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被拖上岸的大鱼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被拖上岸的大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有没有效果?我的内心很紧张,因为这种在水下的吼功多半是作用于灵魂的,我根本不知道一条鱼是否有灵魂。

        关于这个师父曾经给我说过这样一种判断,天下万物有灵,但这个有灵,不一定是指完整的灵魂,或者可以这样说,它们的数量会累积成一个强大的灵魂,就如万千条同种类的鱼,会累积成一个强大的鱼灵诸如此类,毕竟关于动物之灵,植物之灵的话题,永远还是道家人,甚至西方的灵学家在研究的问题。

        只是一个事实可以稍许的证明一下这种观点,那就是一个人屠杀某种生物多了(屠夫这种职业除外,并不是因为本身的杀心),就会遭受到一定的报应!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有伤天和,用专业的观点来看,就是死去的生物行程了强大的灵,自然会来清算!

        所以,我的紧张就是源于此,一条单独的鱼,在我的理解里完整的灵魂都没有,我作用于灵魂的吼功怎么会起作用?

        我脑子里的念头乱七八糟,与此同时,受吼功影像的水波无声的荡漾开来,那条鱼之前还在剧烈的挣扎,可是在水波荡漾过去以后,一下子变得呆愣了下来!

        起作用了?我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可是强尼已经从鱼腹从爬起,翻身上了鱼背,提起他那把寒光闪烁的匕首,狠狠的戳进了这条巨型鲶鱼的鱼眼之中!

        如此剧烈的攻击,让那条鲶鱼瞬间清醒了过来,再次开始了剧烈的挣扎,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关键的不是鱼眼,而是刀刃通过鱼眼插入了它的大脑,强尼自有一股狠劲,甚至搅动了几下那把匕首,然后才抽了出来!

        “走!”强尼对我比了这样一个手势,然后同我一起快速的上浮。

        那条疯子鲶鱼的生命力顽强的可怕,在我和沃尔马上浮的时候,仍然在剧烈的挣扎,掀起了水波彻底搅浑了潭底,让我错觉自己好像呆在泥浆当中!

        我生怕那群鲶鱼发狂,估计强尼也是同样的心思,我们就跟赛跑似的,拼命上浮,原本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在我们看来犹如一个世界那么漫长。

        ‘哗’的一声,我和强尼终于破水而出了,来不及给岸边流露出担心眼神的大家说点什么,我和强尼又拼命的朝着岸边划去,直到爬上了石滩,完全脱离了水面,我们的神情才稍有放松。

        承心哥一把拉起了我,而承清哥拉起了沃尔马,我们两个总算顺利的走上了岩石滩,把身上的氧气管一放,伴随着‘咚’的一声脆响,我们两个一下子就趴在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喘息着,就如同夏日里奔跑过后的大狗!

        我不想这么形容自己,可现实的情况就是如此,在水下和大鱼搏斗,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它们的力气大得超乎你的想象,就如同第一次钓鱼的人总有错觉自己钓到的是一条大鱼,拉上来一看,不过如此!水的阻力,加上鱼的力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不成你们真的惹到那一群发育过度的鲶鱼?”肖承乾此时已经脱掉了潜水服,换上了便装,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也顾不得擦,就开始调侃起我们来。

        “我认为没有,那还能活命?这些鱼看起来比孟加拉虎还要生猛。”沃尔马心有余悸的样子,看周围人的眼神,这家伙上来以后,估计已经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番潭底的所见。

        我喘着气,翻过身,眯着眼睛,望着天说到:“显然我们是惹不起一群发育过度的鲶鱼的,不过莫名其妙的惹上了一只,我和强尼干掉了它。”

        强尼此时已经坐了起来,一叠声的嚷着让沃尔马拿酒来暖一下身体,听闻我这样说,愉悦的哈哈大笑,然后说到:“是的,干掉了它,一只真正被污染的家伙!”

        “吹牛!”沃尔马此时递过了一瓶龙舌兰给强尼,并殷勤的切了两片儿柠檬递给他,但也不忘了言简意赅的表达了一下子自己的想法。

        可是他的话刚落音,水面上起了一阵波纹,一个巨大的泛灰白肚皮浮出了水面,第一个发现的承愿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她没有下水,没有见过这些大家伙,所以看见了如此大的鱼肚皮,彻底的惊住了!

        “我X!是真的!”这时,肖大少哪里还顾得上问什么,拿起一把强尼准备的大鱼枪,就冲向了水边,然后发射鱼枪,刺中了这条鱼,试图把它拉倒岸边。

        强尼惬意的大笑,然后脱下手套,抓起一片儿沃尔马切好的柠檬,猛地喝了一口手中的龙舌兰,然后把柠檬片儿扔进了自己的嘴里,直到柠檬片儿干瘪以后才吐出来,非常舒爽的叹了一口气。

        “你来试试?”强尼把手中的龙舌兰酒递给了我,然后说到:“这是仙人掌酿出来的烈酒,正确的喝法应该再配点儿盐,倒在手背上,喝之前,先舔一舔,然后一口喝下去,再吃一块儿酸酸的新鲜柠檬片儿,非常的过瘾。”

        “那么复杂?”我接过酒,犹豫着是不是要试一下去吸干一块酸到极点的柠檬片儿,但强尼却眯起眼睛说到:“哪里复杂?这样的喝法能让你体会到酸甜苦辣咸五种味道,就像人生,不是吗?你会爱上它的!尽管我也不认为它能取代白酒在我心中的地位。”

        我和强尼经过了一番搏斗,需要放松,自然就想到了酒,在那边说着无关紧要关于酒的话,还是被沃尔马偷听了去,忍不住白了我和强尼一眼,说到:“有柠檬片儿,都是我他妈的周到了,你们还想要盐?自己舔岩石去,听说岩石里也会有盐分。”

        我和强尼哈哈大笑,劫后余生的心情让我们不想和沃尔马计较,而在岩石滩下,肖承乾正在大呼小叫的让承心哥去帮忙拖鲢鱼,他一个人很吃力!

        ——————————————————分割线————————————————

        我们捕捉到的巨大鲢鱼终于震惊了麻木的村里人,在让他们帮忙我们处理这鲢鱼的尸体,要把它烧掉的时候,很多人表示了震惊,以及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的愤怒,因为沃尔马已经在对外宣传,这条鲢鱼就是吃人的凶手。

        我和强尼站到一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承心哥站在我们的旁边,问强尼:“既然水下如此危险,为什么不早一些带鱼枪下去?”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水下有这么一群鲢鱼,在我的想法里,这种巨型鲢鱼恐怕在越南和非洲要多一些,没想到恒河之下也隐藏着这种寻在,而且我不知道发生异变的会是什么家伙,异变会让它们产生怎么样的改变,万一是一只螃蟹呢?总之,在我的想法里,先调查,却没想到直接就对上了。”强尼无奈的说到,是啊,如果一早判断到这种情况,有一把鱼枪我们要安全的多。

        我没有说话,而是蹲了下来,摸出一支烟叼上了,早春的温暖阳光晒得我暖洋洋的,对比水下的冰冷,这样的温暖让我非常想睡觉。

        那一边,那条巨大的鲶鱼已经被‘五马分尸’了,一大块一块儿的鱼肉看起来和普通的巨型鲢鱼并没有区别,可我却不能忘记在水下它那微微泛红的眸子,以及我看见的紫色条纹。

        在它被拖上岸以后,我们自然已经好好的观察过它,尽管不明显,但是我们所有的人还是看见了那几条紫色的条纹。

        “这就是鲶鱼吃人的秘密。”强尼是这样评价的。

        但是我还是不能很好的理解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可在此时,沃尔马已经打呼小叫起来,因为村民在清空鱼腹了,在它的胃里发现了好一些生物,就比如说水蛇,一条狗,甚至还有一只兔子,天知道它是怎么样弄到这些食物的,也怪不得沃尔马大呼小叫!

        “鱼腹里又没有人,你叫个屁。信不信老娘揍你?!”承真早就不耐烦沃尔马的咋咋忽忽,终于发挥了她的‘男儿本色’!却不想沃尔马委屈的一撇嘴,说到:“我的老娘在新德里,你不能是我的老娘,这可是不敬。”

        承真无言的叹息一声,强忍住想暴打沃尔马的冲动,叹息了一声,估计也一样体会到了慧根儿和肖承乾的那种寂寞。

        而承真随意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强尼了兴趣,他叫过一个村民,询问到:“村子里在祭祀以后就没有再死过人?”

        “没有,没人愿意在这河神发怒过的河面再活动,包括孩子们,我们甚至不会在这里捕鱼。水葬也会在别的地方进行,这里不祥,祭司是如此说的。只是偶尔妇人会来这里洗衣服。”那个村民很老实的说到。

        强尼点点头,然后让他离开了,强尼把这句话翻译了给我,然后说到:“看吧,危险其实一直都还在,有一条被污染的鱼并没有追随离开,这样的情况真是让人担心。”

        我总感觉强尼还知道一些别的什么,不然他不会有下水探查那个行为,所以我说到:“强尼大爷,你还知道一些什么,能否说得详细一些,如果我们迟早要面对你和我师祖封印的东西,至少也要做到知己知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