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往事(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往事(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月光下的花园,静谧的夜晚,熟悉的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个人,如今忽然在这花园遇见,本应该像往日一夜愉悦的招呼一声,然后自然的玩闹到一起,可此时,夏尔马的心里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说不清楚这种变化是什么,只是在这一刻,他忽然有了一种不知道怎么面对帕泰尔的心思。

        而帕泰尔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清冽的月光之下,夏尔马总觉得帕泰尔看自己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距离,或者这个距离一直都有,只是夏尔马从来不曾在意,也就不曾发觉。

        两个人相隔十米的距离,就这样沉默的对望着,往昔纯真的一切,好像从这一刻开始就已经变得开始遥远,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片刻的时间内,夏尔马总是想起小时候的那一场对话,帕泰尔忧郁的眼神,说着我和你不同的话语,让人感觉怪异的早熟。

        “哥哥,你在发什么呆呢?”唯一感觉不到这种微妙的变化,是婞娅,在两人沉默的当口,婞娅就如同一只蝴蝶一般,翩翩飞舞过来,扑进了夏尔马的怀里。

        “你们要离开了,我可真难过,我会很想你和帕泰尔哥哥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婞娅柔软的声音从夏尔马的怀中传来,夏尔马的心情也跟着婞娅的声音一起柔软了起来。

        他轻轻的抱住了婞娅,三人在一起的快乐往事,在那一瞬间远离,可又因为婞娅,仿佛再次靠近了那么一些,他对着帕泰尔微笑了。

        而帕泰尔柔和的声音也传入了夏尔马的耳中:“婞娅难过了,我刚才一直在花园安慰她,她说有一些话一定要等你来了之后,才对我们说。”

        “是吗?婞娅?”婞娅一直是夏尔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低下头询问婞娅,而婞娅此刻也正好仰起头对上了夏尔马的目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带着泪光,是如此的清澈,直接的打动到人内心的最深处。

        在那一刻,夏尔马觉得就算他和帕泰尔之间有再大的隔阂,只要有婞娅存在,他们之间都不会走得太远,管它什么该死的种姓,该死的规矩,他们的心可以不远离的,从小一起长大那份真挚的感情可以不改变的。

        想到这里,夏尔马的心情有了那么一丝明朗。

        在此时,帕泰尔也已经走过来,轻轻的牵住了婞娅的手,婞娅则拉着夏尔马的手,这才认真的说到:“我想说,等我长大了,你们也就回来了,那个时候我们要永远永远的不分开,我们要在这里快乐的生活。我的心里很难过,可这样想着,我就会重新变得快乐,哥哥,帕泰尔哥哥,你们答应我,好不好?”

        伴随着小女孩稚嫩的声音,花园里吹拂过阵阵的微风,所有的花儿随风摆动,仿佛是在低语羡慕这三个年轻人之间美好的依恋,纯真的感情,而微风也像是吹气了月光,洒落了他们满身,为他们此刻的美好镀上了一层永恒的记忆。

        那一幕永远的停留在了夏尔马的心中,伴随着那个认真而稚嫩的声音,那个时候我们要永远永远不分开。

        “那一夜真的很美好,在我的一颗心遭受了重创,一切都被推翻的粉碎以后,婞娅却无意的安抚了我,告诉了我什么叫简单,可是如此深刻的一夜,我却忘记了我和帕泰尔是怎么回答婞娅的了,那记忆毕竟已经很久远了我以为有了婞娅,也许一切都不会是那么糟糕,会因为婞娅而变得很好,在第二天和帕泰尔拥抱告别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在寺庙修行的时候,这种想法也不曾改变,可是,那已经是最后的美好了。”强尼大爷的声音带上了伤感,那是因为一切美好的破碎吗?

        只要是修者,都应该知道一句话,修行无岁月。

        就如同我和师父在竹林小筑的日子,一眨眼,就如流水般的是去,可忆不可追从三人分别开始的时光算起,当夏尔马再次踏上家乡那个庄园熟悉的路时,又是一个八年过去了。

        这一年帕泰尔二十八岁,夏尔马二十六岁,而婞娅则到了如花的年纪,十八岁最是美好的时候。

        “再次见到帕泰尔的时候,我竟然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八年的岁月,他的容貌变得更加刚毅了一些,好像还长高了那么一点儿,其实那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他刻意留起的胡须让他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他的气度好像也变得稳重深沉了不少,最重要的是他的双眼好像变得深邃而让人看不透。至于婞娅,我当然也见到了她,最美丽的年华,最美丽的姑娘,那耀眼的光芒一定让不少的男孩子行动,那一刻看见婞娅,我很难想象,这就是那个曾经跟在我和帕泰尔屁股后面,还稚嫩的叫喊着我们,有时会流鼻涕的小姑娘,但是我和婞娅没有那种距离的感觉,和很多年前的习惯一样,一见到我,她总会忍不住像一只蝴蝶那样扑进我的怀抱。”强尼大爷的脸上带起了微笑,仿佛那一刻,他还是年轻的夏尔马,而他那美丽的妹妹婞娅,此刻正扑进他的怀抱。

        这一次的回归,夏尔马已经修行有成,寺庙特意让他回来一次,当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召唤帕泰尔一起去,完成某种仪式,也可以说是术法,在那个时候,帕泰尔就将正式成为夏尔马的神卫。

        关于这件事情,夏尔马不知道如何对帕泰尔开口,想必多年在修者圈子里最顶级的学院学习,帕泰尔非常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不是一个公平和对等的仪式,其实是通过某种秘术,让一方完全的控制另外一方。

        “就好比李曾经说过的,苗寨的蛊术一般可以控制人,神卫秘术做为印度修者圈子里最高的秘术,效果比蛊术还要强悍,这是李亲自验证过的事情。可这的确也不公平,李是这么评价的但他还说,这是因果。”说到这里的时候,强尼的声音变得低沉,再次开始诉说着往事。

        三个人的重逢依旧是在那个后花园,满腹心事的夏尔马觉得只有婞娅才能带给他最大的安慰,在婞娅扑进怀抱的那一瞬间,他仿佛又忘记了这些烦恼,同时回忆起了他和帕泰尔的感情。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帕泰尔的感情,需要婞娅的存在,才能有那么一丝丝温度,让人从心底感觉温暖。

        他抬起头来,想对帕泰尔真挚的微笑,看得的却是帕泰尔微微低头,一种礼貌的疏离,他的微笑在脸上僵了一刻,然后变成了礼仪般的微笑。

        “欢迎你回来,夏尔马。”帕泰尔走了过来,夏尔马本以为会有一个拥抱,可是帕泰尔只是微笑的望着他,保持了一米的距离,然后说到:“老爷在房间里等着我们,他安排了晚宴。”

        这个时候婞娅也终于放开了夏尔马,很是自然的拉起了夏尔马的手,又稍微有些犹豫的拉起了帕泰尔的手,在那一刻,脸上通红一片。

        帕泰尔的身体在那一刻也稍微有一些僵硬,随即就恢复了自然,宠溺的看着婞娅微微笑了笑。

        这样的细节,夏尔马是看在了眼里,可是从小他们三人就是如此,而他的生命中除了友情和亲情,根本还没来得及经历别的,他没有多想,而这个细节却成为了以后一切都‘爆炸’的根源!

        “父亲知道你要回来,不知道有多开心呢,哥哥,你不知道今天晚上的饭菜有多么的丰盛妈妈都激动的哭了。”婞娅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在这种时候,夏尔马和帕泰尔总是高度默契的一致,那就是都带着宠溺的微笑,愉快的听着婞娅那快乐的诉说。

        “你又不像帕泰尔哥哥那样,每年都能回来一次,你所学习的地方离我们太远了。哥哥,我不得不抱怨你,学业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都不想回来看看你可怜的妹妹。”说到这里,婞娅用那双美丽而无辜的大眼睛幽怨的看着夏尔马,微微卷曲的头发,嘟起的小嘴,惹得夏尔马哈哈大笑,他也就忘记了注意一个细节,帕泰尔每年都会回来一次。

        而悲剧的开端,总是因为种种的细节开始剥离出它的本来面貌。

        夏尔马不曾注意那些细节,所以当悲剧来临时,他是如此的措手不及,如此的愤怒,失态!

        “可是早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该发生的一样会发生,不是吗?而那个时候的我,不论是早知道一些时间,还是晚知道一些时间,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以前说起这个的时候,总是很痛苦,可是李却是那么的冷静,他说因来自人的内心,你战胜不了自己的内心,得出现实的结果,你战胜不了自己的内心,就像妄图改变这天定的因果吗?哈哈哈”说到这里强尼大爷苦涩的笑了,然后伸手抚摸了一下那种岩石边缘的红色小花,低沉的询问到:“你那个时候,很迷恋他,是吗?或者,我该公平的说,他是一个值得迷恋的男子,英俊,高大,成熟,而又有才能,重要的是,他唯一的真心相对的,就是你吧?”

        强尼大爷说完这话的时候,那朵红色小花开始摇摆的厉害,而一阵狂风猛地朝着强尼大爷吹过去,原本只是风,我却能体会到一种别样的愤怒,一种说不出的愤怒。

        可是强尼大爷却非常的冷静,他站起来,望着空旷的水潭说到:“帕泰尔,在后来,我知道我错了,我没有想过要逃避。不管今天你和我已经对立成了什么样子,这一句迟来的道歉,我应该给你,当然也要给我心爱的婞娅,原来我,婞娅,原谅我,帕泰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