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章 危机爆炸的开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章 危机爆炸的开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到了那个入水口,辛格终于放慢了速度,我抬头看了一眼,在驾驶室中的他,虽然咬着下唇,有一些紧张,但是目光到底是坚定的。

        对上了我的目光,辛格忽然开口了:“嘿,我不是害怕,只是这个入水口以后的河道狭窄,我必须放慢速度,小心一点儿驾驶才好。”

        “你很棒,没人会以为你是胆怯。”承真用流利的英语回应了一句辛格,辛格的脸上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之前我注意到他稍微有些颤抖的手,也变得平稳了许多。

        但是承真是如此轻松的面对辛格,转脸面对我的时候,语气却变得沉重的起来:“承一哥,这是一个聚阴地啊,为什么那个存在会停留在这样的地方?”

        承真做为相字脉的传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这里的不对劲儿,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到:“我也不知道,不过万鬼之湖的那缕残魂,不一样停留在阴魂聚集的地方吗?或者,有什么原因?”

        强尼在一旁听见了我们的对话,忍不住说了一句:“没有任何的关联原因,这只是一个巧合,真正的巧合!”

        巧合?强尼大爷为什么如此的肯定?

        此时,我们的船已经正式的驶进了入水口,航行在了这条狭窄而蜿蜒的河道,我没有注意这些,而是听见了强尼大爷的话想要追问,但是我还没有开口,蓬莱号就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站在甲板边缘的沃尔马差点被甩了出去,心有余悸的望着辛格,喊到:“辛格,你的驾驶可不可以小心一些?不能再喝酒了,那是酒驾,酒驾”

        “难道是暗礁,可是以我的经验判断,这水面下应该没有暗礁啊?”船的震动显然给了辛格不小的心理压力,他的神色有些惶恐。

        “经验可不是万能的,只能小心,小心,再小”沃尔马不介意任何时候,给人充当导师,可是不幸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蓬莱号又来了一次剧烈的震动!

        这一次沃尔马可没有那么幸运,直接滑到在甲板上,两只脚直接甩了出去,上半身还停留在甲板上看那个样子就要掉入水中了。

        “抓住栏杆,我来拉你。”我喊了一句,然后飞快的朝着沃尔马靠近,而沃尔马的反应也不慢,立刻抓住了身旁的栏杆,阻止了自己的继续下滑。

        不好的预感一直都伴随着我,但我心里清楚,即便没有这预感,那条入水口的大鲶鱼也告诉我,这段水面非常危险,万万不能掉入水中。

        “辛格!”在我跑向沃尔马的过程中,强尼忍不住喊了一次辛格,其实言语中并没有什么责备,更多是询问。

        “我”辛格探出了半个身子,神情明显的局促不安,可是他还没有说出什么,船忽然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这一次,不是一下一下的震动,而是连绵不断剧烈的震动。

        “天呐,承一,我要掉下去了。”这样的连续震动,换来的结果就是本来就已经快掉出水面的沃尔马,再也稳不住自己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朝着水面滑去,他的手紧紧的抓住栏杆,青筋毕露,看样子也是支撑不了多久。

        “妈的,就好像厨师颠菜的锅子,但是很不幸的,我们是菜!”我咒骂了一句,很显然这样剧烈的震动,让我根本不可能正常的在甲板上行走,连稳住身子都不可能!

        眼看沃尔马就要撑不住了,他要放弃了:“承一,看来我只能下去洗个澡了。”

        “不,千万别松手!下面危险!”我声嘶力竭的大喊到,尽量的稳住身子,周围没有人可以帮我,因为大家都必须要抓住栏杆才能稳住身子。

        “可是,你他妈的快点过来,你以为我能抓住多久?”听说水下危险,沃尔马的一张黑脸都吓得苍白了,忍不住高声的呼喝。

        我咬着牙,正常的方式肯定过不去,眼看着沃尔马就要撑不住,我干脆选择了一个极度危险的方式,一下子飞扑了过去,在身体下滑的过程中,看准了位置,用脚紧紧的勾住了甲板上一根巨大的铁链

        一股巨大的拉力传来,我终于拉住了沃尔马的手,于此同时,这拉力的冲击让巨大的铁链都移动了半分,连带着我的脚也跟着微滑了一下,差点儿就要勾不住那根铁链。

        “承一,拉我上去。”此刻,沃尔马那只抓住栏杆的手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松开了栏杆,又是一句巨大的拉力传来,我咬着牙尽量的稳住身子,脖子上青筋凸起,眼眶发热,我估计我的整张脸都涨红了。

        我尽量的稳住身子,用另外一只手去握住沃尔马刚才握住的栏杆,然后憋着一口气对沃尔马说到:“你伸手上来,必须再次抓住栏杆,快啊!”

        沃尔马一只手忙乱的挥舞着,在挣扎中终于也抓住了栏杆!

        船依然在剧烈的颠簸中,可是我却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了可以借力的地方,我开始和沃尔马一起努力,试图把他拉上甲板。

        “主人,这绝对是不正常的,根本不可能是暗礁,而是有东西在撞击蓬莱号。”辛格的声音从驾驶室传来,有些惊恐,但是他尽量镇定着,这撞击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连驾驶室的他也必须牢牢的握着方向盘才能稳定身体。

        “这个你不应该向我汇报,做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水手,你应该自己去处理。”强尼大喊了一句,但不过,他这句话显然是对的。

        “那我们只能高速的冲过这个地方,可是有危险,因为这里的河道很狭窄,转弯的地方又太多,我”辛格的声音不是那么的自信。

        “知道吗?小伙子,你在我眼里一直都很棒,否则我不会选中你,知道吗?”强尼大喊了一句。

        而承真此刻整个人紧紧的抱着甲板上的篷子的粗大柱子,忍不住补充说明了一句:“是的,我也这样认为,辛格,你很棒!”

        或者是强尼和承真的话给了辛格强大的信心,蓬莱号的发动机忽然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原本因为颠簸而减缓的速度陡然就加快了起来

        颠簸不再那么剧烈了,但是因为船不是在稳定的情况下加速,惯性让船速度极快的情况下,方向却开始偏离,眼看着就朝旁边的岩石悬崖冲去了。

        “不,承一,要死你也把我拉上来在甲板上死。”和我一起在努力的沃尔马也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而我趴在地上看了一眼辛格,此刻的他全身关注,飞快的转着手中的轮盘,要用机械的力量来抵抗这股惯性,这一刻的辛格看起来就像一个真正的船长。

        ‘哗’一声巨大的水声,船终于在离那悬崖还有5,6米的距离时,艰难的调头了,处在冲击第一线的承心哥忍不住对辛格伸手比了一个大拇指,如果撞上了悬崖,按照承心哥所站的位置,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水下传来的撞击也没有了,显然刚才船的高速抽离,加上急转弯,搅起的水波,甩掉了船下这些莫名的存在,至少我是这样判断的。

        我也松了一口气,平稳之下,力量也能得到发挥,我一手撑着栏杆,一手开始使着大力,要把沃尔马拉起来。

        蓬莱号下水花翻滚,纷纷才能直立的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什么特别的情况一切似乎变好了起来,可是也就在那一瞬间,我看见沃尔马忽然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一种叫绝望的东西。

        “沃尔马!”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忽然手上就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连带着把我也一起往下拖去。

        我的脚原本是勾着一条巨大的铁链,此时却也开始慢慢的划开,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却听见沃尔马用一种悲凉的语气对我说到:“承一,事实上刚才有什么东西跳起来,咬住了我的脚,知道吗?是一整只腿,包括大腿,都被它咬住了。”

        “我X,管它是什么东西,你别放手!”我大喊了一声。

        可是,水下传来的巨力再一次发力,这一次连同我也一起被快速的拉了过去,脚是再也勾不住铁链了!

        “慧根儿!陶柏!”我声嘶力竭的大喊到,于此同时,我看见这两个力气最大的家伙已经冲了过来,大家都朝着这边冲来。

        而跑在最后的承真,却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惊呼声!

        又发生了什么?我咬牙支撑着,这时,慧根儿已经扑过来,抓住了我的身子,我转头一看,一只巨大的蛇头已经搭在了栏杆上,看样子,是想爬上我们的船!

        这他妈的是在印度,是在恒河,不是在亚马逊,难道要给我上演《狂蟒之灾》吗?我在心里大声咒骂了一句。

        也在这时,我感觉沃尔马在慢慢松开我的手:“沃尔马,你他妈的在做什么?”

        “我他妈的支撑不住了,我感觉我的腿快被它咬断了,另外,我他妈的不想大家一起被拖下水,这是一个他妈的大家伙。”沃尔马忽然就哭了起来,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我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