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针芒大锤 极限对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针芒大锤 极限对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随着路山的行动,4股帕泰尔正在集结的力量被成功的拖住了,这还是大家并不敢用全力的结果,毕竟阵法还需要大家的力量来支撑。

        各种的战斗和经历让人成长,可以说现在我们的战斗力和最初集结起来的时候,已经不是一个等级了。

        一种莫名的安心在我心中蔓延,我相信我的任何一个伙伴,即使此时的帕泰尔正在怒吼,蝼蚁的挣扎支撑不了片刻,我们都将是害死婞娅的凶手,而它不会原谅我们。

        咒语从我口中不停的念出,随着接近完成的咒语,阵法传来莫名的震荡,竟然自动溢出了一部分力量这让我莫名的吃惊,莫非阵法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完成?怎么汇集的力量还会逸散去一部分?

        但是下一刻,我发现溢出的那部分力量竟然在阵法的作用下,自动的沟通着天地之力,仿佛是产生了某种未知的变化可是这一部分竟然是我不能了解的。

        “承一,我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力量会枯竭的,到时候阵法也是摆设。”在我暗自惊心于阵法的变化时,肖承乾大吼的声音再次出现,我微微的感应了一下,肖承乾缠绕帕泰尔力量的那条蛟龙,已经被帕泰尔膨胀的力量拉伸到了极限,很多地方都有灵魂力微微的渗出,就像是人类的皮肤被拉伸到了极限,有血丝渗出那般。

        而反观其他人的状态也不是太好,毕竟不敢全力以赴的对付帕泰尔,能做的只是尽力拖延,撑个半分钟几乎就是极限了。

        承真和承愿的蛇与蛟,就出现了和肖承乾的蛟同样的情况,而如月的胖蚕也从一条原本只是肥肥胖胖的蚕子变成了一个小饼似的东西,身上浮现出淡淡的黑气,如月虽然没说,但从胖蚕的这个状态,几乎就可以看出它不能再‘吃’下去了,而路山的骨刀之灵,上面集结的灵魂,竟然有开始破碎的迹象,这些灵魂一旦彼此之间的联系分散,被各个击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情况又一次变得危急起来,但我没办法回应肖承乾什么,我口中的咒语越念越快,随着我最后几乎嘶吼般的行咒,阵法的震荡也越来越厉害,情况或许也不是那么危急,因为行咒就快完成。

        随着最后两个音节在我口中念出,帕泰尔或许也感应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你们让我彻底的失去了耐心。”

        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弥漫在了我的心头,那一刻,阵法刚好彻底的运转起来,我立刻睁开眼,大喊了一句:“归阵。”

        我的话刚落音,帕泰尔集结的力量就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在一瞬间膨胀到了极限,我看出来了,如果再继续纠缠下去,帕泰尔会选择自爆灵魂力,这和自我燃烧灵魂力是一件异曲同工的事情,以它的力量哪怕是自爆一点点灵魂力,拖出它的几个人都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但我不知道帕泰尔再谋划什么,它竟然这个时候才这样选择,难道是舍不得灵魂力吗?或许吧它毕竟没有了阳身,又被封印,灵魂力对于它来说是有限的资源,它对婞娅的爱到底是屈服在它个人的利益之下吧?还是有别的原因?我忍不住胡思乱想了一下。

        相比于帕泰尔的行动,我的那句归阵也来得异常及时,在帕泰尔真正这样做之前,肖承乾几个人就先后快速的收回了妖魂,回到了阵法之中,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了在所有人归阵以后,阵法就如同一架充满了能量的发动机,在被启动以后,瞬间就爆发出了强悍了力量,开始高速的运转起来。

        一股股澎湃的灵魂力开始快速的充斥着我的灵魂,只是瞬间就让我的灵魂膨胀到了极限而因为肉身的限制,一个人对灵魂力的容纳能力是有限的,否则就会出现我小时候那种情况——阳不关阴,会因为阴阳的不协调,肉身受到极度的损害。

        但是这没有关系,因为有巨大的麻烦等着我去解决,关于直接用灵魂力对战的术法,每个传承都记载了不知道有多少,我快速的掐动手诀,下一刻,那些找不到宣泄出口的灵魂力,就通过我的手诀在我的周围集结

        于此同时,整个深潭回荡着帕泰尔带着嘲讽的冷笑,它冷酷的意念在我们的周围响彻:“你们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没有浪费我宝贵的力量,那是我带着婞娅通往永生的力量,你们的性命赔不来。”

        可它也并为因得意而忘记自己应该做什么,摆脱了束缚的四道力量几乎是在我掐诀的同时,就已经快速的集结完毕,这是比上一次‘试探’般的攻击更加澎湃的四道力量,还是聚集成了碾压式的大锤模样,带着惊人的气势朝着我们阵法的所在狠狠的砸来,但刻意避开了婞娅所在的位置。

        “又是那个李层出不穷讨厌的,让人弄不明白的东西吗?以为我真的怕了吗?如果不是他阴谋太多,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他,被封印了那么久的岁月?”帕泰尔疯狂的吼叫着,而四柄大锤,仿佛是自天而降的力量,瞬间就快逼到了我们的眼前,不用碰撞,就能让人感觉到那窒息般的压力。

        但我的心还是能保持在一个冷静的状态,术法最后的一个手诀已经在我手中结出,此刻我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明悟,原本这帕泰尔根本不是托大才把灵魂力集结成如此粗糙的形态,而是相比华夏的道法,他所信仰的宗教,对于灵魂力的运用还在一个极其粗糙的地步根本不懂得精细的利用它们!

        而如果一个普通人在场,恰好又是那种感觉比较敏锐的人,闭上眼睛,可以能就在思感里发现帕泰尔的力量压迫而来的时候,我的身旁被我宣泄而出的灵魂力,已经变成了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的细针,浮在我的身旁随着最后一个手诀的完成,这些细针忽然变得更加的凝聚,由原本缝被子大小的大针,变成了细如牛毛的针芒闪烁着灵魂特有的微蓝色的光芒,虽然数量很多,但是和帕泰尔压迫性的力量对比起来,气势显得是那么的微弱。

        但我可不那么认为,随着最后一个手诀的完成,我忽然大喊了一句:“师祖对术法的理解和运用,岂是你能够理解的?不要把你的无知当成了别人的阴谋!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自卑的毛病,什么时候也才能学会不会自己找理解!”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帕泰尔怒吼了一句,四柄大锤的速度忽然加快,就和第一次出手的速度变得一样!显然帕泰尔被我激怒了,更别提强尼大爷在旁边大喊的那一声,承一,你说的很好!

        面对这呼啸而来的力量,聚集在我们的周围,我感觉天空了好像被这力量所遮挡,阴暗了几分,我不敢在耽误,手诀一动,浮现在我身边,细入牛毛的针芒忽然就激射而出,迎着帕泰尔的灵魂力还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可笑!”帕泰尔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真的是可笑吗?那么多细如牛毛的灵魂之针对上帕泰尔的力量之锤,看起来是那么的弱小,在第一批针芒和帕泰尔的大锤接触的瞬间,连让它的力量停顿一下的作用都起不到难过帕泰尔会这样认为。

        转瞬之间,大锤离我们的距离就不到十米了,上面澎湃的灵魂力对我们的肉身都产生了影响,我们的头发被吹得乱舞飞扬,可是针芒的运用原本就不是如此的。

        所以我看着那压迫性的力量,忽然冷笑了一声,对帕泰尔说到:“真正可笑的怕是你。”话刚落音,那些牛毛针芒忽然一根一根的在帕泰尔的灵魂大锤上爆炸开来!

        这才是这个术法真正的力量,利用了爆炸,溅射的力量,以少对多的消耗灵魂力,秘密就在于,这每一根细如牛毛的针芒并不是纯粹由灵魂力组成的,而是暗含了一丝精神力,把灵魂力凝练到了极限!

        毕竟这个阵法是全力的支持,从灵魂力,到精神力,到功力都是流通的小爷的精神力也终于奢侈了起来!

        而加入了精神力控制的灵魂力,就好比子弹里加入了火药,依靠的可不是那一点儿铜壳的作用,而是爆炸的作用,如此精深的运用,怕是帕泰尔这个粗糙的家伙理解不了的!

        爆炸很快就练成了一片,而这种力量所产生的伤害,在瞬间就发挥了作用,帕泰尔的灵魂大锤被爆炸阻挡了‘脚步’,一点一点的停顿,一点一点的后退,表面的一层灵魂力在急剧的减少,而聚集的大锤也开始了有了不稳定的迹象!

        但来自于阵法的支持,涌向我的灵魂力还是那样的源源不绝,我嘴角带着一丝笑,手诀又开始掐动,以少换多的买卖,谁不愿意做?帕泰尔,你来多少力量,小爷就接着了。

        这样想着,我手上的手诀掐动的更快!

        而在针芒爆炸的作用下,帕泰尔的其中一柄大锤竟然碎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