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九章 前进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九章 前进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场看似随意的超度有那么重要吗?我皱着眉头,看见在浪花翻腾的水面,露出一条巨大的乌漆漆的脊背,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大家伙,看样子应该是一条巨型的什么鱼。

        强尼的火爆倔强,我们都有体会,我不能试图去说服他,或者停下手中的事情,只能踏起步伐,念着祭文,继续洒着纸钱,尽快去完成这场莫名的超度。

        不管是处于什么样的环境,我还是以真挚的心情完成了这场超度,而这时的强尼已经被拖入了水中一米左右的距离,急促的流水淹到了他腰部的位置,也不知道是水还是鱼的力量让他有些东倒西歪。

        可强尼的脸上根本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是怒目圆睁,破口大骂,用的是印度话,我也不知道他骂些什么!总之是一副和那水中的生物对上了的感觉。

        这样的强尼让我想起了那篇经典的名著《老人与海》,也不知道那个最终捕获大鱼的老人是不是就是强尼这幅模样,但同时也哭笑不得,不知道他在倔强什么?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我几乎是在冲向强尼,一边跑一边喊到:“强尼大爷,扔掉鱼竿,被拖下水你不是它的对手。”

        “不!我不!你见过枪手丢掉枪,渔人扔下船的吗?我要把它弄上来!”强尼倔强的说到,说话间又被拖下水了一点儿距离。

        再这样下去就危险了,此时我已经跑到了水边,只能毫不犹豫的也跟着下了水,明明就是炎热的夏天,可是那入口处的水流一沾到我的皮肤,那种刺骨的冰凉竟然让我起了一串儿的鸡皮疙瘩。

        聚阴之地的水!

        我的脑子里蹦出来这样一个念头,但是整个人却脚步不停的走到了强尼的身边,帮他一起握住了鱼竿,与那条大鱼对持。

        事实证明我们的努力根本就是徒劳的,尽管我们的力气都不小,但根本就不知道那条大鱼的对手,在要真正被拖入河中的关键时刻,我趁强尼不注意,一把把他手中的鱼竿扯了过来,然后扔进了水中,然后不管强尼的咒骂,强行的把他拖上了岸。

        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那一条巨型的大鱼在拜托了束缚以后,试图要报复我们,在我拖强尼回去的过程中,我分明看见它翻腾起水花,一个转身就朝我们冲来,乌黑的脊背是那样的显眼,但庆幸的是它的动作晚了一步,我把强尼顺利的拖上了岸,并死死的摁在河滩上。

        ‘哗’的一声水流声拍打在岸边,大鱼最后的冲刺让我看见了它的头部,又是鲶鱼,一条巨大的鲶鱼,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我看见这条鲶鱼头部的紫色条纹是如此的清晰,整个眼眶都是红色的,张开的嘴,锋利的牙齿,异常的恐怖。

        “看见了吗?强尼大爷,这条鱼比我们一路上所看见的都变异的厉害,你不一定要把它弄上岸,也能看见这个,是吗?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就是这里了,对吗?你知道从进入这段河面开始,我们就没有见过大鱼,一条也没有。”我一边用小心的语气和强尼说着话,一边试探般的轻轻放开了强尼。

        被我放开后,强尼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用印度话咒骂着,然后一把推开了我,非常暴躁的朝着船那边走去,我连忙的跟上,大声在强尼背后喊到:“强尼大爷,你不觉的一到这里之后,你整个人都变得不可理喻,难以接近了吗?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你要记得我们现在是伙伴,同生共死那种伙伴,你不可以这个样子。”

        走在前方的强尼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背影僵硬了一秒,然后猛地转过身来,我看见了一张怒火冲天的脸,那一刻,我认为强尼要揍我。

        我在心中暗想着,他是我师祖的朋友,是我的长辈,就算此时的他再不可理喻,再暴躁,就算动手,我也不能还手,只能承受着,再试图说服他。

        ‘呼’,出于意料的是,强尼并没有揍我,而是用那种愤怒的表情看了我好几秒之后,自己长呼了一口气,然后他的表情变得稍许平和了一些,终于开口,对我说了一声:“对不起。”

        “没关系。”我笑了,然后走过去揽住了强尼大爷,说到:“我是不会和你计较的。”

        “莫非你还敢和我计较?或者我刚才真的该揍你?”强尼又一副怒火冲天的样子。

        我赶紧收敛了嬉笑的表情,认真的说到:“开个玩笑而已!强尼大爷,我以及我们都能察觉到你的暴躁,但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你计较,哪怕是有一丝生气。我们都试图理解你,虽然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强尼看向我的目光稍微有些感动,接着他低下头了,一边走一边说到:“我刚才,我刚才只是太想把那条鱼给弄上来了,看看是发生了什么异变好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承一,一个人的一生总会发生那么一两件事,让你这一辈子都印象深刻,我只是来到这里,想起了太多的往事,以至于它们带动了我的情绪,影像了我的思考能力。李曾经说过,失掉了冷静是可怕的,但是我不是李,我没有他那份心境,有些事情到底还会让我不能淡然,否则我也不会常年的呆在那贫民窟,试图接近一些什么,忘掉自己的悲伤。”

        “强尼大爷,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的难过?”在强尼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我能体会到强尼的悲伤,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此时,我们已经回到了船上,强尼拉起了发动机,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他大声的对我说到:“你终究会知道的,可是现在我却没有诉说的心情。”

        船很快的再次在水面飞驰,望着那渐渐远离在视线中的入水口,我的心底涌起了强烈的不安,又一次危机感弥漫了我,这是每一次进入险地之后必有的感觉,只不过它只是提示我危险,并不会告诉我究竟会发生些什么?我只希望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每个人受了再重的伤,我们都能活着出来。

        终于,我们回到了蓬莱号,丢了鱼竿,**的衣服,这模样让每个人都很疑惑,我们只是去探查,怎么搞得如此狼狈?

        强尼依旧很沉默,又恢复了他那种不耐烦的淡淡烦躁感觉,去换衣服了。

        剩下我面对大家疑惑的目光,只能微笑着说到:“我们遇见了一个大家伙,我们没有把它钓上来,反而是它差点把我们两个都拖下去!那里绝对不是一个钓鱼的好地方,反倒是一个鱼钓人的好地方。”

        我试图用轻松的方式缓解这种紧张,可是却一点儿效果也没有,承愿小心的追问我:“承一哥,是那里吧?那里就是我们航行的终点?”

        我点点头,然后用一种抱歉的目光看着站在甲板一角的辛格,说到:“我很抱歉,那个魔鬼之地,确实就是我们的终点。”

        我的话刚落音,就看见辛格望着天空吐了一口气,说不上来是一种放松,还是一种沉重。

        承心哥开始还有些许的紧张,看我点头以后,再次懒洋洋的靠在了他的躺椅上,削着一个芒果,说到:“魔鬼之地,辛格已经告诉我们了。看来,我们的运气一直都不怎么好?”

        此时的河面,远方出现了几艘货船,应该是从那边绕道而来的回主流的货船,辛格看了一眼,忽然说了一句:“真是羡慕他们,回程的路。”

        但强尼此时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了出来,望着辛格,平静的说到:“别说丧气的话,我们也会回程的,但现在,我们必须要把船开到那里去了”强尼伸手遥遥的指着那边不就是那个魔鬼之地吗?

        大家听闻之后,沉默了一秒,然后就散开了。

        辛格快速的跑向了驾驶室,而其他的人都开始整理着自己的东西,诸如法器一类的东西,还有鱼枪,沿途的教训,让我们在某地又采购了不少鱼枪,精良的,大型的鱼枪,说起来,这比法器更让我们安心。

        蓬莱号第一次用上了高速,它的发动机第一次发出了如此有力的轰鸣,排开了一道又一道的水浪,却是带着我们朝着最危险的地方驶去。

        我站在甲板的前方,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强尼站在我的身旁,有些犹豫,但却又坚定的对我说到:“承一,那里面应该是不平静的,有着鬼物的吧,你到时候一进去,就出手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强尼的眼中又流露了一丝痛苦。

        其实,我很奇怪,做为一个道士,看见鬼物出手不是很正常的吗?不管我是要镇压它们,驱赶它们,超度它们,都不可能任由它们在世间游荡啊?

        更何况辛格那个故事,让我确信着在那里面有厉鬼!加上那个神秘的存在也停留在那边,那个厉鬼也许会阻碍我们,于情于理我都必须出手啊?

        可是,强尼特地的强调一番是为了什么?

        蓬莱号的速度很快,过了不久,就已经绕过了河滩,那个神秘的入水口终于再次出现在我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