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疯狂的碰撞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疯狂的碰撞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帕泰尔的动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得多,强尼大爷的话刚落音,我们的咒语才行进了一小部分,就感觉到一股强硬的灵魂力忽然冲天而起,然后朝着我们阵法的所在快速的撞击而来。

        因为全心的行咒,我的眼睛是闭上的,但这并不妨碍我的感知中一片夹杂着黑色条纹的紫色力量,行成一把巨锤模样的东西,朝着我们这里狠狠的砸来。

        这就是帕泰尔吗?直接而野蛮,没有任何的预兆,抛弃了所有华丽的迷惑,术法一来就是这样,异常直接的灵魂力碰撞!

        在我思感的世界里,灵魂力具象为巨锤,可见这就是没有一点技巧的灵魂力运用,直接碾压似的碾碎!如果说加上了技巧,在思感的世界里,灵魂力或者是针,或者是剑,务求最小的力量,最大的攻击,以点破面我只能说如此的挥霍灵魂力,帕泰尔疯了。

        可是他就算疯了,我们的处境也一下子就被拖到了危险的悬崖边缘,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和帕泰尔这样庞大的灵魂力相比,而阵法的合力还根本没有形成。

        没有办法启动阵法了,在那一瞬间,我睁开了眼睛,下一刻只能采取牺牲式的办法,可是有个人动作比我还快,手诀掐起,一只懒洋洋的大龟凭空的出现在了深潭的上空承清哥在第一时间就召唤出了二懒龟!

        我们没有时间交流,在这莫名其妙就进入最激烈对战的纷乱情况中,只是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但我明白承清哥是在告诉我,让二懒龟先来,它原本就是以灵魂防御见长。

        二懒龟才出来时的模样,有些呆呆的,如果它能产生眼屎这种东西,就能更好的说明它的状态——刚刚睡醒。

        但毕竟是强大的妖魂,在被召唤出来的一瞬间,它立刻就感知到了在这片空间里,有一股霸道的灵魂力正正朝着我们碾压而来,下一刻,这只懒洋洋的大乌龟,双眼中立刻就有了精神,昂扬着脖子,不满的嘶吼了一声,那股意志表达的态度是对承清哥的不满。

        大概意思应该是,你把老子生生的叫醒,然后就是叫出来这样惊吓的?

        可不满归不满,二懒龟在这种生死之间,还是不敢怠慢,身上的背甲瞬间就变成了深黑色,那让人哭笑不得的懒龟一只四个大字也变成了充满了沧桑古朴气息的玄龟二字!

        一秒的时间,二懒龟就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它也只能一秒的时间,在这个时候,帕泰尔的灵魂力行成了紫黑色巨锤已经狠狠的朝着挡在我们身前的二懒龟狠狠的砸下。

        在那一瞬间,我看见二懒龟猛地竖立起了身子,四肢和头猛的缩回了背甲之内,然后就和帕泰尔的力量开始了最直接的碰撞。

        天地在那一刻仿佛无声了那么一瞬间,接着我看见那柄紫黑色的大锤静静的龟裂开来,二懒龟还是巍然不动,可它背甲的情况我却看不清楚

        “行咒!”我低声喊了一句,没有可以犹豫的时间,他们的咒语相对较短,而整个阵法主要的行咒人是我,我必须完成完整的咒语,我是担心二懒龟的情况,可是我更没有时间耽误。

        我重新念起了咒语,在这一瞬间,在我思感的世界里终于听见了一声仿佛是山雨欲来,闷雷响彻天地的声音。

        接着,破碎的狂乱的灵魂力,忽然在二懒龟和帕泰尔碰撞的地方激射开来!

        ‘轰’仿佛是飓风响起的声音,乱流的灵魂力铺天盖地的朝着我们每个人汹涌而来,我们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但在灵魂深处,每个人都感觉像是被突然摁进了深水之中有一种喘不过气的压力。

        ‘哗’深潭的水也在这一刻冲天而起,就如同海啸一般的场景,整个巨大的波涛就像一幅忽然被拉扯开来的巨大幕布,竖立着,中间夹杂着数不清的凶鱼,给人一种原始的天地威压扑面而来的感觉。

        可我不敢多想,这些灵魂力的乱流还在我的承受范围以内,我必须强忍着完成这个大阵的运转。

        在那一刻,我的思感集中到了极限,我重来没有尝试着那么快速的念诵咒语,几乎是脑中有所想,口中立刻就跟上的这种状态,简直是考验人类大脑的极限。

        尽管我知道,下一刻那冲天的水波就会像包围般的瞬间淹没我们所在的岩石,但我不能停下。

        在这绝对的集中下,我还是能感应到周围所发生的事情,只是就和踏天地禹步的状态一样,我的心境莫名的在这个时候陷入了一种古井无波的状态,不能对任何的事情做出回应。

        我感觉到了二懒龟在这个时候才被激射而出的力量推出了老远,身上看起来坚不可摧的黑色背甲,碎裂成了好几块,整个魂魄的状态看起来是如此的萎靡不振,做为主人的承清哥‘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共生魂自然会被承清哥也会被连累但他任由二懒龟回归自己的灵魂,连嘴角的鲜血也不曾擦去,继续念动着咒语。

        我也感觉到了强尼大爷提起了鱼枪,忽然跑到了阵法的前缘,疯狂的叫喊着什么感觉到了婞娅的灵魂开始自我燃烧,那美丽的白色火焰,开始一丝丝的蚕食着它的灵魂,而慧根儿那充满了庄严肃穆的诵经声也同时响起

        ‘哗’‘啪’那冲天而起的水浪终于狠狠的落下,其中一小半的力量是朝着我们所在的岩石狠狠的落下。

        就算在绝对的沉静中,我也感觉到了水的力量带来的巨大冲击,在它落下的瞬间,我整个人仿佛是被从天而降的重物砸中,五脏六腑在那一瞬间,都强烈的震动了一下,喉头一甜差点就中断我的行咒。

        我强硬的把涌上来的鲜血咽了下去,在这种时候喷出鲜血的后果,就好比在比武的时候,吐出了一口气,力量就会散去我必须继续行咒!但我本身也意识到了只是一击的力量,帕泰尔就让我们吃了大亏!二懒龟受伤,我们被灵魂乱流击中,灵魂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连同身体也被巨浪冲击造成了内伤,状态一下子变得有些糟糕。

        但对抗才刚刚开始。

        在岩石之上,强尼大爷仿佛疯了一般的用鱼枪疯狂的刺杀着刚才巨浪带上来的凶物,而在这时,陶柏第一个完成了行咒,在阵法彻底运转之前,离开了大阵,也加入了强尼大爷!

        幸好是在岩石之上,这些大多为水生物的凶物发挥不了什么,除了一条巨大的水蛇会给我们带来威胁,其它的只是挣扎的厉害。

        行咒根据不同的位置,有长有短,陶柏所在的位置恰好就是所需行咒最短的位置,而幸运的是,这种巨大的凶恶的水生物,只有充满了力量的他和慧根儿能够对付,慧根儿在超度中,显然不能,陶柏完成行咒,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在我们阵法中间的岩石,婞娅还在继续的燃烧着灵魂,随着她的灵魂被白色的魂火所吞噬,越来越多的冤魂挣脱了束缚,接着就被慧根儿诵经所带来的温和慈悲念力所包围,消失在了天地间,走上了该去的正规

        “不,不婞娅,你停下来婞娅”化作痛苦嘶喊的意念回荡在整个深潭,是来自帕泰尔的声音。

        它无法阻止婞娅的自我燃烧,除非突破我们还没运转的阵法,它的一击没有效果,这让它焦躁而疯狂,整个深潭的水就犹如被高温煮沸一般的沸腾,大片大片的冒着水泡,在水中的凶物受到了波及,有些在这杂乱的力量下,翻起了白肚皮。

        “婞娅那么多年的守候,你第一次出来见我,竟然就是燃烧自己的灵魂!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给我机会?!我会带着你去到永生,和你永远都不分开婞娅你知道我守候的痛苦吗?”帕泰尔的声音在深潭里回荡,燃烧中的婞娅仿佛有所动容,原本承受着巨大痛苦也显得平静的脸,忽然变得哀伤起来。

        灵魂燃烧有两个办法可以停下来,一个是自我停止,一个是另外一股强大的灵魂力加以阻止,帕泰尔刚才失败了,阻止不了,它期望婞娅能够自己停下来。

        可惜它的深情已经晚了,婞娅的哀伤只是在脸上转瞬即逝,接着就闭上眼睛,脸上的神情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强尼大爷一边疯狂的刺杀着岩石上的凶鱼,一边开始发泄般嚎叫着的大哭伴随着我们行咒的声音,慧根儿超度的声音,显得那样的痛苦无助。

        而帕泰尔终于彻底的疯狂了。

        “那就毁灭吧,即便是要伤到你,我绝对不允许你消失在天地间!”它的声音伴随着绝对不回头的意志忽然咆哮在这深潭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