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七章 禁忌的河段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七章 禁忌的河段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不管前路可以预见是如何的艰辛,但日子终究还是要每一天过下去,无痕的,就如同这恒河水一般,静静的流逝而去

        转眼,已经是三个月以后,春的脚步就要离去,夏日的味道通过那头顶上毒辣的太阳,已经散发在大地。

        这几个月的航行,让我对蓬莱号已经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就如同接受了自己在这片土地上逗留了将近半年,被嗮黑的皮肤。

        “这样或许更男人一些。”早晨起来,洗漱完毕后,望着镜中的自己,我忍不住微笑的自我安慰了一下,就习惯性的就去拿酒杯了,几个月的航行生活,也给我带来了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对于酒非常的依赖。

        端着酒杯,走上甲板,勤劳的辛格已经在清洗着甲板,强尼依旧是在钓鱼,而慧根儿看了我一眼,不满的说到:“哥,没吃早饭,就开始喝酒,额觉得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走过去,习惯性的把手放在慧根儿的光头上,说到:“人,有时也不是为了好习惯而活着的,不是吗?特别是在见识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水下生物以后。”

        慧根儿撇撇嘴,不再说话了,如同喝酒一般的‘咕咚’‘咕咚’一口气灌完了一大杯牛奶,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他知道我说的是事实,我们这几个顺着传说漂流,尽管有时会下水探查,有时不会,但的确是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水中生物,有鱼,有乌龟,水蛇唯一相同的地方都在于它们极具攻击性,是被污染了的生物。

        三个月的漂流,其实并没有固定的路线,有时会在支流,有时又会回答主流。

        而到如今,我们再也找不到神秘的水下杀人传说了,只是顺流而下漂流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强尼说,在今天就会祭出我师祖留给他的一件法器,最终定位。

        这不是慌不择路的选择,事实上,在三天前,我们经历了最后一个传说发生的地方,在那里,沃尔马差点儿在水中丧命,被一群残暴嗜血的鱼围攻,其中有一条就是那巨型鲶鱼,要不是力大如山的陶柏忽然发威,沃尔马肯定就在水中回不来了。

        尽管如此,他依旧对着冒险生涯非常的执着,并且热烈的盼望,想见一下最终的存在。

        可是想到这里,我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敏感的发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点是一座小城,按照强尼的地图,小城过后,将是一大片荒芜的地区,恒河将经历一段无人区,强尼判断,最终那个存在所停留的地方,就是在无人区的一段河岸之下,但是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别的深意呢?

        在我思考的时候,辛格热情的为我送上了一份早餐,非常西式的早餐,煎蛋,土豆饼以及培根,因为简单,而且非常能填饱肚子。

        我由于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迫不及待的要找强尼求证一下,于是端着盛早餐的盘子,叼着土豆饼,走到了正在钓鱼的强尼跟前。

        “这个培根其实很香。”强尼见我在他旁边坐下,毫不犹豫的在我的盘子里抓了一条培根,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而我并介意,只是在强尼面前说了一下我的判断:“强尼大爷,你认为呢?那个存在是不是有智慧的?选择荒芜的地方避开一些什么?可是却又如此的靠近一座小城?”

        强尼的表情原本很愉快,听闻我的问题以后,神情僵硬了一下,嚼着培根的动作也停止了,然后脸上竟然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他沉默了很久,才转头对我说到:“不要做出似是而非的判断,我不愿意想起这个!更不愿意回忆起一些事情既然不能逃避,是否可以让心情轻松一些呢?”

        这话什么意思?我在强尼大爷这边得到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心中反而些许的沉重,只要一提起那个存在,强尼总是语焉不详,我们现在得到的最可靠的信息就是这个存在是一具尸体,其它的完全不知道。

        可是是什么样的尸体?老村长那样的尸体吗?想到这里,我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如果是老村长,我也不想面对第二次。

        此时,是清晨7点,大家陆陆续续的起床,因为此时的阳光也已经非常的毒辣,让人热得不能再睡下去了。

        蓬莱号经过一夜的慢速航行,也已经彻底的脱离了小城的范围,正式的进入了荒芜的无人区,确切的说,在这边远地带,除了偶尔一见的分散村庄,几乎已经见不到人烟了,而再前行,大概就是百里长的真正无人区了。

        不知道为什么,船一航行到这里,我的心情就变得有些阴郁起来,这强烈的夏日阳光也驱不散我心头这股阴霾。

        不止是我,好像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着这样的心情,以及一些危机感,承清已经在反复的擦拭着法器,而承清哥则一样一样的把他那些瓶瓶罐罐排列整齐,路山,陶柏和慧根儿早晨在甲板上的晨练也比以往更卖力了一些

        所有的人都感觉像是在做最后的准备,除了沃尔马和强尼。

        沃尔马是完全不明白危险的处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定义,至于强尼是真正的淡定,他还没有拿出师祖流传给他的那件法器,只是感觉钓鱼更加认真了一些。

        我长呼了一口气,抓起一张凳子,坐在了强尼的身边,问到:“强尼大爷,那什么时候,你会展开法器搜寻?”

        “当我收获多起来的时候。”说话间,强尼大爷瞟了一眼身边的鱼兜,和一路上的一无所获不同,在鱼兜里已经有鱼儿两三只,我提起鱼兜来看,发现这些鱼在鱼兜里挣扎的厉害,只看一眼就给人一种狂暴无比的感觉!甚至有一条差点儿咬到了我的手指头我当然不会忽略这些鱼身上若有如无的紫色痕迹,只是也发现了,几乎被污染的都是肉食性鱼类。

        “原本它们的天性不那么具有攻击性,除了对待自己的猎物!现在每一条都会攻击人,这段河面幸好除了偶尔来往的货船,并没有什么人烟的存在。”强尼大爷的眼神很是忧虑,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始终不肯开口的往事吗?

        所以,我聪明的避开了这个话题,而是直接问到:“那什么才是收获丰富呢?”

        “那就是这种特殊的饵料,会让我每一杆下去,不出5分钟都会引来一条鱼,那就差不多了。”强尼淡淡的说到。

        这时,我才注意到强尼的饵料,是一种泛着淡淡红色的饵料,以前因为没收获,一直都没有这么注意过,我捻起了一丁点儿,放在鼻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让我从灵魂里渴望又抗拒,终于我忍不住问到:“这究竟是什么饵料?”

        “这里面有特殊的符灰,而这符是你师祖留下的,具体的他没有详细的说明,只告诉我,这种符是用一种特殊的血液书写的,如果到时候要确定大范围,可以使用这个来探查,被污染的生物一定会对这个敏感然后,我就决定把它烧成符灰,和在饵料里。”强尼大爷抿了一口酒,平静的解释了一句。

        “真是天才的想法。”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而与此同时,强尼大爷的鱼竿一沉,又一条鱼上钩了,而在远方有一条比我们小一些杂货船也正好经过,船上的船员在对着我们挥手。

        辛格驾驶着蓬莱号,稍微靠近了一下那条杂货船,那船上的船员招呼着我们:“是不是新手,第一次走货啊?那我奉劝你们,最好沿着前面的支流绕过这一段河面,不要想着走近路,我们都是刚刚才绕行回来,这一段河面可不怎么太平,住着脾气不怎么好的河神。”

        强尼在一边给我翻译着那个船员的话,而这边辛格已经说了谢谢,扔了一瓶酒给那个热情的船员。

        那条杂货船开走了,我忍不住问强尼大爷,为什么辛格连一个为什么都不问?强尼大爷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头说到:“这其实与我们要找的存在无关,是一个关于航行的非常古老的传说!有一些河段,船是不能去的,那是河神的禁忌之地,前面那段无人区恰好就是这样的地方。”

        “为什么偏偏会在那种地方,这是巧合吗?还是那些河段里有什么?”其实从内心来说,我自己都不会相信是巧合。

        但强尼明显的有些暴躁了,他大声说到:“我又不是万事通,不要什么事情都来问我,禁忌是自古传下来的,不是我决定的。”

        说话间,他的鱼竿又一沉,又一条嗜血鱼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