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六章 将要面对的地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六章 将要面对的地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我的问题,强尼并没有回答我,只是表示了一句回船上再谈。

        事实上我们在这个小村也没有再多逗留的理由,该探查的已经探查过了,那一条害群之鱼也已经死了,并且妥善的处理掉了,所以在接近傍晚的时分,我们就踏上了回去的路途。

        “会担心我们的行动被泄露出去吗?”夕阳艳红,映照着这个贫瘠的小村,也拉长了我们的背影,走在这虽然简陋却充满了自然风情的路上,承愿忽然挽着我的手臂,问了我一句。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多话的沃尔马已经开口了:“不可能被泄露,这里的村子闭塞,村人迷信,还有些麻木,这样的事情他们传播不出去的。”

        “应该是这样的,只不过我们要担心的并不是普通的人知道什么,无非就是一条大鲶鱼而已。而是,我相信有心之人绝对不会死心的问题。”强尼大爷是那种无酒不欢的人,说这话的时候,又掏出了他那装着五粮液的铁皮酒壶,抿了一口。

        夕阳的光芒打在他的侧脸,他轻皱的眉头,微眯的眼睛,显得是那样的沧桑,忧虑,弄得我的心情也跟随着沉重,我们的行动应该是保密的,四大势力在印度这样独特的修者圈子里,应该没有那个本事,查出来一些什么吧?

        回到了船上,辛格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简单却分量十足的晚餐,只不过他是典型的印度人,做什么东西都离不开咖喱,连慧根儿的煎蛋都被他好心的弄上了一点儿咖喱调味儿。

        但劳累了的一天的我们吃得非常的香甜,慧根儿举着他的姜茶高呼着:“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咖喱就没来过印度。”

        惹得我们哈哈大笑!在这天空已经泛着墨蓝,几点繁星已经出现的初夜,晚餐的愉悦仿佛已经让我们忘记了白天种种的惊险刺激。

        晚餐过后,照例是每晚的甲板会议,‘贤惠’的辛格把一个烧得旺旺的火炉摆放在我们的中间,然后给每人都倒上了一杯威士忌,沃尔马抿着酒非常的愉快:“如果这就是冒险的岁月,我但愿这种岁月永远不要结束。”

        懒得理会兴奋过度的沃尔马,我只是抿了一口酒,望着强尼说到:“强尼大爷,你说过的一切回船上再说,现在差不多了吧?”

        “也不知道你这心急的性子是和谁学的。”说到这里,强尼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让辛格给他倒了一杯之后才说到:“李从来都很沉得住气,但愿到你四十岁的时候,能够有李一半的沉稳。你以为我有什么隐瞒你的地方,事实上没有,再之前我其实是将一切都告诉你了的,就是李也不敢保证发生什么异变,只不过有一句话,我当时没有说,因为在见到被污染的怪物以前,这句话说了没有意义。”

        “是什么?”我放下酒杯,为自己点了一支香烟,这几乎已经成为习惯,在思考和认真的时候,总是需要那么一支。

        而我的态度,让大家也跟着认真起来。

        “那就是李曾经说过,不论被那个存在污染的生物产生什么样的异变,总会带有昆仑独有的紫色!所以我一下水是在观察这个,现在也可以确定被污染的生物变得嗜血而凶残,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你能想象大象变为食肉动物以后的后果吗?”强尼说到这里微微叹息了一声,望着甲板外悠远的夜空说到:“我很担心恒河下布满了这种怪物,会给这片土地的人带来多么惨烈的后果!但事实上,今天的发现也证明了李的一个推测。”

        “我师祖曾经还有过推测?”我吐了一口烟,这样问到。

        “是的,他曾经说过,被污染过的生物,就好比沉迷于鸦片的人,总会想要鸦片,那些生物也大有可能追随者污染源!我敢肯定,以前吃人的鲶鱼不止一条,才会发生了那么多的惨案,但今天我们在水下,确实只遇见了一条,这就从侧面说明,曾经在这里游荡的吃人鲶鱼,已经跟着那个存在离去了其实,我现在很担心,那个存在现在停留的地方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地狱吗?但愿不要是人群聚集的地方。”强尼说完,再次喝干了他杯中的酒。

        我的心情也有些沉重,可以想象我们要面对的可能是很多条这种吃人的鲶鱼,甚至于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强尼:“除了鲶鱼,别的生物也会吗?”

        “任何生物!你不知道,那个存在其实是”强尼再次微眯起了眼睛,目光显得无比的深邃,然后决定不再隐瞒,而是直白的说到:“那个存在其实是一具尸体,明白吗?装着它的这个我真的无法形容,只能你们亲眼看见才能体会,如果非要我说,我只能说那是一艘奇特的船。”

        说完,强尼大爷叹息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走到了船头,他的声音伴随着风声飘到了我们的耳中。

        “这确实是可怕的异变,知道吗?这种巨型的鲶鱼事实上并不可怕,它们最多的存在于越南的湄公河,非洲也有很多,我敢肯定华夏的长江里说不定也藏有这种巨型鲶鱼,只不过除了印度,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地方发生过鲶鱼吃人的事情。”说话间,强尼的手指头轻轻的瞧着蓬莱号的栏杆,继续说到:“是的,在印度的确有非常古老的丧葬习俗,就比如说水葬,让这里的鱼有那么一些与众不同,但如果这个推论成立的话,那水葬越多的地方岂不是越危险?这不是鲶鱼改变的理由!在那些地方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何况习惯于吃死物,食腐的动物,是几乎不会去碰活物的就好比秃鹫!所以,你们觉得这种异变可怕吗?在越南几乎是处于被捕猎的巨型鲶鱼,在印度变为了杀手,创造了那么多的血案,如果它们失去了制约”强尼的神色忧虑,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然后他走过来,重重的坐下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对我说到:“承一,不能再等待了,我必须阻止,哪怕我要去面对地狱!这种污染是灵魂污染,这是李告诉我的,之所以今天让你在水下用作用于灵魂的吼功,无非就是这些被污染的动物,沾染上了一些昆仑遗祸的灵魂力,吼散它,也就能暂时制止它的凶性!其实,我估计真的到了那个存在的沉眠之地,这些被污染的存在是被控制的,就好比它们都在共用一个灵魂这个概念或者非常的抽象,但我但愿你明白。我已经不能等了。”

        我自然是明白的,就好比师父给我说的鱼灵的概念,万千条鱼产生一个强大的鱼灵,而这些被污染的动物,事实上可以理解为每个存在分了一点儿昆仑遗祸的灵魂力,它们就好比是同一个种族了,甚至可以理解为一体,自然会被主魂所控制。

        至于没离开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追随着离开居住地,就好比今天那一条鲶鱼,毕竟世界上各种机缘巧合的事件太多,我不能一一都要求一个解释,但是我可以得出一个小小的推论,就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污染源的远离,它身上的凶性,或者是污染物就会慢慢的淡去,毕竟从它的胃里发现的是各种小动物,不再是人,要知道,就算村子里的人不下水,镇子上呢?其它村子呢?它执意要吃人,总是能吃到的!可是没有

        另外,它面对潜入它老巢的我们也没有第一时间攻击。

        我不知道我这个推论是否正确,在询问强尼的意见时,他却表示赞同,他说到:“不会消散的是灵魂,而并非灵魂力,你的推论自然是成立的。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可是真正的炸弹却还隐藏着,等待着我们去解除。”

        “是啊,那个地方我无法想象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这是一条非常有价值的线索,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我们并没有听到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说明它漂流在了一个无人地,并不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地方,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吗?”我安慰着强尼,但事实上我们要面对的危险一点儿也不会少。

        “是的,这算是最好的一个消息了。希望我们能够顺利而你也成功的取到你师祖的第一缕残魂。”强尼认真的说到。

        而我沉默了,之后呢?之后还有四缕残魂,然后我就要面对靠近蓬莱的真正凶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