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渡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渡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做一个筏子并没有浪费我们太多的时间,仅仅一个多小时,一张看起来异常结实的木筏就在我们的手底下完工了。

        从开工之前,就扔掉酒壶,全情投入工作的强尼大爷看起来心情似乎不错,比起在船上明显感觉有些焦躁的时光好多了,他甚至有心和我们半开玩笑的说些不着边的话,就比如说我们没有常识,把以烧油为动力的锯子,竟然叫做电锯,这是一种无知。

        我不明白强尼大爷的心情为什么会突然的开朗,事实上辛格的话我还放在心上,对他莫名的有几分担心。

        但是,在对木筏做着最后收尾工作的强尼大爷仍旧是一副专注的样子,至少这个时刻,他看不起来不是一个生无可恋的人。

        “我想我们可以下水了。”拍了拍完工的木筏,强你大爷的脸上有一种骄傲,站起来,露出一点儿追思的表情说到:“很久以前的曾经,我还有一些别的什么人,总是梦想能扎一个木筏,一起冒险漂流到很远的地方。那个时候真是快乐可惜我们还是孩子,没有那个本事去扎这样一个木筏。如今,我一个人也能完成这件事,真的,这很开心。”

        一个木筏而已,强尼大爷脸上的骄傲却是如此的真实,快乐也是真实的,我站在强尼大爷的身边,总觉得这个时候的他,好像放下了非常沉重的某种包袱,这原本应该是好事儿,我怎么会感觉有一丝丝悲哀呢?

        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个问题,看着强尼大爷说到:“下水?我看这个木筏最多可以承载三个人而已,我们不多扎几张木筏?”

        我这样的话自然是合情合理,可是强尼大爷的脸上却流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情,那神情感觉就像输光了,却在最后一把拿了一副绝大牌的赌徒,忍不住激动,忍不住迫不及待的要最后一赌,他对我说到:“我想不用,就这一张吧,除了沃尔马,其他人都由我把你们送过去,送过去,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很简单的事情?这话是开玩笑吧?不说别的,就算通过师祖留下来的法器,我也知道,这水下是多么的恐怖。

        “为什么我不能过去?”沃尔马有些不满。

        可是强尼大爷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沃尔马,却好像还没有玩过瘾一般,忽然拿了一根看起来比较直的树枝,把它绑在了我们木筏的前头,然后脱下他的白色短袖衫,用一块泥土在上面写了几个印度的文字,又绑在了那根树枝上,看起来就像一面简陋的旗子。

        做完这一切,他才对沃尔马说到:“第一,你受伤了,行动并不灵活。第二,你有天赋,可并不是一个努力的孩子,带你来,是不想浪费你的灵魂力,到最终可能需要你的接应。老实的呆在这儿,可以吗?”

        沃尔马的神情并不满意,但他到底没有勇气违背强尼大爷的决定,只能撇撇嘴,委屈的做到了一旁。

        这一件小小的事情,却让我发现,我其实看轻了沃尔马,一直以来沃尔马在我眼里就是一个追求新奇的富家子弟,一个有天赋却不怎么努力的道家小子,和我们一起冒险,在我眼里也是在他追求一种不一样的生活。

        可事实却证明不是,他受了伤,甚至面对了生死危机,也知道这水潭下有多危险,如果说是为了新奇,那么到此也该打住了,可是他此刻的不满一点儿也不似作伪,其实就算他到最后不跟来,也没人会因此指责他,或是不满他却还是充满了勇气和热情的想要朝着真正的危险出发,并因为有人阻止他而不开心。

        我忽然发觉,沃尔马其实是在磨砺自己吧。

        想到这里,我走到了沃尔马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我觉得以后你会很厉害的,就算在华夏也能成为一个厉害的道士。”

        “真的吗?”沃尔马的脸上流露着惊喜。

        “当然是真的,这一次只是你的起步,不用做的太过激进,看着就好了,说不定关键时候就如强尼大爷所说,需要你的出手呢?如果你介意,可不可以告诉我,强尼大爷在那白衫上写了什么?”我安慰着沃尔马,顺便转移了一下他的注意力。

        沃尔马果然非常的单纯,一下子就去注意强尼大爷写的字了,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头,神奇古怪的对我说到:“上面写着强尼梦想号,你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吗?”

        “我我想应该就是梦想的意思。”其实我也越发的不懂强尼大爷了,只能如此解释了。

        ————————————————分割线————————————————

        在强尼大爷的执意下,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木筏,他安排我们分批前进,先去到水潭中央那块大石上再说,而我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可以直接下水的。但相信我,已经有办法收拾水下那些存在。承一,你最后一个去,我想你一入水潭,会引起‘了不起’的反应,到时候,我也不阻止不了的反应。”强尼大爷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轻松,可我并不知道是不是强装的。

        但我也故意轻松了回应了一句:“有多了不起?”

        “水下的那些家伙暴动,你认为呢?”强尼大爷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叫上如月和慧根儿下水了。

        他们下水的方式很奇怪,只有如月和慧根儿站在了木筏之上,而强尼大爷则是整个人推着木筏进入了水中,看那样子,他根本没有上去木筏的打算。

        尽管我信任强尼大爷,信任他那一句,送我们过去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事实上,在他们下水的那一刻,我的心情还是紧张到了极点,水下的那些凶物哪一个不是能吃人的存在?还有那莫名的歌声,成群的鬼物

        但是木筏在水中安静的前进着,被雾气温柔的包裹着,在这天地之间剩下的声音仿佛只是木筏推开水纹,传来的水波声。

        强尼大爷一边游动着,一边推着木筏,慧根儿和如月站在木筏之上,微微有些紧张,其实这一幅幅的画面就像是在迷幻的电影中,让人在这种氛围下,渐渐的把心情放松,不会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所以,我注意到了一个微妙的细节,那一朵开在巨大岩石上的红花在微微的颤动,仿佛是被一种剧烈的情绪所带动,而忍不住身体在发抖。

        一朵花也能有有情绪吗?我微微吐了一口气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了好一会儿,强尼大爷终于推着木筏要接近那块大岩石了,我的心情又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可是强尼大爷却哼起了一首印度的小调,低沉,婉转,哀伤我的心情也跟着起伏,我分明记得,这首小调,是强尼大爷在昨晚哼过的,当时他情绪激动,又哭又唱。

        沃尔马这个傻子,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了真相,惊讶的在那里咿咿呀呀,拉着承心哥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却无心理会这个事情,只是静静的站着,看着强尼大爷把慧根儿和如月送上了那块大岩石。

        “你们不要接近那朵红花。”强尼大爷是这样吩咐到的。

        然后,跳上木筏,这一次他没有自己下水去推动木筏,而是用我们准备好的简陋的船桨,划动着它回来了。

        下一拨儿人,是路山和陶柏

        就这样,仿佛是每一个都要进入那充满迷雾的电影一般,强尼大爷来回的奔波,送我们过去,让我们走进那一幅安静而迷幻的画面。

        那一朵看起来很是微小,弱不禁风的红花一次次的颤抖,就好像是终于忍不住在哭泣。

        从上午很早出发,到了中午11点,终于,强尼大爷把大部分人都送过去了,只剩下了我和沃尔马还留在矮山之上,奇异的是,就如强尼大爷所说,这只是一件小事,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木筏再一次回到了矮山这边,强尼大爷全身湿漉漉的走上岸来,他身上穿着的牛仔裤已经完全的湿透,他裸露的上半身看起来就像一个强壮的中年汉子,可是在那一刻,他朝我走来的时候,我却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气场围绕着他,像一个英雄最辉煌的末路。

        “承一,该你了,我们一起去迎接那了不起的风暴把。”强尼大爷是如此对我说到,脸上带着一种异常安宁的微笑。

        那微笑,就像是那个拿了一把好牌的赌徒,赢了!所以,内心安静了!

        可是强尼大爷赢了什么?

        心中虽然疑惑,可是我到底还是微笑着给强尼大爷说了一句:“好!”然后,安静的走上了那张木筏。

        了不起的风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