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往事(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往事(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风,静静的从岩石上吹拂而过,伴随着强尼大爷的声音一起吹拂到我们的耳中。

        “这就是婞娅,或者说这就是婞娅最后的寄托之所在。”这就是强尼大爷的开场白,它说的婞娅是那一朵在岩石边缘上微微摆动的红花。

        尽管早有所料,可听到强尼大爷真的这样说,我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惊讶的,强尼大爷的妹妹魂魄真的寄托在一朵红花之上?这么多年的岁月,为什么强尼大爷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地方来?

        在那一刻,我有一种想开开天眼,看看红花背后的真实到底是什么?会不会让我看见一个美丽的印度女子才是它真正的形态?

        可是我到底不会那么做,其实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开天眼窥探灵魂,鬼物是一种不礼貌的,甚至是挑衅的行为,它是强尼大爷的妹妹,我这样做,强尼大爷也不会同意。

        仿佛是窥探到了我的心思,强尼大爷望着那朵红花,竟然这样说到:“很想看看美丽的婞娅吗?那么到晚上歌声响起的时候,你们就会看见它。等一下,说不定你们也会看见它,但现在先收起好奇心吧,不要打扰它的安宁。”

        强尼大爷说到这里,那朵红花再次开始轻轻的摇摆,就像是在回应强尼大爷,而强尼大爷则站起来,看向这深潭的远方说到:“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久远到就像我自己在看另外一个人的故事,相同的只是,不管是我的故事,还是别人的故事,再次翻开这段过往,心灵的最深处一样会滴血。我从来不认为我没有错,只是要承认自己的某些错误,真的太难太难,最难以接受的是,当你真的面对了错误,可是代价已经付出了。”

        说这话的时候,强尼大爷习惯性的想去摸酒,可是他那个被他随便乱扔了很多回的铁皮小酒壶,这一次却是被他真正的扔掉了,他哪儿还找的出来?

        所以,他只能尴尬的笑笑,然后蹲了下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朵摇曳的红花,然后低沉的说到:“该从哪儿说起呢?很小很小的时候吧”

        —————————————————分割线————————————————

        1872年,特里帕蒂夏尔马出生在印度某座大城近郊的庄园。

        那个时候的印度,仍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下,但这一切并不影响夏尔马一出生就可以得到的优渥生活,夏尔马这个古老的姓氏,早就注定了他的高贵,而他的父母并不是那种空有高贵的血统,而手中没有实权和财富的人。

        “我的父母很善良,在我看来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世界无疑是水深火热的,科技的变革注定会带来世界格局的改变,到处都有战火在蔓延,到处有被科技强大的新一轮的新兴国家,在征服着古老的,富裕的有着悠远历史传承的国家。我的国家无疑是陷入了这种征服,它让我的父母痛苦,却也无能为力,一心更加的寄托在宗教之中,而真心的信奉,让他们比其他贵族多了一些善良,但也只是多了一些善良。总的来说,我的家像一个世外桃源,父母保护之下的世外桃源,他们没有让我在童年过多的接触这个世界,甚至是他们的痛苦,就比如明明痛恨被殖民,却为了权力与财富,或者是平安,不得不逢迎,以及和那些英国佬周璇”强尼大爷是用这样一句话,概括他童年生活的。

        无论如何,那个时候小小的夏尔马却这个世界,对于自己的父母没有这样深刻的认知。

        他只是在这样世外桃源的环境下,有善良底线父母的呵护下,快乐的成长着。

        他有优渥的生活,接受最好的教育,以及宗教的洗礼而他的童年也并不孤独,因为他有一个玩伴,叫做帕泰尔,无论他在做什么,总是有着帕泰尔的陪伴,因为这种陪伴,帕泰尔得到了和夏尔马一样的条件,就比如说好的生活,好的教育,以及好的宗教洗礼

        “如果说出真相,这一切在别人的眼中一定是不可思议的,但我们一家并没有向任何人说出这个真相。那就是帕泰尔其实是一个达利特,在种姓制度下,比最低等的种姓还要低等的人。你们可以理解为‘贱民’,或者是‘被奴役的不洁的人’。包括最低等的种姓也不会靠近他们,因为他们是污秽的,他们不配拥有姓名总之,太多太多的规矩来践踏这个最低等的种族。在我小时候,一样不知道帕泰尔是一个达利特。”关于帕泰尔的出现,强尼大爷这样说到。

        是的,小小的夏尔马并不知道帕泰尔是一个达利特,事实上,知道又如何呢?在孩子纯真的世界里,对一切的判断都很简单,他和我谈得来,我们一起玩得很开心,他对我很好,就已经足够建立起友情了。

        身份,地位,金钱,差距统统不是理由!

        在夏尔马眼里,帕泰尔是一个长的很英俊的小子,并不止如此,他还有着强壮的身体和聪明的大脑,甚至接受宗教洗礼,学习宗教的一切的时候,帕泰尔也表现的比夏尔马有天分,尽管夏尔马的天分已经让人们惊呼不已了。

        可这一切并不让夏尔马妒忌,因为很快流淌过去的八年成长记忆,让夏尔马知道,帕泰尔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之一,他就像一个守护弟弟的哥哥,守护着夏尔马,就算是顽童之间的争执,他也总是挡在夏尔马的前面,就算自己被揍的头破血流。

        “你下次可以不这么做,我也一样可以让他们尝尝我的厉害,我的拳法,甚至瑜伽已经学习的很好。帕泰尔,你不能总是让自己受伤。”夏尔马曾经如此对帕泰尔说到。

        那也是他第一次看见帕泰尔眼中深深的悲伤:“就算你很厉害了,可我一样不能让你受到一点儿伤害。夏尔马,你并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不同,好吧,就算没有这些不同,从我内心来说,我也愿意这样做,我感谢这样的生活。”

        这番话,夏尔马在当时并不能理解,可第一次聪明的他却感觉到了帕泰尔和他的距离,以及帕泰尔那不可思议的早熟。

        时光静静的流淌,也是在帕泰尔十岁,夏尔马八岁那一年,夏尔马的妹妹出生了,瓦利西亚夏尔马,另外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名——婞娅!

        “婞娅是一个可爱天真善良到让人心碎的女孩子,原谅我用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形容词堆砌在她的身上,因为她值得拥有这样的赞美她的出生给我们一家人都像是带来了阳光,也给我和帕泰尔的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东西,唔,是什么呢?两个男孩子阳刚的世界里,忽然多了一个柔软的,善良的属于女孩子的美好。我和帕泰尔都很疼她,爱她,在乎她。”提起婞娅,强尼大爷的语气就不不自觉的温柔,我们都能感受到他对妹妹的这一种心爱,真诚的,来自于一个哥哥的心爱。

        那是一段最快乐的成长岁月,两个聪明而强大的哥哥,一个对他们充满了崇拜的善良美丽的妹妹。

        他们快乐的生活,一切美丽的就像童话,他们‘冒险’的足迹踏遍了整个偌大的庄园,甚至是附近的属地,每一次收获的都是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可这世界上,最无情也最有情的就是时间,无情的是它能带走你的一切美好,有请的是它也能抚平你的任何伤口,它很公平的存在着,并不因为谁伟大一些,就让谁的白天多一分钟,夜晚少一分钟。

        一转眼,夏尔马十八岁了,帕泰尔也已经二十岁了,那一年的婞娅十二岁。

        在那个年代,按照帕泰尔和夏尔马的年纪应该是需要有一个妻子了,可是它们并没有,只因为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一点儿不一样的事情。

        “那是一个秘密,我们一家人都守口如瓶的秘密!在印度这片土地上,是真的存在有厉害的宗教之人他们有着各种神奇的法术,或者是能力。现在我当然明白,这就是所谓的修者,可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修者圈子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这个宗教国家,有着高不可及的地位,我有这种天赋,同样帕泰尔也有,甚至比我更出色。可是,我们的待遇并不相同。”强尼大爷这样说到。

        那个时候夏尔马已经知道了帕泰尔的真实身份,是一个达利特,之所以能这样从小和夏尔马一起成长,是源于他父母的善良,一点儿与别的贵族不同的善良。

        帕泰尔的父亲曾经救过夏马尔父亲的性命,并为此献出了自己的性命,所以帕泰尔成为了这个幸运的孩子,可以和最高贵的婆罗门在一起成长!尽管婆罗门一般都是属于宗教人物,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有权有势有财富,甚至因为种姓,让他们得到这一切更加的便利,所以帕泰尔这敏感的身份让不少人嫉妒,也让不少人猜测

        可真相永远只是夏尔马一家人知道。

        “你知道的,人出生有高低贵贱之分,在很多人看来一个奴隶维护他的主人,并献上性命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我看来,就算低贱的生命也是生命,我们应当感激,帕泰尔的父亲不仅救了我,在当时也感动了我。而抚养帕泰尔并不是一件多么为难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我应该有的报答。”夏尔马的父亲是如此对夏尔马说的。

        就是这么一点儿善良,让父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可这番话听在夏尔马的耳朵里,多多少少是有那么一点儿别扭,感觉像是施舍。

        但种姓制度是那么的深入人心,那是不可逾越的障碍,夏尔马也觉得帕泰尔这个家伙足够幸运。

        所以,尽管帕泰尔的天分比他出色,对外的神之子依然是他,夏尔马也觉得无可厚非,甚至,如果是帕泰尔成为神之子,是一种不幸,人们若然知道他是一个达利特,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