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各自的激斗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各自的激斗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疯狂就意味着毫无保留,不计后果的攻击,这条定律在战场是绝对适合的,而帕泰尔所展示的力量让我从内心感觉到‘恐怖’!

        刚才那一击的力量就破碎了二懒龟的绝对防御,这一下从4个方向冲天而起的灵魂力分明就是要置我们于死地!

        “山哥,我可不可以”陶柏的喊声从阵外传来,充满了焦急,我想除了路山没有人知道他可不可以什么?

        路山没有回应,他同我一样,也是全身心的投入了阵法当中而帕泰尔的力量在集结。

        “我想不可以的。你的力量一定是禁忌。”肖承乾的声音平静,带着一些懒洋洋的意味,长时间的接触,就算有些秘密没有说破,但大家多少也有些了解。

        从他开口说话,表明他的行咒已经完成了。

        陶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在肖承乾说了不可以以后,没有再出言争辩什么了。

        至于肖承乾看了一眼压抑的天空,忽然就转身对我说到:“承一,四道力量啊,其中一道就交给我吧,但愿你们能快一些。”

        而我的状态根本没有办法给肖承乾任何回应,在冷静的思感世界中,我也想不出来肖承乾有什么办法硬抗帕泰尔的灵魂力,可是完全沉浸的心神让我连阻止都没有办法。

        一丝焦虑差点扰乱了我古井不波的心态,行咒又一次差点儿被打断,但肖承乾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不要担心,为什么要硬抗它的力量?我会想办法让它的力量没有办法集结。”

        相比于我的焦虑,肖大少显得从容许多,在话音刚落,就已经开始有些生涩的行咒掐诀,这原本是我们这一脉秘传的召唤妖魂的方法,在肖大少拥有了那条曾经被奴役的蛟魂以后,我自然是教给了他,这是他第一次召唤妖魂。

        毕竟是山字脉的传人,又是四大势力的人,肖大少的基础还是不错的,这第一次的召唤虽然生涩,但是却分外的顺利,随着行咒掐诀的完成,那一条曾经被奴役的蛟魂咆哮着出现在了天空当中。

        “哇哦!”肖大少兴奋的大喊了一声,显然第一次召唤妖魂给了他极大的新鲜感和成就感,他这一刻仿佛是感觉不到危险一般,仿佛只是兴奋。

        原本陷在哀伤里的强尼大爷也被肖大少的情绪所感染,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浅淡的微笑,望着肖大少说到:“李的秘技,曾经的李有一条了不起的妖魂!肖,你还等什么?帕泰尔可是等不及了。”

        肖承乾收起了初始的兴奋,看样子应该是在和他那条蛟魂进行沟通,而在下一刻,他的蛟魂就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了上去,巨大的魂体在空中缠绕住了帕泰尔正在集结的力量

        肖承乾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也瞬间暴起,共生魂显然力量是相连的,在蛟魂力量不够的时候,显然要借助肖承乾的力量!可见帕泰尔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好家伙!承一,你最好快点儿,我觉得阻止他力量的集结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能撑多久。”肖承乾几乎是使出吃奶的劲儿对我嘶吼了一句。

        我反而平静了下来,我的行咒已经完成了一半还多一些,看样子,肖承乾是能支撑住一会儿的,而按照这个时间来计算,除了阵法中心点的承心哥和承清哥,其他人也已经都快完成了行咒。

        我的猜测没有错,在肖承乾之后,路山,承愿,承真,如月都先后完成了行咒面对帕泰尔集结的力量,各自开始施展开来,除了承清哥的蛟魂,没有人可以和帕泰尔的灵魂力硬碰硬,所以能采取的方式都是拖延

        “真是一群幸运的小家伙帕泰尔在疯狂之下已经没有理智去思考正确的方式,按照它被封印的力量,一次性凝聚4道灵魂力速度会变得缓慢,给了你们喘息准备的机会。”此时,岩石上的那些凶物已经被强你大爷和陶柏清理完毕了,在把它们的尸体抛入水中的时候,强你大爷感慨了一句。

        的确是如此,比起第一道力量那风雷一般的速度,这一次帕泰尔凝聚力量显然慢了很多,不然也不会给我们机会,有时间去行咒完毕,阻止它力量的凝结。

        卖萌蛇被召唤出来了,看着这天空中带着巨大威压的灵魂力,它也顾不上保持它那卖萌的形象了,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蝮蛇,选择了和肖承乾蛟魂同样的方式,缠绕住了帕泰尔正在集结的力量不过,从承真的表情来看,她比肖承乾显然吃力一些,毕竟相字脉不属于战斗之脉,功力,灵魂力什么的,来得没有肖承乾深厚,优势只在于卖萌蛇被承真温养的时间长一些,魂魄比肖承乾的蛟完整有力一些。

        承愿的好斗蛟也紧随承真的卖萌蛇被召唤了出来,相比于卖萌蛇,这条疯子蛟一出来就兴奋的多,我常常是怀疑它智商有问题,在它的思维中,打不打得赢根本就不是问题,重点是在于有得打,有得斗承愿这么沉静淡定的女孩子,竟然也扭转不过来它智商上的硬伤,它在一出来之后,甚至不用承愿指挥,急吼吼的就冲上去了。

        可是帕泰尔的力量哪是什么好相与的东西,完全没有准备的好斗蛟,在缠绕的时候就吃了一个大亏,差点被帕泰尔的力量弹开,让身为它主人的承愿闷哼了一声,它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终于没有那么冲动了,而是在集结了自己的灵魂力之后,才慢慢的缠绕而上

        三方的局势很快就稳定下来了,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剩下的那一道力量,失去了圣器的路山能有什么手段?而如月擅长的是用蛊,这种灵魂力的博弈,我不知道蛊苗是否能够有什么办法?

        但很快,我的担心就证明是多余的了,和我一起战斗过的家伙,都是不简单的。

        路山拿出了他那把我见过多次的骨刀,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力量,竟然把坚硬有余,柔韧不足的骨刀生生的插进了那块巨大的岩石中,然后用怪异的姿势开始了祈祷般的行咒。

        而如月显然向我展示了蛊苗的另外一种能力,她祭出了胖蚕,然后开始吹响了口中的竹哨,胖蚕先是在空中飞舞,然后停在如月的肩头静止不动,原本显得有些滑稽的胖蚕在那一刻竟然变得有些‘威压’起来,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虚影从胖蚕的身体里抽离,然后如同箭一般的冲向了帕泰尔正在集结的力量。

        相比于其它三道力量,这道力量已经集结的快完成了,至少我感觉到了来自灵魂力特有的威压,但那道白影是什么?竟然毫不畏惧的冲了过去?

        可能是怕完全沉浸在行咒中的我因为担心被影响,如月开始娓娓道来:“三哥哥,不用担心,你看见的是金蚕的虫魂,它是虫王,有完整的魂魄!而用虫蛊的最高境界,是能驱使它们的灵魂,就和猫儿蛊,犬蛊是一个道理。胖蚕子是无毒不吞,无毒不解的而帕泰尔的灵魂力里缠绕着大量的怨气,那些黑色的条纹就是!这是灵魂之毒,胖蚕子是可以吞噬那一部分的,虽然速度慢了一点儿,但一样也可以起到阻止的作用。”

        听如月这样说的,我就安心了,这时我也看感觉清楚了,帕泰尔集结的灵魂力上趴着了一只微小的灵魂,只不过就体型而言,也是胖胖的,原来这家伙的灵魂也是一个胖子!

        它的体型和帕泰尔庞大的力量相比,显然就如同蝼蚁和狮子一般的比较,但不妨碍它的气势并不比帕泰尔微弱多少,它是虫王!可我在沉静的思感世界里,只感觉到它疯狂的进食**!!这家伙根本没有战斗的觉悟

        在如月完成了驱使金蚕蛊的之后,路山那边的骨刀祭祀也终于完毕,我没想到的是,随着祭祀的完毕,路山的骨刀中竟然冲出了一道巨大的刀影,仔细看去,竟然是由数不清的灵魂密密麻麻集结而成的刀影。

        这些灵魂确切的说应该不是灵魂,而是那种只剩下灵魂力而失去了灵魂意识的存在,更接近于鬼头,它们的力量威压竟然比我们老李一脉的妖魂也弱不了多少。

        而路山在此刻,忽然拿起一根针,刺破了心头,用特殊的方式,弄了一滴心头血献祭于骨刀之上,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有些萎靡了起来。

        “承一,这才是我真正的法器,沾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流传到我手中就是如此了,但我会记得用原本罪恶的它来做正确的事,我也珍惜这里面可怜的已经没有意识的灵魂,用自己的心头精血来滋补它们。”路山静静的说到,而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起这个。

        而那边,巨大的刀影已经高高的扬起,朝着帕泰尔集结的力量狠狠的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