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卫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卫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强尼大爷抱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旷的水潭,可惜已经没有两个当年人再给他做出任何的回应了,剩下的只是摇曳的红花,还有呼啸而过的风声,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才平静下来。

        在这期间,强尼大爷一直背对着我们站着,不曾回头,直到一切平息下来,强尼大爷才转过头来,我发现他的脸上有两行泪水,他声音有些沙哑的对我们说到:“抱歉或许已经没有作用,长久以来我都是这么认为,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直到刚才我才感觉到,那是有用的,至少那是对自己人生的一个态度,内心会平静许多。到了现在,我认为任何可怕的事情都没有内心的折磨来得厉害,那才是一种无声无形的徒刑。”

        我们沉默的站着,不知道应该回应强尼大爷什么,他讲了许多,我们都为这个故事一开始的美好善良入迷,也为他们三人之间微妙关系的变化而担心,但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毕竟不知道,强尼大爷在激动之下,还没有说出来。

        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在深潭中央的巨石上,我们已经完全不到阳光的炙热,倒是在没有乌云的天空,天气莫名的阴沉。

        在这样的沉默中,强尼大爷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自言自语的说到:“时间过的真快,我是不想拖延到晚上的,看来我要说快一些了。其实刚才那些细节你们也应该有所猜测了,是的,可能就和你们的猜测一样,帕泰尔和婞娅相爱了我不知道婞娅在这其中是怎么转换心态,不再把帕泰尔当做哥哥的,我不了解他们是怎么样相爱的细节,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帕泰尔一年回来一次,至少给孤独的婞娅内心带来了莫大的安慰,爱情或许是这样发生的。”

        他们相爱了?我是有这样的猜测,但在真实的听见强尼大爷说出这个结果以后,内心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我知道这个故事很美好,是关于到三个优秀年轻人最纯真的过往,但是这个故事一直笼罩着一个阴影,只要用心都能感觉到,那就是始终横恒在他们之间的地位差距,确切的说,是用种姓分隔了他们的血统,让他们的内心从脱离了美好时代开始,就始终不能再亲密无间的靠在一起。

        而强尼大爷的父亲,看似善良,实际上内心那种固执的见解根本无可摧毁,甚至是一个卫道士,这样的爱情该是怎么样的悲剧?我有一种不忍心再听下去的心情。

        可是强尼大爷的述说却还是在继续。

        那一次回去之后,实际上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只是置身其中的三个当事人毫不知情罢了,在那一晚的饭桌上,夏尔马始终没有开口的事情,却由他的父亲说出来了:“帕泰尔,这么多年的时间,我很欣慰你学有所成,尽管我进入不了那个神秘的圈子,可是我亲爱的朋友曾经给我带来过无数的消息,说明你的天赋以及努力,甚至你取得的成果震惊了很多圈子里的大人物。到了如今,你的成果是应该开花结果了,做好准备吗?我已经收到了消息,你将要成为一名肩负着使命,最光荣的神卫,所以这一次你和夏尔马同行吧,去接受这个神圣的职业,去得到那个光明的前途。”

        这番话由父亲的口中说出来,非常的美好,可是正在吃饭的夏尔马手却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连口中的饭菜一时间都吞不下去,他没想到父亲会在吃饭的时候说出这么一件事情,说的如此顺利以及冠冕堂皇,深知神卫的性质到底是什么的夏尔马,当然不会被这样的话所蒙蔽,内心开始不安。

        帕泰尔一定也是知道的吧?夏尔马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帕泰尔,此时的帕泰尔正在给婞娅拿着一个什么菜,脸上始终保持着和煦的微笑,他的手也很稳定,在父亲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稍微的颤抖都没有,他只是说到:“老爷,正该如此,这一次回来,就是等着夏尔马回来,然后和他同行,正式成为他的神卫。”

        帕泰尔的话语很平静,甚至带着适当的开心,情绪表达的恰到好处,但不知道为什么,夏尔马始终觉得他的那两个字,帕泰尔是加重了语气,说的他本人内心发烫,可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导致他的内心这样,夏尔马不想深究。

        而婞娅却在这时,充满好奇的问到:“什么是神卫?”又让夏尔马的内心再次颤抖了一下。

        “神卫?那是一种宗教职业,地位非常高,我很荣幸能有这样的前途。亲爱的婞娅,知道吗?这个就好比西方的骑士。”是帕泰尔回答了婞娅的问题,恰到好处而且平静的描述了这个职业。

        可是夏尔马的内心却更加难受,因为这一切由帕泰尔来回答,在他听来,非常的非常的讽刺,可是他不知道他能做些什么。

        “好了,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就不用多谈了。我只是很开心两个一起长大的孩子,我夏尔马家族的双杰,可以一生还这样在一起,形影不离,互相依靠。我不能喝酒,但不我介意为这件事情,干掉这一杯香浓的姜茶,我亲爱的妻子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哈哈”终于,是由夏尔马父亲结束了这一场对话,一场真正导火索的对话。

        而在这个过程中,帕泰尔表现平静,情绪也恰到好处,可是夏尔马却忽略了一件事情,在整个过程中,帕泰尔和他的眼神始终都没有交错。

        在家里呆了三天,夏尔马和帕泰尔就要一起上路了,这三天的感受夏尔马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帕泰尔好像变了,却又好像没有,他还是会和他亲密的走在一起,甚至偶尔会抒情的说起过往,可是两人之间的相处始终像是缺乏了某一种东西,夏尔马说不上来是什么?只有在婞娅在的时候,他们的相处会更和谐一些。

        另外还有就是,夏尔马敏感的发现,婞娅好像和帕泰尔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时间单独呆在一起,以前当然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只不过没有现在这么频繁。

        看来八年没有回家,始终和婞娅走的远了一些,比起每年回家的帕泰尔,或许婞娅已经更喜欢这个哥哥。

        夏尔马微微有些心酸,可他并不妒忌,他只是告诉自己,在学成自由以后,一定要多陪伴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她曾经说过,永远也不想和他们分开呢。

        最后,夏尔马还忽略掉了一点,就是除了那天晚上的晚餐,在之后的三天,他始终没有再说起过神卫的事情,他本能的觉得他该说些什么,但又本能的逃避。

        夏尔马和帕泰尔就这样上路了。

        “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帕泰尔很平静,很坦然的接受了神卫的仪式,没有任何抱怨,更没有任何的反抗。而关于那个仪式,我已经记不得具体了,只是不能忘记在那个仪式中,我和帕泰尔都很痛苦,因为那是一个涉及到灵魂的仪式,那个仪式会让我的灵魂永远的压制帕泰尔,他成为了我身边不能叛变,只能无限忠心下去的神卫。”说到这里,强尼大爷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灵魂对灵魂的压制?”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术法具体是什么样的原理我不能还原,但是我可以推演一下,简单的来说,就好像在一个人的灵魂里种下了一颗‘炸弹’,而开关却放在另外一个人的灵魂里。

        说起来很神奇,但实际上和下蛊的本质没有区别,那颗炸弹具体是什么,很简单,可以是一股强大无比,却充满破坏力的精神力蛰伏于其中,也可以是一股强大的,可以彻底破坏一个人意志的另外一股意志,如果一个人的意志被破坏,灵魂自然就会毁灭,因为它不将再有依托。

        而帕泰尔可能就放开了灵魂,接受了这样外来的存在,而夏尔马的意志里则有可以操纵这种存在的力量。

        不要怀疑这种东西是否可以放入一个人的灵魂,催眠其实就是一个现实里最简单的例子,已经是他人的意志或者精神在介入自己了,只不过术法更加的神奇,它能保留强大者的精神力或者意志,它能转嫁第三方的这些东西。

        可这很残忍,想想世间那些本质上是灵魂被破坏了的疯子,就会觉得这个术法残忍我忽然有些理解强尼大爷当时的那种逃避,也能理解一点儿帕泰尔的处境。

        “看来你是想到了什么吗?承一?”强尼大爷深深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这个自然不需要隐瞒。

        强尼大爷苦笑了一声,说到:“你是山字脉的传人,理所当然应该想到,觉得很残酷,是吗?”

        我没有办法否认。

        “是啊,我也认为很残酷,从古到今,禁锢他人的自由,是一种很极端的惩罚,何况这种禁锢是一辈子的。我承认我无法反抗,因为在内心我还认同种姓制度的存在,帕泰尔同样也无法反抗,因为他只是一个人罢了,而且,他还想要高贵的生活,他还有更多的野心,那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强尼大爷继续的诉说着。

        从神卫仪式以后,帕泰尔就能留在夏尔马所修行的那个寺庙修行了,因为他已经是忠心耿耿的神卫,就算是一个达利特,也有资格留在印度修者圈子里,这个最高存在的寺庙修行了。

        在这里,帕泰尔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甚至沟通族群的术法,也是在这个时期才从他身上挖掘出来的,这是了不起的灵魂天赋。

        可是,谁在乎这个事实呢?不管帕泰尔再怎么出色,他始终是一个达利特,他只能是并且已经是神卫了,而光荣的神之子,以后站在最高点的只能是夏尔马。

        就算帕泰尔本人也不在乎,他在这里,只是沉默稳重,一直保持优秀的学习着,放低了所有人的防备,连最固执的长老,都愿意称赞他一句,这是一个达利特种族里最优秀的人,在以后的轮回中,说不定他能成为一个高贵的婆罗门,或者他这一世只是变为达利特来接受更多的磨练。

        非常了不起的称赞,夏尔马是这样认为的,仿佛只有听见这些话的时候,夏尔马才会觉得他和帕泰尔本人靠近了一些。

        “不是因为鄙视达利特,而是他人越称赞帕泰尔,我越觉得我与他之间的鸿沟在消失,我以为一切终将改变,回到从前,直到我看见了他和婞娅。”强尼大爷的神色开始变得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