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章 真正的魔鬼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章 真正的魔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帕泰尔和我谈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可逆转了,因为有一种人并不会因为恩惠而心软,只会把仇恨记得特别深刻。而你偏偏还无法指责他,只因为他说的不公平都存在,而他报恩与否也并没有什么约束,只是个人的道德问题,显然帕泰尔认为这个道德不值一提,早已抛弃了它,或者被他用恨的理由给掩盖了。但无论如何,那个时候,和我最后一场谈话的帕泰尔还能让我感觉到一丝人的味道,但在我绝望的过了又一个3年以后,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让帕泰尔彻底改变了。”强尼大爷的诉说已经到了最后,语气也变得稍微急促了一些。

        “改变了什么?”我轻声的问到,这件往事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其中牵涉到整个社会的不公平,让人一时难以判断往事里的主人翁到底谁对谁错,只是让我们看到了黑色的结局,我这样问,是因为我觉得事情已经到了最后,而我的师祖可能快牵涉进事件中了。

        “改变了什么?那就是他彻底变了,变得完全没有人情味,整个人高贵的眼神就像蝼蚁般的看待所有人。这样的帕泰尔带来了很大的一场悲剧。”强尼大爷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加过多的形容词,但是颤抖的声调已经说明了那是一场很可怕的回忆。

        没有人情味,高贵我像是捕捉到了什么重点,一下子抬头看着强尼大爷。

        “你心中所想的没错,这样的改变不是没有原因的。在我们的寺庙里秘密的或供奉,或镇压着许多神秘之物。其中有一组特殊的存在,既是供奉,也是镇压,寺庙里的大祭祀说过那是来自神灵的灵魂,可同时也是危险之极的灵魂帕泰尔偷偷谋划了多久我不知道,但在一个晚上,他偷偷的融合了它。”强尼大爷的声音充满了苦涩。

        我想起了在万鬼之湖的城主,以灵魂的状态融合昆仑之魂都是如此可怕,而帕泰尔一个活人!我能够说什么?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天才,一个疯狂的天才,我仿佛也可以预想强尼大爷口中的惨剧是什么。

        果然那是最痛苦的回忆,在说起接下来的事情时,强尼大爷再次痛苦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他说到:“融合了神魂的帕泰尔谁还敢动他?他果然是做到了,把自己的地位攀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不是所有人愿意承认他这样的地位,毕竟他是一个达利特,又是偷偷的融合神魂,问题的关键在于没人能够压制他了,包括我!因为在那个时候,不知道神魂为他注入了什么样的力量,我发动不了埋藏在他灵魂深处的那个‘炸弹’。”

        “你是说,到了那个时候,你已经放弃了婞娅,准备要动用那力量杀死帕泰尔了?”承真低声的问了一句,语气中充满了某种怜悯,我明白她是在怜悯婞娅,这一个本身无辜的女孩子,到这种时候竟然被放弃了。

        强尼大爷站起来说到:“没有办法不放弃婞娅,我那时已经做好了事后承担一切的准备,包括婞娅的性命。你没有目睹那一场惨剧,根本不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几乎无路可退的地步。帕泰尔不知道在做什么,利用宗教的力量,开始让无辜的人献祭自己的生命,每一天都会死去至少十个人,这些人是婆罗门和刹帝利之下的种姓,但偏偏没有达利特,在这种时候帕泰尔的借口是,达利特的血液是不洁的,没有资格献祭。我不明白是他自己也看不起达利特,还是说他的报复已经开始,总之这种趋势已经没人能够制止。宗教的修者势力派人暗杀帕泰尔也好,还是准备联合制裁他也好,都以失败告终,因为他一天比一天强大,我成了最后的最后的力量。”

        “难道整个印度的修者圈子都没有办法制止一个帕泰尔?”承真追问了一句,看来同为女人,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牺牲婞娅。

        “如果动用整个修者圈子的力量,当然可以制止!但那样的代价太大了,会动摇根基那个时候的事情牵扯到许多,我没办法详细的说明,就比如宗教本身要为帕泰尔的献祭遮丑,就比如那个时候的印度并不是能够自己做主的印度,还比如总之,我修行的寺庙变得血腥一片,帕泰尔为自己建造了一个血池!这根本不是圣洁的寺庙,变成了一个真正魔鬼居住的地方知道吗?总是要有人牺牲的,我和婞娅都是已经准备送上‘祭台’的牺牲品,因为处于道义也好,处于仁慈也罢,还是各方面的压力,都注定了我要出手,可是我却失败了。”强尼大爷苦涩的说到。

        这应该就是帕泰尔所造成的惨剧了吧?大批的人被献祭,被牺牲但是也是被历史掩盖的惨剧,应该只是小范围的人还记得这件事情,毕竟没有书写下来的历史,会随着时间渐渐把真相掩盖。

        不知道为什么,说起这个的时候,路山的全身都在颤抖,一直沉默的听着强尼大爷故事的他,忽然开口说到:“我理解强尼大爷,如果是我,也必须这样牺牲了,没有亲眼目睹那献祭惨剧的人,不懂得其中的残忍。”

        强尼大爷叹息了一声,用这样的声音来附和着路山的话。

        而我也仿佛看见了帕泰尔‘辉煌’的那个时代,成批的无辜生命被拉上祭台,被愚昧的献祭,血流成河,铸成了帕泰尔所谓的血池!

        “那他那些偏激的愿望达成了吗?”如月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短短三个月时间,他要的一切都已经达成了,他为自己的身世开始正名,追溯到自己的祖先其实是一个血统异常纯正的婆罗门,他被冠上了婆罗门的姓氏,而他强硬的逼迫我的家族成为了他的附属,没人能有办法!他还为自己准备了一个仪式,在那个仪式上他就会正式的公开自己的身份,宣布我们的家族成为附属,然后他会登上宗教势力的顶点,并且迎娶婞娅。”强尼大爷几句话就说出了这些,可能是不愿意回忆当时的痛苦,他并没有说出他的家族人在那个时候承受了什么。

        印度教并不是佛教,所以婚娶自然是被允许的,一切都阻止不了帕泰尔和婞娅结合了,就算是不允许婚娶,帕泰尔恐怕改变规矩也会迎娶婞娅。

        “如果是那样,至少婞娅可以得到幸福了,不是吗?”在我们的沉默中,强尼大爷这样用自嘲的语气说了一句,然后接着说到:“那段时间,我已经不顾宗教的约束,天天开始借助酒精,把自己灌的烂醉,知道那种生活在痛苦中无能为力的感觉吗?我那时候就是这样!而婞娅的幸福成为我唯一安慰自己的借口。安慰自己至少帕泰尔从来没有否认过,他是爱婞娅的,他有地位了,可以给婞娅幸福了可是,一个变成了魔鬼的帕泰尔又怎么可能给婞娅幸福?”

        “那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如月忍不住追问了一句,显然婞娅的命运牵挂着女孩子们的心。

        “怎么样了?帕泰尔的那个伟大仪式就定在一切都发生的一个月以后,他是那样的迫不及待,而在他的仪式要开始的十五天以前,婞娅回来了,回到了我们的庄园。可惜她能见到的只是被一切打击的重病的父亲,和因为思念过度,加上打击已经在几个月前去世的母亲的坟墓了。对了,还有我这个变成酒鬼的哥哥那个时候,帕泰尔已经让所有人都乱了,没人再关注我这个神之子是否违反了规矩,变成了酒鬼这种小事了。”强尼大爷的眼泪从脸颊滑落,落在那朵一直在不停颤抖的红花花瓣上,就像婞娅也在哭泣。

        “那婞娅一定很难过吧?这些年她到底去了哪儿?”承愿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仿佛能体会到婞娅那种锥心的痛苦,为了成全自己的爱情,回来看见的却是一片狼藉的家,深爱自己的亲人一个个变成了那个样子。

        “很可笑啊,原来她一直都被藏在我们寺庙的附近,那个普通的镇子上,藏在众人的中间,我们竟然找不到她当然,她也一定过着深居简出,不见天日的生活吧?否则,又怎么可能不被发现?她是那样的深爱帕泰尔,才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吧?我见到她时,也是醉着的,因为酒精的作用,我对她破口大骂,我对她剩下的在那个时候,只有深切的抱怨,当然,我很难恨她,因为我曾经是如此的爱她!我说婞娅没救了,变成了魔鬼的帕泰尔,她也一样深爱着吧。”强尼大爷快说不下去了,但他强迫着自己说下去:“我可能再那个时候刺伤了婞娅吧?但我没有办法!帕泰尔的确变成了魔鬼,整天裹在密不透风的华丽袍子里,披着遮脸的斗篷,建造血池他的一切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而是真正的魔鬼。”

        “接下来呢?”承真追问了一句,声音有些颤抖,在整个故事里,最可悲的无疑就是婞娅了。

        强尼大爷抹了一把眼泪,望着深潭说到:“接下来,婞娅在家里呆了三天,那个时候的她早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活泼可爱以及纯真,她依然美丽,可是瘦了很多,也变得非常忧伤。她几乎没有存在感,因为她不愿意说话,只是沉默的陪着重病的父亲,即使父亲情绪激动时,会让她滚开,滚去那个魔鬼那里!快一点儿和那个魔鬼结婚!直到三天以后,婞娅才告诉我,她走了,她说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如果自己还能阻止帕泰尔,她愿意牺牲自己的一生,去时时的规劝约束帕泰尔。”

        “我以为她还是想嫁给帕泰尔,不过是为自己找一个借口!而且在我心里很明白,婞娅对帕泰尔是很重要,但是没有重要到能干涉他的一切行为。我只是让婞娅走可我哪里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婞娅。”强尼大爷的声音哽咽了。

        “为什么?”泪水也挂在了如月的脸颊,其实这明明是可以猜测的结局,如月只是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还能有为什么?帕泰尔拒绝了婞娅的劝解,对他的行为执迷不悟,婞娅已经彻底的绝望了,所以选择了自杀这个原因,是婞娅在自杀前写给我的一封长信里提到的,她是那么痛苦,夹在爱情和亲情的中间,几年的抗争让她失去了亲人,爱人也变成了魔鬼,她那么无辜的说她竟然什么也做不了,改变不了!这种痛苦她已经承受不了,所以她选择了自杀。我可怜的婞娅。”说到这里,强尼大爷已经开始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