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压抑的火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压抑的火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非常不错!”看见这样的微小胜利,强尼大爷忍不住高喊了一声。

        而我却是时刻不敢放松,我以为会像第一次那样,逸散的灵魂力会行成灵魂力乱流,那个带来的冲击也是不小。

        可是我却预料错了,在第一柄大锤裂开以后,帕泰尔一声狂吼,那些碎裂开来的灵魂力又开始凝聚,帕泰尔竟然要重聚灵魂力!但同时,在我身边又再次浮现了密密麻麻的针芒。

        原来彼此的想法都是一样,这不是一场遭遇战,只要一个回合把对方打趴下就行了,这根本就是一场拉锯战,比得是谁能坚持到最后。

        我大概可以预料到帕泰尔融合了昆仑之魂,但有没有万鬼之湖城主融合的那一个厉害就不得而知,帕泰尔具体还做了一些什么,我也不是太知道,毕竟强尼大爷没有详细的说过,但无论如何,它的灵魂力都应该比我们强大,即使是在被封印的情况下。

        我对战帕泰尔唯一的优势只是我对灵魂力运用的技巧,注定要打一场以少胜多的战争,我能依靠的也只是技巧。

        ‘澎’‘澎’‘澎’,我身边浮动的第二批针芒又朝着帕泰尔的大锤激射而去,在第一批的针芒爆炸完毕以后,帕泰尔的四柄巨锤都破碎了一次,但都被它重聚了,这是第二次的正面对决

        婞娅的灵魂还在持续的燃烧,伴随着我们这一场惨烈战斗的是慧根儿庄严慈悲的诵经之声,越来越多被婞娅灵魂束缚的冤魂在消散,而婞娅本身的灵魂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黯淡原本美丽的让人窒息的脸也开始模糊不清。

        在这一次过程中,我和帕泰尔对拼了三次,我的额头布满了冷汗,连续不停的三次掐诀,对于我的整个人是一场巨大的负担,而我身边的伙伴们也好不了多少,一个个脸色都呈现一种异样的苍白,这是全身的力量开始枯竭的表现,从涌动到我身上的力量就可以知道了,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如同澎湃的江河,而是变成细小的溪流。

        这还是在我运用最节省的技巧之下的结果!形势变得有些糟糕,但值得欣慰的是,帕泰尔的灵魂力也不可能没有丝毫的损耗,相反他凝聚的大锤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气势,小了很多,显然和我们的对碰中它的损耗也很大。

        深潭上的雾气已经变得很淡,这是冤魂先后消散,已经只剩余了零零散散十几只,阴气慢慢变淡的结果而我眼角的余光还能看见婞娅燃烧着白色火焰的灵体已经快淡的看不见,只能看见一个人形的火焰!这般美好的女子我的心也忍不住微微一痛,莫非注定的结局就是消散在天地间吗?

        于此同时,我身边再一次的浮现出针芒,比起前几次,这些针芒已经稀疏了很多,毕竟可用的灵魂力与精神力已经不多了。

        而帕泰尔这一次凝聚的大锤也变得有些模糊,没有了那种凝实的架势,而且上面密布着裂纹,它也有些有心无力了。

        难道只剩下几次对撞,战局就可以决定了吗?

        慧根儿的超度声还在继续,一只又一只的冤魂不断在消失我的心情却莫名的沉重,我有一种这才是开始的错觉,如果这才是开始,那整个战局是不是显得我们有些黔驴技穷的感觉了呢?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

        我的头一阵一阵的刺痛,可是我没有办法停下来,比起其它的术法,针芒是最节省灵魂力,也是攻击效果最好的,可它有一个弊端,就是非常考验施术人的精神力,毕竟要操控这么多的针芒,我的依仗是大家提供给我的精神力,但就是这样,也避免不了过度的集中精神,身体所产生的本能反应。

        第四次的对撞开始了,气势已经弱小下来的双方这一次的对撞简直没有什么看头,依旧是同归于尽的结果,而速度比之前却是快了很多,因为双方的损耗都很大,剩余的灵魂力对撞能持续多久呢?

        深潭水面上密集的冤魂已经被慧根儿超度完毕了,原本雾气笼罩的深潭变得清明起来,可是依旧被灰黑色的云层压抑着,涌动着呼啸的风,看起来是如此沉重的一副画面,唯一的亮色竟然是那一团燃烧的魂火。

        我依旧在掐动着手诀,这一次的速度比之前几次都慢了很多,因为过度透支的冷汗布满了我的整个身体,连带着身上那一件衣衫也被浸透,被冷风一吹,黏黏腻腻的贴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

        帕泰尔再一次被击碎的灵魂力此刻诡异的静止在空中,竟然没有开始最后的凝聚,难道是它已经到了底限,不能再继续了吗?

        事情的结果恐怕没那么简单,在深潭压抑的天地,仿佛就像在酝酿着暴风雨以前的平静

        “婞娅”强尼大爷的声音充满了悲苦,显然冤魂超度完毕,婞娅的灵魂也已经燃烧到了极限,就快要消散了。

        “我不会原谅你们的,不会!是你们逼我的。”在强尼大爷悲声的同时,帕泰尔的意念再一次疯狂的响彻在整个深潭,我的心开始不停的往下沉,我的灵觉告诉我,这个时候的帕泰尔才开始真正的危险起来,虽然从事情上来推断这不符合逻辑,但灵觉的预测的确就是如此。

        在这个时候,慧根儿超度的念力没来由的包裹住了婞娅,金色的念力涌动之下,婞娅白色的魂火熄灭了,而她的灵魂看起来是那样的虚无,只要有经验的道家之人一看都知道,这恐怕是无力回天,随时要消散的征兆了。

        如果不是慧根儿的念力包裹住了灵魂,下一刻婞娅的灵魂就会消失在这天地间。

        深潭的水面再次涌动起来,没有之前那种狂暴,却让人感觉有一种异样危险的暗涌在流动,仔细一看,是密密麻麻的水下凶鱼聚集在了一起,从入水口处我甚至看见了更多的凶鱼,比起之前它们涌入那一次,这一次显然规模更大的宏大,竟然从水面上都可以看见那密密麻麻的鱼鳍!如果有一个捕鱼人在此,随手一抓,就能抓起一条鱼,当然这只是我形容凶鱼的密集程度!

        帕泰尔想要做什么?

        这时我停下了掐动手诀,我知道下一次就不是靠针芒这种技巧性的东西可以解决的问题了,我能感觉到帕泰尔在嘶吼完毕以后压抑的愤怒,就如同汹涌的火山将要爆发。

        承心哥默默的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了一瓶药丸,开始分发给每一个人,说到:“这个药丸的作用,我想承一就不陌生了,它有着强烈的刺激作用,可以刺激出我们每一个的潜力,各种潜力!但就如同过度劳累会透支生命一样,我们的潜力也会被透支!后果呢,有些严重承一,全力施展你那作弊术吧,这问题已经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了。这药丸你们要不要吃,你们看着办吧?”

        作弊术是承心哥调侃我的说法,因为人家一脉的中茅之术请来的同门师祖谁能同我们的师祖比?这样反倒显得中茅术比传说中的上茅之术还好用了,不是作弊又是什么?

        只有我心里清楚,我的中茅之术自从在地下密室发生了异变了之后,就已经完全的脱离了中茅之术的范畴,反倒是像师祖的意志在刻意的配合我,不,应该不是灵魂意志,而是魂魄,就是残魂的感觉!!我搞不清楚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我到如今唯一的依靠只能是它。

        我拒绝了承心哥递来的药丸,并非我不吃,而是我身上有更好的药丸,那是师父留下的,效果‘变态’的药丸,曾经在黑岩苗寨的洞穴中我服用过一次,给我留下了非常大的后遗症,可这次我也不得不拼了,只因为上次在万鬼之湖我得了师祖残魂的好处,无论是灵魂承受力,还是灵魂力比起以前都强大了许多。

        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残酷,每个人都分到了药丸,没有一个人拒绝,大家都明白,也拿出了拼命的架势。

        “帕泰尔,住手吧。”于此同时,婞娅那虚弱的意念忽然再次响彻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脑海。

        “婞娅”

        “婞娅”

        这是强尼大爷和帕泰尔同时呼喊了一句,声音都同样充满了悲伤,不同的只是帕泰尔的声音中充满了压抑的暴虐。

        而在这时,我忽然也感觉到了阵法传来了异样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