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被拉开战斗的序幕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被拉开战斗的序幕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婞娅自杀的地方就在我们所在深潭的不远处的那段河面,这里曾经是强尼大爷家族的属地,曾经他们三个人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夏天,按照强尼大爷的说法应该是最快乐的一个夏天。

        但随着关系的渐渐冰封,没人再想起这个相对贫穷却充满了自然生机的属地,或许是不愿意在触景伤情。

        在婞娅自杀的那一天,很多人都曾经目睹过一个美丽的女子在这河岸的附近游荡,原本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行为,可是因为婞娅太过美丽,面纱也遮掩不住她绝世的风华,所以注意到她的人多了一些。

        再后来她把自己葬送在了这奔涌的恒河里,再后来的后来,这一段的河面会传来女子的哭泣声,夜航的水手们会听见,附近的人们会听见。

        到了最后,这原本只是吓人的哭泣声,变成了‘杀人’的哭泣声,因为听见它的人们会被迷惑,特别是航行的船只会失踪,这里彻底成为了禁忌的河段。

        而在婞娅的悲剧发生时,夏尔马的人生仿佛也走到了绝路,父亲受不了婞娅自杀的打击去世了,婞娅没了,自己的家族变为了附属,而自己如果不是一段仇恨支撑着夏尔马,他恐怕也会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有时候痛苦太痛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坚韧到没有底线的接受它,不是每一颗心都经受的住它的锤炼。

        夏尔马最后的仇恨来自于帕泰尔的淡定,那么多人目睹了婞娅的自杀,纷涌而来的消息都证明自杀的人就是婞娅,已经不需要怀疑,可是帕泰尔还是那么的淡定,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想起婞娅为帕泰尔付出的一腔真情,夏尔马就恨不得一块一块的把帕泰尔的肉撕下来,生吞活剥了。

        可是他做不到,他只能软弱的恨着,他不能结束自己的生命,怕这复仇的火种从自己这里彻底的熄灭。

        不,帕泰尔也不是谈定,他只是变得更加疯狂,每一天没献祭的人更多,在那个仪式举行之前,那个血池真的汇集成了一个充满了血腥臭味的池塘!

        终于,在仪式举行的前三天,在夏尔马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他们相遇在一个下着大雨的深夜,夏尔马烂醉以后的街头,那个人就是我的师祖——老李!

        我师祖和夏尔马的相遇,以及遏制帕泰尔的事情又将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不乏惊心动魄和斗智斗勇而故事的最后结尾是,帕泰尔终究没有举行得了他那个仪式,身亡被封印!血池被毁灭

        而夏尔马和师祖在一起的日子里,也改变了信仰,因为在最绝望的时期,拯救他的是一个道家人,而他闪耀的思想也折服了夏尔马,把夏尔马从仇恨的深渊拉了出来,不至于走上了偏激的路,夏尔马成为了一个道家人。

        故事最后是一片萧索,父母去世,婞娅自杀,帕泰尔的尸体被封印,只剩下了孤独的夏尔马按说,经历了这些风雨,夏尔马的前途应该光明至极,家族也恢复了昔日的荣光!可是夏尔马却放弃了自己光明的前途,潜心打理了家族几年,然后开始在世界游历。

        “到最后的最后,我遇见了ALINA,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知道吗?她是一个西方的修者,她的职业是一个屠魔者!我和ALINA在一起了,然后我变成了强尼那又是一段故事,而故事太长,我已经没有讲下去的力量了。总之,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需要有一个结局,就比如你们在贫民窟看见的我,也不是我最后的结局。”说话间,强尼大爷松开了他一直握着的颈链,带着笑容说到:“这是ALINA留给我的东西,在坠子中装着她的一小缕头发,我这一生最遗憾的事情,是我没有早一点遇见ALINA,让婞娅也和她遇见,或者她的智慧能够拯救那个时候在苦海中的我们,而不是这样凄凉的命运。”

        说到这里,强尼大爷站了起来,然后说到:“你们做好准备吧,我将要做一件事情,彻底的拉开这一场战斗。而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做超度的事情。”他这句话是冲着慧根儿说的。

        慧根儿沉默的点了一下头。

        “而至于你们,阵法已经完成,怎么样运转你们也应该知道,怎么样战斗也只能靠你们自己。但我会在需要的时候,给你们最大的帮助,那是我生命中保留的最后的一击。”真正要开始战斗了,强尼大爷的语气反而平静淡定了起来,反倒是我们有一些紧张。

        风从岩石上吹过,或许是感应到了我们要准备开始战斗,刚才还伤感的气氛已经变得肃杀了起来。

        我们不知道强尼大爷要做什么事情拉开战斗,也不知道那个被封印的帕泰尔接下来会做出怎么惊心动魄的举动,我们所能做的只是默默的在那个复合的阵法上各就其位,然后目送着强尼大爷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朵红花,背影有一些萧索,而慧根儿跟在他的身后,因为要进行超度,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庄严起来。

        庄严与萧索的碰撞,就像是一副抽象的画,看在我们的眼里,心头竟然涌上来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站在阵法的中央,也就是阵法的主位,在这里我将接受来自阵法各个位置灵魂力,精神力,甚至是功力的支撑,但我主战!这是在绘制阵法的时候,我们所得出的结论,毕竟什么东西看一眼没办法完全了解,只有在绘制的过程中,才能够更有体会。

        在那幅阵法图的背后,有一段咒语,是让阵法彻底运转的咒语,不过只是看了一眼,我就知道这咒语不完整,还得配合老李一脉秘传的一种行阵的咒语,才能让阵法完全的运转。

        可是,当我站在主位的时候,阵法明明没有开始运转,但我已经感觉到了各种力量开始随着阵纹开始流动师祖留下来的阵法玄妙到这个地步,果然不是我们能够完全理解的。

        在我感受的阵法的片刻时间,强尼大爷和慧根儿就已经走到了那朵红花的跟前,慧根儿盘膝坐好,手持念珠,一副肃穆庄严的样子。

        而强尼大爷站在红花的跟前,静静的看着它,久久的沉默不语。

        在这个空档,承真在给如月,路山等不是老李一脉的人讲述着共同行阵一些要注意的地方。

        这个复合阵法的复位极多,可是说每两条阵纹的组合就可以形成一个复位,就是说它可以容纳很多人的力量汇集,但我们人手有限,就算算上了不是老李一脉的伙伴们,也远远没有达到阵法行阵的最高负荷,但对于帕泰尔这种可怕的存在,再多的人也不会嫌多。

        强尼大爷在沉默良久以后,终于开口了,是看着那幽深的深潭开口了:“帕泰尔,我知道你就在这水潭底下。那么多年以来,我以为你对婞娅只有利用,爱情少的可怜,但在我知道你最后选择的停留之地,竟然是婞娅最后所在的地方,我能感觉到你对她的感情或许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原谅我,一直以来的逃避,从来没有想过来到这里,找寻婞娅最后的痕迹,只是想让她安息,因为我没有办法面对所以得知这个也就晚了一些,给你们的抱歉也晚了一些。”

        说这话的时候,强尼大爷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却饱含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深情在其中,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忽然大声的说到:“可是,我认可的是爱情本身,而不是帕泰尔你的方式。你最终辜负了婞娅,你让她失望到失去生命,在那种绝望的时候,你甚至不明白你是她最后的支撑。我接下来的事情,可能要触怒你,因为我要带走婞娅的灵魂然后超度可是我怕什么触怒你呢?就如同我当年既然封印了你,也知道许多年以后,注定还有一战,那就让这个成为战斗的开始吧!”

        强尼大爷的话刚落音,深潭之上的天空忽然就被一种灰黑色的云层所笼罩,如同乌云盖顶一般,朝着我们压迫而来。

        而我们所在的岩石开始剧烈的震动,这一次不是灵魂错觉的震动,而是整个岩石真的开始震动,而整个深潭就如同沸水一般的开始沸腾起来,现实大片大片的波浪莫名的涌起,接着那些水浪开始越来越大,竟然咆哮着翻涌着,冲天而起有3,4米的高度,卷起了一些体型较小的凶鱼,夹杂在其中!

        我们站在阵法当中,受到了一股力量莫名的保护,还能稳住身形我还没有深究那是什么,却看见在那朵红花的范围内也能保持着安静和平稳。

        而强尼大爷神色复杂,一只手已经颤抖的伸向了那朵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