        慧根儿整个人一下子躺倒在岩石之上,大口的喘息,忽然而然的来自灵魂的攻击,让他吃了亏,应该是大脑感觉到了昏沉,其它应该没有问题,他的血色纹身在关键的时候保护了他,我能感受到那股来自帕泰尔的灵魂力的湮灭,并没有实质上的伤到慧根儿,否则慧根儿会立刻失去意识的。

        “是你带走了婞娅,就拿你先开刀,我看你身上的力量能够保护你几次?”说话间,帕泰尔又抬起了它的手,这一刻它的神态高高在上,兴许真把自己当成了神。

        于此同时,天尽头的红色消失了,一道雷神的虚影忽然降临,在我的身后凝聚,我感觉到身后强烈的力量波动,大喊了一句:“帕泰尔,你的对手是我。”

        ‘轰隆’,在又一道闪电撕破天空之后,一道纯金色的巨大雷电,朝着帕泰尔直直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