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二章 摆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二章 摆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曾经说过,越是在关键危险的时候,脑子里越是要保持空明,不能多想!集中的精神力只能朝着一个目标,而事情往往就会迎刃而解。

        不要怀疑人精神的强大,就好比老是去想一件坏事儿,往往真的会发生一样,在关键危机的时刻就不要想着坏的可能,只想着自己的目标也就好了。

        所以,我不会去想不远处那些水面下的存在,我也不会去想蓬莱号的速度有多快我只想着我要接近那一条大鱼。

        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游泳的健将,但在这一刻精神力的指引,不屈的意志,却让我的身体爆发到极限,我能感觉自己在水中的速度,几乎是一道离弦之箭,在瞬间就接近了那条大鱼。

        在澎湃的水波中,我努力的稳住身体,伸出手举起了鱼枪,那条大鱼仿佛是感应到了这一次是真正的危险了,开始剧烈的挣扎,搅起巨大的水浪,试图把我抛开,却换来了沃尔马更痛苦了呻吟声。

        不得不承认,它这一招是有效果的,有好几次它那巨大的身体撞击到我,若不是我及时靠住蓬莱号,就已经被抛出去了,在它这种挣扎下,我根本没有可能举枪射击!

        而不同的是,它不在乎时间的流逝,而我却一分一秒都耽误不起。

        它没有停下对我的进攻,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更不肯放开沃尔马,在这纷乱的情况下,我想我只有拼了!当然,我还需要一些运气

        又一次的,那条大鱼开始翻腾,身体扭曲着,再次朝着我狠狠的撞来,这一次我靠着蓬莱号,在这一瞬间,扣动了鱼枪的扳机,鱼枪上的鱼叉发出了‘澎’的一声闷响,以惊人的速度刺向了那条大鱼。

        感谢这条鱼实在是太大,目标明显,所以在慌乱之中的一枪,竟然准备无误的刺中了它的身体!

        “沃尔马!坚持住,马上,十秒,我保证!”我紧紧的握着鱼枪,对仍然悬挂在船体的沃尔马太喊了一声,沃尔马无力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已经有些涣散,可仍然虚弱的对我微微点了一下头。

        大鱼被鱼叉刺中,挣扎的更加剧烈,但同时,它也无法甩开我了,我可以利用鱼叉和鱼枪之间那条坚固的绳子,接近大鱼,稳住身形,再也不怕被甩开了。

        这是我的冒险一赌,但同时也是我让沃尔马坚持的原因,因为我预料到大鱼会挣扎的更加剧烈。

        深吸了一口气,我咬住鱼枪,然后拉住那根绳子,猛地一发力,终于接近了那条大鱼。

        我紧贴着它,感觉到了它那滑腻冰冷而巨大的身体,我用两腿夹住它的身体,它更加剧烈的挣扎,在这个时候,我狂吼了一声,几乎用出吃奶的力气,狠狠的夹住它,对抗着这股力量。

        然后我抓住了鱼叉的尾端,在那一刻肌肉膨胀到了极限,然后伴随着一声怒吼,拔出了鱼叉。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我伸手抓住了那条大鱼的嘴唇,它那锋利的牙齿同时也刺进了我的手掌,我必须这样固定自己的身体,而疼痛已经被我忽略了。

        终于我深吸了一口气,从开始到现在压抑的怒火,终于彻底的引爆,我高高的举起鱼叉,在这一刻用上了这辈子我最大的力量,然后随着‘咔嚓’一声微微的脆响,我把鱼叉刺进了这条大鱼的脑袋。

        那一刻,大鱼剧烈的挣扎,但随着我搅动鱼叉,它全身的力量开始快速的消失,身体慢慢的变得僵直可是它的牙齿依然死死的咬着沃尔马,我松开鱼叉,顾不得那么多,另外一只手也抓住了这条鱼的大嘴,然后狂吼着,双手同时用尽,努力的掰开这死掉了仍然很紧的鱼嘴。

        “啊”我嘶喊着,听见了鱼鳃破裂的一声声脆响,鱼的血,沃尔马的血,我的血交织在一起,连剧烈波动的水波一时也清洗不干净,我大喊了一句:“慧根儿,快,拉起沃尔马!”

        慧根儿哪里还敢耽搁,也是大喊了一声,一把就把终于脱困了沃尔马扯上了甲板,在那一瞬间,我看见沃尔马的整条大腿都已经开始发白,如果不及时的处理,恐怕这条腿真的就要废了。

        但愿我是及时的,我松开了手,在水中抹了一把脸我看见承心哥已经从慧根儿的手中接过沃尔马,同时,也看见那条之前还剧烈的挣扎着的大蛇的一截身体已经有气无力了,我没看见陶柏的人,却能看见疯狂挥动,时而高举的手臂。

        一切平息了吗?

        “哥,把手给额,额拉你上来。”慧根儿伸出了他的手。

        我冲着慧根儿微微一笑,然后也伸出了手但在这时,漂浮在我身旁的那条大鱼忽然动了,它的眼睛在这一刻忽然闪现出了一丝凶狠的目光,然后整个身体忽然剧烈的摆动了一下,巨大的身体忽然就腾空而起,脱离了水面大概一米,然后重重的落在了离蓬莱号大概十米左右的位置。

        而这股突然爆发的力量,也让毫无防备的我被这股力量带起,水波的冲击也让我的身体跟着腾空而起,随着大鱼一起掉落在水面,甚至被它掉落水面所产生的水波推得更远,然后极速的下沉

        糟了,这是我落入水中的第一个念头,因为我看见了蓬莱号的船尾,就算离船尾我也有七八米的距离,更不要说蓬莱号一直没停下来过!

        接着,我开始极速的下沉,在下沉的过程中,我挥舞的手臂甚至碰到了一直巨型鲶鱼的头部,但因为下沉的速度太快,我与它擦身而过!

        掉到这些凶鱼的窝子里来了,我太清楚自己的处境,但在这种危机中,我还是忍不住奇怪,被鱼叉绞碎了脑部的鱼怎么说也是完全的死掉了,最后的眼神已经最后的爆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想不出来原因,在下沉到一定的位置以后,水中巨大的浮力已经快速的将我拖起,一下子我又再次出现在了水面!

        就算是再绝望的环境,也不能坐以待毙,在浮出水面的一瞬间,我任何想法都没有的,开始用力甩动着双臂,配合着脚与身体的律动,开始快速的朝着蓬莱号游去!

        我看见蓬莱号已经放慢了速度,这是要停下的前兆,估计我被抛飞的那一幕,大家已经看见,并且及时的做出了反应。

        我耳边响过哗啦啦的水声,我不能忘记下沉的时候,跟我擦肩而过的巨型鲶鱼由于下沉耽误了一定的时间,蓬莱号距离我更远了,大概已经有十几米,二十米的距离了。

        而这段距离就是决定我生死的距离!

        我尽量的放空自己的大脑,只管拼命的游泳,在经过了那条大鱼浮尸的瞬间,我看见那里红色的水波翻滚,竟然有不下十几条凶鱼在撕咬着它的身体!

        这也就是我没有第一时间被攻击的原因吧?这也算运气!

        我咬着牙,继续的划动着,这时候,蓬莱号已经在前方停下了,我远远的看见慧根儿他们站在了船尾,慧根儿手上拿着一个绑着绳子的游泳圈,正在大声的冲我呼喊,让我快一点儿!

        但同时,我也能感觉到,我的身后水波的波动是如此的不正常,毕竟这条河面狭窄,那条鱼尸被那么多凶鱼围住,就没有了其它存在的位置,后来而上的家伙显然是盯住了我!

        我拼命的滑动着,能多一米的距离也是我生的希望,而到了一定的距离后,慧根儿挥舞着那个游泳圈,朝着我抛过来:“哥,抓住!”

        游泳圈划出一条巨大的抛物线,然后落在了我身边不到一米处的水面,在那一刻,我感觉身后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家伙的东西已经非常的接近我了,可我还是没有回头,而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几乎是在水中扑了过去,然后抓住那个游泳圈!

        接着,巨大的拉力传来,在蓬莱号上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用力拉动着我,比我自己游泳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

        我快速的朝着蓬莱号接近着,一直到了船尾,我几乎没有伸出手,他们直接就拽着绳子把我拽了上去!

        我刚刚扶住栏杆,结果蓬莱号又传来了一声剧烈的震动,被他们抓着的我倒是没有掉下去,但我第一次回头,看见原来又是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怪鱼在撞击着蓬莱号,这应该就是我身后的存在吧?

        原来,刚才我是那么的危险!那一刻,我心中再次产生了怒火,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运用了吼功,大喊了一声:“滚!”

        才一开始,就遇见了这样的危机,那接下来,又要面对什么呢?在吼完以后,我心中暗想着,却全然没有注意到那条船下大鱼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