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五章 11点以后的恐怖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五章 11点以后的恐怖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歌声只出现了几秒钟的时间,又忽然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急促的水流声在耳边萦绕,天地间安静的让我以为刚才突然出现的歌声只是我的错觉,可是心头还回荡的淡淡悲伤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承一,你怎么了?”强尼大爷的脸上出现疑惑的神色,我们明明是在畅谈,可我突然发楞,然后皱眉,这行为明显不正常。

        难道强尼大爷没有听见?甲板上除了强尼大爷和我,当然还有其他人,我抬头看向其他人,除了路山若有所思,其余的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们没有听见什么吗?”我疑惑的问到。

        大家都莫名其妙的望着我,肖承乾甚至揶揄到:“你想在这充满了凶鱼的河道里听见什么?我倒希望有一个性感的洋妞,在我耳边对我说‘eon’,当然加一个‘baby’我会更开心,最近‘黑珍珠’见多了。”

        肖承乾口中的黑珍珠是指印度妹子,漂亮的五官,可惜皮肤黑了一点儿,不符合肖大少的审美。

        如月瞪了肖承乾一眼,这小子和他深入接触以后,哪里还有以前那种刻意装出来的风度与优雅,言谈举止更像一个土匪。

        但我没有心思理会肖承乾的调侃,我不相信自己会产生错觉,我站了起来,朝着甲板边上走去,我想歌声是从河面传来的,那甲板边上能够听得更加清楚,却在这时传来沃尔马有气无力,却是那么急迫的声音:“别把我一个人扔在房间里,我只是腿受伤了,拜托,我害怕。”

        “你怕什么啊?那么大个男人难道还像小孩子一样拍黑?”肖承乾回应了一句。

        “我不是怕黑,我刚才忽然听见一个女人唱了一声,该死,那条鱼一定有毒,神经毒素,才让我产生了错觉,但总之,谢谢你们,把我弄到甲板上。”沃尔马是如此的急切。

        但没人把他的话当回事儿,承心哥甚至不满的哼了一声,说到:“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莫非你中毒了我看不出来?别找借口,好吗?”

        沃尔马无奈的呻吟了一声,可是我的心却猛地一动,转头说到:“不,沃尔马没有找借口,慧根儿,去把那家伙抱出来,我有话要问他。”

        慧根儿最是听我的话,见我这样说,立刻应了一声,去到船舱把沃尔马给抱了出来。

        被弄出来的沃尔马对我异常的感应,一边赞美着慧根儿的强壮与大力,一边对我说到:“承一,我就知道,在这其中最善良的就是你,连三个女人都没有你善良。”

        他不知道他的话无意中得罪了三个女人,脾气火爆的承真下一刻就想要‘收拾’他。

        可是,我却制止了承真,很认真的问沃尔马:“你刚才听见有人唱歌?”

        沃尔马显然没有想到我会问他这个,有些无辜的眨着他的大眼睛说到:“只是好像,我根本不敢肯定,那歌声就出现了一下子,唱了一声?”沃尔马神情疑惑,最后对我耸肩说到:“抱歉,承一,我真的不知道。”

        我没有对这个答案失望,反倒是望着沃尔马说到:“我其实一直都很疑惑,阮庆秋所在的势力为什么会收你为徒,如今我有一个猜测,你必须老实的回答我,好吗?”

        “没有问题。”

        “你是不是灵觉非常的出色?”我认真的问到。

        “是的,至少我师父是那么说的,灵觉出色的人都是有天分的人,不说别的,至少代表了灵魂强大,灵魂力强可惜,承一,你知道,我的家庭可是罕见的独生家庭,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我可是一颗独苗苗,我一年中要有很长的时间在印度,偶尔才能去”沃尔马的神情得意,他仿佛已经忘记了下午受伤的事情,开始滔滔不绝。

        我感觉像是有一群乌鸦在我的耳边呱噪,忍不住说到:“好了,你不用给我解释你为什么在道法上那么菜的事情,我觉得我没有兴趣知道。”

        的确,沃尔马在道法的各个方面都很菜,连最简单的基础手诀和步罡都很勉强,更别提高级的术法,但他忘记了,原因他曾经说过,第一入门时间尚短,第二能够修习的时间有限,他的家族有很多事情也需要他的处理。

        这样突然的出现就像一个短暂的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我们没有注意到强尼大爷的脸色在那个时候变得难看了几分,也没有注意到了时间已经晚上10点多,或者下午的遭遇,让我们心有余悸,没有那么想睡觉的意思。

        接着,我们又开始喝酒,谈天,商量之后的行动计划。

        时间不知不觉的指向了11点,河面上不知道为什么起了大团大团的白色雾气,在这之前,我又听见了好几次断断续续,不甚分明的歌声可是,因为没有任何影响,我不想加重大家的心理压力,所以没有再次提出来。

        其中有两次,沃尔马明显也有动容,但是被我暗示阻止了他说出来。

        因为,这歌声终于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进入这段河面之前,辛格给我说的那个传说,一个殉情的女子,日夜的游荡,杀人的动人歌声

        “好了,我想我们还是需要休息了,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强尼大爷显得有些意兴阑珊,终于在喝完了手中的威士忌以后,提出了要休息。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刚刚11点正。

        面对强尼大爷的提议,大家或许也是感觉到了疲惫,纷纷说好,但却在这时,一阵从未有过那么清晰的歌声,从河面的深处传来。

        这歌声的声音很小,但是却是如此的清晰,那是一首印度歌曲,曲调不像普遍的印度歌曲那么欢快,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哀伤,而唱歌的女声是那样的空灵,飘渺,夹杂着强烈的个人情绪——那是一种绝望的哀伤,让人在瞬间也就跟着悲伤起来。

        “承一,夜里11点以后,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会出现了。人要懂得避讳,所以每晚最好在11点之前安睡,如果不能做到,也尽量做到不要在11点以后出去晃荡,不是说一定怕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是应有的尊重。”师父的话再次浮现在我的心中,那是小时候他给我讲对万事万物敬畏时所说的一句话。

        可是,在我长大以后,却发现,越大的城市,越失了这种敬畏,要也没有用了,因为人气太过集中,人类强势的碾压了有些存在的空间,它们不出现了,敬畏也就不需要了,原本,这样的划分是平等而公平的,白天和黑夜各自的存在。

        我不知道,在大的城市里,这样的事情到底算好还是不好?

        抛开这些杂乱的想法,我依旧朝着甲板变走去,11点,出现了吗?

        这一次,不再是我一个人听见了,而是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哀婉的歌声,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最怕的自然是沃尔马,躲在大家的中间,有些瑟瑟发抖,其他人的反应不算大,只是有些疑惑。

        可是,我,路山,承心哥等几个人却是不一样的,从共有的神情上来看,我们被勾起了心事,想起了失去的恋人,一种苦涩的绝望开始在心中翻腾。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正常的现象,蓬莱号停在安全的地方,而我们做为修者,都被这远远传来的歌声勾起了情绪,是一种危险的信号,所以,我大声说了一句:“不要认真去听,大家默念静心诀。”

        却不想我的话刚落音,刚刚还怕的瑟瑟发抖的沃尔马,和比他好不了多少的辛格,忽然神情就变得迷茫起来,然后朝着我的方向走来。

        我这里正是甲板的边缘,朝着那边的河面。

        “阻止沃尔马。”强尼大爷的声音传来,他的神色哀伤而痛苦,但是他一把拉住了辛格,随便抓起身边一瓶没有喝完的酒,劈头盖脸的就朝辛格倒去。

        而我自然也会阻止一瘸一拐走向我这边的沃尔马,拉住了他,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辛格和沃尔马顿时清醒了过来,承清哥踏步在甲板上,大声的开始诵读《道德经》,做为一个修者,承清哥肯定是有念力的,抛开这个不说,《道德经》本身的经文就有一定的说不清楚的力量,是一种超越性的力量,在诵读的时候,自然可以抵抗歌声带来的影响。

        这样,对于沃尔马和辛格这种做不到口诀精心的人来说,是最好的一种帮助。

        歌声仍然在继续,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因为不用开天眼,我也看见了,在河面上那一大团,一大团的白雾之后,走出了好一些游荡的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