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五章 拉开序幕的终极秘闻(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五章 拉开序幕的终极秘闻(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肖大少说强尼欠债,惹恼了他,总之这个老头儿在告之我们他要去的地方以后,就气哼哼的不再理我们了。

        甚至待到行李收拾完毕以后,坐上那一辆皮卡就扬长而去,留下我们一群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这么小气,也不知道怎么和师叔祖这等人物成为至交好友的。”面对皮卡留下的一溜烟儿尾气,肖承乾撇撇嘴,表示不慢。

        承心哥慢条斯理的走到肖承乾的面前,微笑着,忽然就不动声色的在刚才强尼敲过的地方,又敲了肖大少一下,说到:“小气?这勉强可以理解为可爱!哪像你,一身臭毛病,我是怎么和你成为至交好友的?啧啧特别是这张嘴。”

        肖承乾的痛处再被敲了一下,忍不住哇的大叫了一声,但到底没和承心哥计较,他说看在至交好友四个字儿的份上。

        承真夸肖大少大气,他就在一旁乐得跟个傻X似的。

        我无奈的望着这群人,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办法等到他们扯淡完毕之后,才商量正式,转身去找沃尔马,却发现承清哥和路山早就在和沃尔马沟通,要车,跟上强尼那个脾气暴躁,性格小气的老头儿。

        沃尔马在展现自己的办事效率上,是从来不遗余力的,不到十分钟,几辆轿车,甚至连同我们的行李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算一算,应该是飙车过来的。

        “我想这一次应该就是开展冒险生涯了,所以把我自己的行李也带上了。”此时的雾气已经散尽,印度惯有的在冬日都多少有些毒辣的阳光倾泻而下,沃尔马就站在这样的阳光下,笑得有些张牙舞爪,一口白牙差点闪瞎了我的眼睛。

        “额无语了,你以为冒险生涯是啥咧?瓷马二愣的!”看着沃尔马那个得瑟的样子,一直在努力表现稳重的慧根儿终于忍不住骂人了。

        但因为沃尔马听不懂瓷马二愣,压根儿没有还嘴,让慧根儿感觉到这次骂人很寂寞!

        沃尔马准备的车子不错,清一色的奔驰,驶出城外不久,很快就追上了装着强尼行李的那辆皮卡,然后就这么跟在了后面。

        而赖布尔所在的邦是印度森林覆盖面积最多的邦,所以出城没多久,天地就给我们展现了一路好风光。

        沃尔马难得自己亲自开车,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掉在车窗外,手在车窗变打着拍子,哼起了一首印度的歌曲。

        唱得非常不错,让人不得不相信印度人都是能歌善舞的。

        “唱得是啥?”肖承乾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坐在车后座也架着一副墨镜,开始询问起沃尔马歌词的内容。

        “是一个即将冒险的旅人,给自己打劲儿,鼓起,对未来充满了向往的歌。”沃尔马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再次笑得张牙舞爪。

        肖承乾无奈的拍了一下额头,我再次发现原来我们是多么不靠谱的一群人,索性拿出一顶帽子,拉低了帽檐,在车子的副座,打起了瞌睡。

        或许是因为心中的一大桩心事得到了解决,所以这一觉我一直迷迷糊糊的睡到黄昏才醒来。

        这个时候,一抹夕阳已经挂在了天边,气温已经微微转凉,那有些毒辣的阳光已经褪去。

        入眼的是已经稀疏了的树林,远处是一大片的微黄的草地,里面有稀稀拉拉的树林。

        在草地的外围,是用沙棘树枝圈起来的栅栏,偶尔能看见牛羊,真是说不出的美好风光。

        “这里应该是一片私人的庄园,其实这样的庄园我也有,一座而已。”沃尔马开着车给我们解说着。

        我一边应者,一边看见前面那辆皮卡明显已经放慢了速度,朝着这条大路的另外一条支路行驶而去,我们赶紧的跟上,而沃尔马的脸上却流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这座私人的庄园该不会就是强尼大爷的吧?他那是什么爱好?拥有如此大规模的美丽庄园,却要住在城里的贫民窟?”

        “当财富让你疲倦时,偶尔体会一下别样的生活,是非常有趣的。”肖承乾不咸不淡的接了一句话,然后补充到:“你还没有富贵到一定的程度,自然不理解这种人在高处,人生寂寞的感觉。”

        “那意思是你富贵到了一定的程度?那是什么样的境界?”沃尔马的表情异常的好奇。

        肖承乾还想再答,却不想承心哥毫不留情的咳嗽了一声,说到:“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你说对吧,肖大少?还是跟着我们这一群穷人混吧,别怀念昔日富贵了!”

        结果,肖承乾听完之后,就和承心哥在后座‘厮打’了起来。

        沃尔马皱着眉头说到:“我有时候真不理解华夏人表达友情的方式,就像我还不了解道家人说话为什么一定要带上他妈的一样,但我一定会适应这种方式的,对吧,承一?”

        说话间,沃尔马非常无辜的给我肚子一拳,我幽怨的看了沃尔马一眼,你要不要有样学样那么快?我这算不算是教沃尔马学土匪说话的报应?更可恶的是,人家这是在学着表达友情,我还不能打击别人。

        我们打闹间,车子已经停在了庄园的门口,这是一道相当大的铁门,旁边分别是5米左右的砖墙,墙头上开满了我不认识的鲜花,大朵大朵的,红的,紫的,蓝的,异常美丽。

        强尼从车上跳了下来,冲着门上的监控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印度话,那道铁门就打开了。

        “欢迎来到我家。”铁门打开以后,强尼冲着我们大声说了一句,然后又健步如飞的走到我们的车子面前,敲打着车窗。

        承心哥放下了车窗,强尼忽然就冲肖承乾大吼了一句:“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会欠债的人吗?像吗?”

        肖承乾已经无奈到死了,只能求饶的说到:“强尼老爷子,我错了,行不行?您需要记挂那么久吗?”

        强尼却哼了一声,说了一句:“请叫我强尼大爷。”说完就转身走开了,那模样像极了一只骄傲的公鸡。

        ————————————————分割线———————————————————

        为了欢迎我们的到来,强尼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宴,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桌上的菜没有一道是印度本地菜,反而是以西餐为主,华夏的菜色为辅助。

        我无法形容这个庄园,只因为我没有时间去参观一番,我只知道这个私人庄园很大很大,而这庄园内的主体别墅,里面异常的奢华。

        就以我们所在的餐厅为例,吊灯是繁复而奢华的水晶吊灯,旁边古色古香的辅灯托盏,一眼看去就知道就黄金镶嵌宝石的。

        所用的餐具碗碟都是上等的华夏骨瓷,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古玩,但看精美程度,也知道价值不菲,而手中所用的刀叉筷子什么的,都是纯银镶嵌各色宝石的,强尼用实际的细节在告诉我们,他是一个比沃尔马还要土豪的人物。

        “实际上,我很少来这个庄园,这里的下人也如同流水一般,每三年就会换一次!除了我的贴身管家,还有照顾我饮食起居的贴身佣人,他们的家族是一直留在这里的,我活了100多岁,感觉到岁月漫长,已经懒得去记具体年纪了,而这些最亲密的下人也换了三代人!可他们永远是忠心耿耿的,永远为我保守着任何的秘密,甚至不会去问我为什么那么老还活着,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在这个庄园里?我是他们的神话,可我却常常感觉到生活的无奈,和不得解脱的困苦。”强尼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和我们吃饭的时候,就给我们讲起了一些关于他,关于这座庄园的事情。

        说完这些,他呷了一口水晶杯中的红酒,然后又吃了一大块鲜嫩多汁的牛排,才接着说到:“你们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存在于这个世间的?实际上,在印度也有自己的修者圈子,用尽一切力量保护着修者的**,和华夏一样,一些活得很长的老怪物早已消失在众人的视线,没人怀疑什么,没人询问什么,包括子孙后代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了,最多以为失踪了!只不过这里的保护限于自己所信奉的宗教。我后来成为了道家人,我被排斥了,我用自己的办法隐藏着自己,我还不想惊世骇俗,因为我的家族很大,我还顾忌到我的家族,我是曾经的族长。说起来,我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但他们去世了,很久之前就没了,现在活跃于我们家族的是我嫡系四世孙了,他们不知道我还活着,甚至因为时间的久远,我很怀疑我们是否还存在有亲情这一个说法?”

        强尼说着说着,我们都不自觉的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开始全神贯注的听了起来,看似很普通的话,却涉及到了这个圈子真正的,最顶级的生活状态和隐秘,也让我们感觉到了一丝最深远的悲凉,只不过100多年的岁月,却可以让人寂寞孤独到如此的程度,连亲情都隔离了。

        强尼仿佛没有注意到我们一般,尽管的大口吃肉,香甜的喝着红酒,末了才说到:“这座庄园是我唯一用一些手段为自己保留下来的事物,他人不得染指,连子孙后代也不能动它一丝一毫的歪脑筋。但不久之后,我就应该没有牵挂了,这座庄园将交给我最忠诚的仆人们,我将要进行我人生最辉煌的一次旅程。”

        “强尼大爷,你这话是指?”我的心没有来的狂跳了起来。

        “你们既然找到了我,难道不知道吗?我会带着你们去到蓬莱,真正的唤醒你们的师祖!”强尼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水晶杯,红酒在灯光的映照下,鲜艳如胜放的玫瑰。

        “什么?蓬莱?怎么会扯到这个的?天,不要告诉我这是巧合。”最沉不住气的是肖承乾,他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弄得他身旁的杯盘碗碟一阵乱响,显得异常的失态。

        “什么意思?”这下是强尼比较吃惊了。

        而我的手却忍不住的颤抖,我强行掐了自己一下,用疼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一把把我身边的肖承乾拉来坐下了,然后才深吸了一口气说到:“亲爱的强尼大爷,我能不能问你一个假设性的问题?”

        “嗯,当然可以。”强尼的眼中还闪烁着好奇的目光,但他比较沉得住气,静待我的问题。

        “你说蓬莱,就说蓬莱吧,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假设没有你的带领,有人可以真正的去到蓬莱,然后踏上昆仑之路吗?”我死死的盯着强尼,尽管这很不礼貌,可是事关到师父的行踪,我顾不上这些了,我想到了某一种可能,担心已经快将我整个人吞噬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