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四章 夜半歌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四章 夜半歌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帕泰尔他是一个传奇,是属于在我的那个时代,确切的说,应该是我还是夏尔马的时代。他是一颗在印度修者界耀眼的新星,他在圈内的光芒甚至盖过了我,但在民间知道他的人却不多,你知道的,因为种姓制度,他作为一个最低等的达利特,就算他的光芒再耀眼,这边的修者圈子也要掩盖他的存在。”说到这里,强尼大爷的眼中流露出追思的神色,悠远却又带着洗刷不掉的痛苦。

        所以,他忍不住摸出酒,喝了一大口,继续说到:“没有地方有绝对的公平,而印度这个国家,在强大的种姓制度面前,更是不可能公平,这是我要对帕泰尔承认的事实,就算时光流逝了多久,我也必须承认。”

        看起来,又是一段异常纠结的往事,我想听强尼大爷继续说,可他却异常简单的总结了一句:“我们这一次要面对的是,应该用敌人来称呼,就是帕泰尔!当年李和我一起封印的,也就是帕泰尔的尸体!”

        “听起来,他很厉害。”我这句话没有半分轻慢的意思,是发自内心的。

        此时,船已经转过了那几个急转弯的地方,来到了山后的一段水面,这段水面很长,加上雾气缭绕,一时之间直直的水面都有一种望不到尽头的感觉,而它的一侧依旧是陡峭的悬崖,另外一侧则是连绵不断的矮山山脉

        水流依旧很急促,阴寒的感觉更加的厉害,在这炎热的夏天里,一转入这段水面,我的脖子上竟然冒起了鸡皮疙瘩。

        “有点儿冷吧?去批件衣服。”强尼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了一段无关紧要的话,淡淡的关心。

        我搓了搓脖子,说到:“没有关系,强尼大爷,你多和我说一点儿关于帕泰尔的事情吧?”

        “也没有什么多说的,毕竟他再也不是活着的帕泰尔,而是一具尸体,但因为昆仑遗物和他扯上关系,所以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异,我并不知道!如果你硬要我说,我只能告诉你,李曾经说过,活着的帕泰尔比死去的帕泰尔要可怕,毕竟一颗跳动的,充满了野心的人心才是最不可预料的东西。而帕泰尔最厉害的本事,在于沟通和利用,懂吗?沟通和利用某一种族群的生物,就好比水中的鱼!这是属于神的本领,这也就是帕泰尔当年为什么是一颗最耀眼的新星的原因。看着那些鱼惊人的反应,我想,就算他变成了尸体,这个能力都还在,想想就实在太可怕了。”强尼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到:“承一,必须要注意这个,到最后,我们可能要面对的是汹涌的水下生物群。”

        死了还保留能力?这个的确真的太不可以理解了!难道又是一个厉害版的老村长?我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在我们逃亡的路上,遇见的那只苍鹰,不就是同样可以类比的事情吗?只不过比较起来,一个族群那样恐怖的力量,把帕泰尔称之为修者界天才中的天才也不过分。

        “承一,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对你说。”在我思考的时候,强尼忽然语气沉重的开口了。

        “嗯?”我转过头,发誓是第一次看见强尼如此严肃郑重的脸色。

        “承一,我活了漫长的岁月,按照修者界的规律来看,能和时间进行角力,突破生物规律的存在,无一不是最顶级的修者。但我不是”说到这里,强尼忽然自嘲般的笑了一下,然后拿出酒壶,喝了一口,才接着说到:“我的意思是说,我也算是很有天分,但这种天分不足以支撑我到顶级修者的地步,我活了那么长,其实是因为李用了秘术,为我转了寿,就在当年李准备分解自己灵魂的时候!我受了伤,那一次惨烈的战斗,到最后封印帕泰尔,我受了很沉重的伤,这个伤几乎断绝了我往上攀爬的一切可能。”

        “强尼大爷,你是想说什么?其实,我并不在乎你是不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这不影响你是我长辈,我该尊重你的事实。”我不理解,强尼为什么要如此严肃的对我说一段关于他的往事。

        “不,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李当年利用逆天大术转寿给我,是必须要做的,我就算再不情愿,也是必须要接受的。我是想说,承一,我的残伤留到现在,我虽然活了那么久,也就是一个普通人,除了那一直保存着的最后一次出手。”强尼尽量组织着语言和我说明他话里的意思,尽管我还不是很理解。

        “强尼大爷,我没有想过要你出手来摆平这件事情。”我说这话的时候也很认真,就算我没有听清楚重点,但这一点我的内心却异常清楚。

        “我很遗憾我不能出手,但承一,当年李和我费尽心思的保留的这最后一击,我一定不会有所保留承一,我已经活得太久,久到我连子孙后代都可以放下,用一种淡然的心态来看待,唯一却不能遗忘自己要做的事,和那条触目惊心心灵上的伤口,或者说,你们的到来解救了我,我会全力以赴。”说完这句话,强尼大爷走开了,下了甲板,走到了船舱中,看样子是想休息一会儿。

        可我还在回味着强尼大爷的话,这其中埋藏着太多的秘密,同时,也忽然解开了心中长久的疑问,毕竟和强尼大爷相处了那么久,我实在没有感觉到他做为一个修者的能力,原来是有那么一段隐藏的往事。

        毕竟是一段单独的支流,所以就算用比起之前快很多的速度来航行,但也不能一下子达到终点。

        从下午进入支流,到现在我们航行了几个小时,终于在黄昏的光晕淡去以后,夜晚悄悄的来临。

        强尼在晚饭之前,就拿出了一件奇怪的法器,确切的说有些像招魂幡,但事实上又有着巨大的区别,竖立在了甲板之上。

        “这就是李留下的法器,可以精确的定位我们要找的存在最具体的位置,做到丝毫的不会偏差!同时,也会在险境之中为我们提供一点儿平安。”强尼插上这杆‘招魂幡’的时候,这样说到。

        “提供平安?”承清哥在仔细的看着这杆‘招魂幡’上的复杂反复的阵纹,听到这句话时,不由得产生了一点儿疑问。

        “是的,提供平安,李曾经说过,天道仁慈,就算是任何绝境,总是会留一线生机,当然这不是指的个人命运,而是整个天地大道!也就是,再险恶的地方也总有那一点平安,生机之地。帕泰尔的封印之地一定是充满了险恶的,但同样,也有相对平安,可以让我们喘息的地方,这法器就能准确的找出那样的地方。”说话的时候,强尼说出了这杆‘招魂幡’的用法。

        其实也并不复杂,简单的说,在念动咒语催动它的时候,它会给持幡的人一种传达,这种感觉是玄妙的,不能言传,可是传达的信息又是准确的,能让人一下子就体会。

        强尼不能动用任何的手段,自然这杆‘招魂幡’就交给了我来感应,在催动咒语,握上它的一瞬间,我就有一种清楚的感觉,我们距离那一处的封印很近很近了。

        还能感应这一路的危险,那种星星点点密布在河面之下的紫色能量在不停的游动,是那些凶猛的水下生物吗?

        可是,在这夜里,我还是通过招魂幡找到了一个平安之地,那是一处靠着矮山山脉的回水处,那里的波动是如此的平和,在这凶险之地就如同一个世外桃源那般的存在,我一点儿也不奇怪,会有这样的存在。

        就如同万鬼之湖也会有一个亘古的界碑矗立于那里,这是天道仁慈留下的生机,任何的力量都不能对抗!

        我们把船就停在了那里,休息一夜,而明天天明,蓬莱号应该就可以顺利达到最后的封印之地,这样其实是让人心安的,毕竟修者也是人,任何人都不想在黑暗的夜里,却对付恐怖的存在,因为青天白日的光亮总会带给人希望。

        蓬莱号静静的停泊在水面,如同以往很多的日子一样,轻微的波动,没有任何的凶物来骚扰我们,也没有那种阴寒入骨的感觉。

        我和强尼大爷在讨论白天的事情,就如面对这种凶物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用妖魂来轻松的应对这件事,毕竟当时情况危急,并没有想到利用妖魂,突发状况下,颠簸的甲板上,也没有施法唤出妖魂的时候和环境。

        但就算如此,强尼大爷还是给了我否定的答案:“就好比在深潭下的那条巨鲶,你用吼功只是震散了作用控制于它的灵魂力量,却并不是杀死了它,只是让它有了瞬间的呆滞,我才有时间去杀了那条鲶鱼,可是你要知道,那鱼本身没有死,而且生物不存在灵魂,是灵!这个是有天道保护的,毕竟万千的灵,行成一个强大的物种灵魂,毁掉灵,就好比毁灭一个族群那样!所以,一般针对灵魂的术法不作用于动物,就是如此,它们不像人类有单独的灵魂所以,我想,你当时放出妖魂,最多也就是克制附着于它们身上的灵魂力量,而对它们本身没有作用,也解决不了危机,所以这条捷径你是不用想了,知道吗?”

        “可是,那铺天盖地的凶物,强尼大爷,我到底应该怎么对付?”我有些头疼。

        “船到桥头自然直,但你就是万万不能轻易的放出妖魂要面对那些凶物,到今天你还没有发现吗?帕泰尔那可怕的控制之术,可以分担,也可以瞬间击中,作用于你。你放出妖魂,就是直接在和帕泰尔对峙,而不是一个单独的凶物。你认为你的妖魂能强过帕泰尔?”强尼认真的说到。

        是这样吗?我绝对不认为我的傻虎能够单独的对持昆仑的存在可我开想开口说点儿什么,静谧的夜里,在流淌的河面之上,忽然传来一阵歌声,让人听见心碎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