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七章 原始的办法 为千觞戏云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七章 原始的办法 为千觞戏云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赶尽杀绝,这个形容词用的真好,在水上我们最大的庇护就是蓬莱号,它带着我们前进,提供我们活动的场所,甚至在关键的时候,还能带着我们逃跑,在精神上带给我们可以依靠的安全感,但深潭中的这个存在,明显就是要逼迫着我们放弃蓬莱号。

        这就是赶尽杀绝般的办法,让我们连退路也没有,可是我们还是必须得前行。

        在深潭的入口处,一边依旧是悬崖,而那矮山山脉也就绵延到此地算是尽头了,如果我们要步行进入深潭,只能沿着矮山山脉的尽头走,要进入深潭的位置,恐怕就只有下水。

        在出发之前,我下意识的沟通了一下那一杆立在甲板之上的‘招魂幡’,感应到湖中那多如繁星的点点紫芒,还有一团耀眼的紫色光芒存在,心中苦涩。

        那些点点紫芒在游动,自然代表了大部分凶鱼聚集于此,而那团耀眼的紫芒自然就是我们的目标所在。

        下水吗?赶尽杀绝这个词语再次浮现于我的脑海中。

        让辛格把蓬莱号朝着矮山靠近,我苦涩,而强尼大爷却淡定,仿佛这一切是他早已经预料到的。

        幸运的是,只要不前进,只是朝着旁边移动,辛格并没有受到那种来自灵魂的影响,顺利的把蓬莱号靠在了岸边。

        我们沉默的收拾齐整下船了,强尼大爷是第一个下船的,辛格站在他的身边想说一些什么,但没有敢说出口,而到我下船,和辛格擦肩而过的时候,辛格忽然拉住了我,把我拉到了一旁。

        我没有反抗,而是跟着辛格来到了一旁,转头看着辛格,发现他的眼眶红了,他小声的对我说到:“你们一定不要失败,更重要的是保护好老爷吧,他其实很好,就像我的第二个父亲,我也是一个达利特,是种姓之外最低级的种族,甚至连姓名都不配拥有,上层的人羞于靠近我们这个种族,认为我们是不洁的人,而我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说话间,辛格掉下了眼泪,他一把擦干眼泪,继续对我说到:“可是老爷从来不嫌弃我们的家族,待我们如亲人,特别是我,从小就受到了老爷的培养,相信我,这不是为了利用我,事实上除了这次航行,他根本没要求过我做任何事情,可他却给了我太多太多,甚至动用自己的能力,给了我一个美好的身份,让我做为一个达利特,也成为了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承一,我了解老爷,他一直都不怎么眷念生命,我都已经习惯了,但这一次不一样,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的东西,感觉到他在爆发之后,就要真正的离开我了,承一,我没有办法,我很无奈,请保护好他。”

        望着在这个时候,突然动情,泪流满面的辛格,我无言以对,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尽一切力量保护好强尼,不说别的,一个晚辈对于长辈就应该这样做,可是,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的,就比如如果强尼的寿命是我师祖转给他的,那么耗尽了他依然会死亡,除非用逆天的术法强行的维系,但那样其实在害强尼,因为后果太过惊人。

        以上这些原因,就是我对辛格无言以对的根本,但想到强尼大爷会死,我的心也不可避免的痛了一下,最终我拍了拍辛格的肩膀,说了一句:“在老天的允许下,我会尽我一切的能力,让强尼大爷活着。”

        “谢谢你。”辛格再次抹了一把眼泪。

        而走在最前面的强尼大爷像有所感应一般的,大喊了一句:“承一,你快一点儿,辛格,你没发现你的废话太多了吗?”

        辛格赶紧抹了几把脸,咳嗽了几声,用尽量正常的声音对辛格喊到:“老爷,我只是一个人害怕,需要承一安慰一下我。”

        强尼深深的看了一眼辛格,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身走了,走了好几步之后才说到:“够了,辛格你安心的守在船上,承一,你应该来了。”

        我看了一眼辛格,然后转身走了,辛格的声音依旧从我背后传来:“我是多想和你们一起,但我只是一个拖累,我很明白”

        我忍住心中翻腾的心绪,下了船,其实一直以来,我害怕的并不是冒险本身,和许多的未知,怕的从来都只是我会失去,失去一个个重要的人,对这个我怕的要命,偏偏无法阻止。

        从小,师父的教育就让我从来不会情谊的向老天祈求什么,但这一次,我从心底向老天祈求,强尼大爷能够平安度过这一次的危机。

        ————————————————分割线—————————————————

        师祖留下的法器,一直都是我手持着,感应着我们最终目标的位置,到了这个面积宽大的深潭以后,我就已经清楚的知道,我们的目标很无奈的在接近深潭中心的位置。

        这篇深潭的景物乏善可陈,只是深绿色的水,让人一眼望去就觉得深不可测,另外,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在深潭的中央有一块巨大石头,上面开着一多孤独的红色花朵。

        花朵不大,按照深潭上雾气朦胧的能见度来看,按说我们根本就应该看不见这朵艳红的花朵,可是偏偏就是看得那么清楚,红到刺目。

        “真是一朵奇怪的红花。”我试图说起这朵有趣的花,让沉默前行的我们气氛轻松一些。

        要知道,这绕着深潭半圈的矮山山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路,我们前行的很艰难,强尼大爷拿着一把劈山刀,执意的要走在前面,为我们一群年轻人披荆斩棘,我们阻止,他也强硬的拒绝。

        他说只有不停的活动着,劳累着的时候,才能感觉到生命的光辉,可惜以前的他给不了自己活动,劳累的理由。

        这句话我们不能理解,可是却分明感觉到悲凉。

        就是这样的气氛让大家更加的沉默,所以我才说起这朵红花,大家也试图接过我的话展开讨论,却不想走在前面的强尼大爷突然停下了脚步,掏出身上的铁皮酒壶,竟然一口气喝干了壶中才灌满的酒。

        然后他一把扔了手中的铁皮酒壶,说到:“我想我应该在这里告别我的老朋友了,尽管它陪伴了我很长的岁月。另外,你们可不可以当没有看见那种红色的花,你们不觉的它看上去很哀伤,很无助,很孤独吗?”

        我们无言以对,强尼大爷已经越来越让人搞不懂,每一句话都别有深意,可是偏偏又能直直的打向人心,让人从心底对他的话产生一种共鸣。

        看着强尼大爷在朦胧的日光下,显得有些悲壮的侧脸,我发誓我不会再提那朵什么红花了,再次沉默了行走了一阵子,我说到:“根据师祖留下来的法器,我们距离目标已经非常的接近了,可是,强尼大爷,我们是要下水吗?”

        强尼大爷听闻我这样说,也停下了脚步,说到:“是直线的距离吗?”

        这个深潭是极其不规则的形状,他话里的意思就是说是不是我们所在的矮山,到那个目标位置最短的距离。

        我细心的感受了一下,然后对强尼大爷说到:“现在还不是,但是再前行几十米,就是正对的直线距离了。”

        “哈哈哈,很好!我们当然是要下水!”强尼大爷莫名的开心,我不明白他在开心一些什么。

        说话间,他停下了前行的脚步,扔下了随身背着的那个巨大的,不肯让我们动的行李袋,然后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它,说到:“你们这些小辈说不定就在猜测我带着一大包的法器,不,我可没有,我是一个除了那一击之外,使不出任何术法的普通人,带那个东西有什么用,这是工具,我早已经准备好的工具,我知道一切都不会顺利,有时候,要依靠的是原始,那个是最可靠的。”

        我仔细一看,原来强尼大爷的背包里,用好几捆看起来不是很粗,但是一眼就能看起来很结实的绳子,另外就是两把中型的电锯,他竟然带着这个?

        但下一刻我就反应过来了,他这样的准备,应该是要做木筏吧?

        而我的猜测显然是对的,在那边强尼大爷已经拉动了电锯,说到:“别愣着,谁都不想拖到晚上,所以全部都来帮忙,我们扎一个筏子,一个就够了!”

        木筏,我嘴角泛起了危险,好东西,至少比我们自己下水要多了那么一些安全感。

        可是一个什么保护也没有的木筏,能让我们在那么凶猛的鱼群中存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