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四章 强尼的指引(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四章 强尼的指引(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的确不能理解强尼这句话的意思,这窜沉香窜珠竟然会成为珍妮姐要我来找强尼的原因。

        它对我来说是很珍贵,但最珍贵的一点只是在于它的纪念价值,它是师祖传下来的,它也是师父给我的生日礼物!尽管我也知道它很值钱,不过对于修者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可以特别注意的理由!

        如果说没有经历万鬼之湖一役,强尼这么说,我还会以为这里面藏有什么秘密,但是经历了万鬼之湖一役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强尼呵呵一笑,喝了一口酒说到:“你怎么这么笨?难道你还没听出来吗?我在刚才说过,这窜珠子的真正用法,只有我和你师祖知道。这涉及到一件很重要,很隐秘的往事,你师祖是在这种背景下,制作了这窜珠子,它预示着一个缘分,传人中开启了这个缘分,才能知道珠子的真正用法!你拿给我的珠子是已经用过的了”

        这就算我再笨,听闻这句话,也懂了强尼的意思,抬起头来,看着强尼说到:“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看见珠子用过了,说明我已经达到了某些条件,你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其实不是说珍妮姐因为这窜珠子的原因让我来找你,而是指这背后的条件,或者说是缘分,对吗?”

        说话间,我不自觉的就想到了师祖遗留在那石碑内的一屡残魂,四大势力追杀我无非就是因为这个,难道珍妮姐让我来找强尼也是因为这个吗?

        强尼点点头,目光变得悠远起来,又灌了一口酒,然后说到:“看来你也不是很笨啊,恐怕你心里也明白了一些什么事情了!我醉了,今天已经不适宜和你们交谈太多了,再谈下去,我会变成一个啰嗦的,喋喋不休的,不停提起往事的,让人烦的老头儿了明天吧,明天你们再来。”

        额?莫名其妙的逐客令!事情明明已经说到了关键,这个时候又让我们走我有些不甘心,或者也是因为身处的环境让我着急,所以忍不住说了一句:“强尼大爷,不然就别喝了,我们继续聊?我这就去给你买点儿醒酒的东西?”

        “哈哈哈强尼大爷,这个称呼好!这个称呼不错!你以为这里有华夏的醒酒汤吗?这里最多的就是咖喱我最怀念华夏的美食啊!最怀念那英国的美人儿,Alina你知道你师祖曾经做过一道醒酒汤吗?鲜鱼羹啊浓浓的羹汤,鱼肉弄成肉糜,化开在羹汤里一口下去”强尼根本不理会我的话,忽然就趴在桌子上开始胡言乱语,说的都是一些毫无逻辑,乱七八糟的东西。

        Alina是谁?师祖做过鲜鱼羹?我要疯了!也不知道强尼是不是故意的!

        还想说点儿什么,强尼却已经握着酒瓶子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还夸张的打起了呼噜,这简直比演戏还夸张!

        “算了,承一,明天再来吧。”看我不甘心,一直很沉默的承清哥忽然说话了。

        “可是”我看着强尼想说,他明明就是在演,醉酒的人我见过那么多,就没见过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忽然就醉了的人,这多少需要一个过程吧。

        可是承清哥却强行的拉起了我,说到:“我能明白你内心的焦急,但强尼是师祖的朋友,咱们说什么也该多尊敬!而且,他恐怕想起了一些伤感的往事,难道你看不出来,这种时候,人是不想说话的。”

        我点点头,不再争辩了,说起情商,和察言观色的本事,承清哥比我和承心哥都强!

        所以,我们选择悄悄的走出了门外,承真甚至细心的帮强尼带上了门。

        门外,纷纷的细雨已经停了,艳阳重新高照在这个天空,只是在贫民窟,看什么都有些灰蒙蒙的。

        我抬头,就这样看着这灰蒙蒙的天,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好像明天一切都将不同,好像从明天开始,我这前半生经历的很多事,解不开的乱七八糟的线索和谜题,都会开始进入一个解开的阶段。

        而师父,我能找到你吗?

        ———————————————————分割线————————————————————

        第二天,我们起了一个大早!因为心中挂着强尼那边的事情,我们连沃尔马家的佣人做得精美早餐都顾不上吃,就赶往了贫民窟。

        这个清晨有着薄薄的雾气,当我们达到强尼的住所时,雾气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越发的浓厚起来。

        可奇异的是,强尼的那几间铁皮屋门是开着的,而我们在门外呼唤,也没有强尼的回应。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命运一向不顺,这样的场景让我联想到了很多,强尼出事儿了?还是那些杀手?我的脸色阴沉的就像雷雨将来之时,但我不会去想强尼跑了,想起强尼那一双清澈的眼睛,我就觉得他不会是那种骗人的人。

        看到我的脸色不对,承清哥走到我面前,他的脸色也比较难看,但还是勉强镇定的对我说到:“既然如此,只有进去看看了。”

        这样说着,我们走进了那几间铁皮屋,屋外依旧是乱七八糟的一团,但是进到里面,我发现最里面的那一间铁皮屋已经没有上锁了。

        这个场景让我呼吸都不顺了几分,我加快几步,走进了最里间的铁皮屋,然后看见的是一片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了三清的画像,没有了供桌,那张矮几,那块黑布也被扯落,露出了黑布后一大块空墙,仿佛我们昨天来得根本就不是这里。

        “这是在搞什么啊?难道强尼是遇见追债的了?”肖承乾第一个沉不住气,吼了一句。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感觉我的整颗心都凉了几分。

        但也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屋外传来:“如果我欠债了,你能帮我还钱吗?这就是你们这些小辈的礼貌?竟然敢污蔑我欠债?”

        是强尼的声音,听见的刹那,我激动竟然有些两脚发软,险些站不稳!

        不能怪我这样没出息,一直以来都是不顺,这一次以为也是这样了,但是峰回路转,我是真心从内心感觉到开心。

        伴随着强尼洪亮,而习惯的有些暴躁的声音,强尼人也走进了铁皮屋。

        进来之后,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朝着肖承乾的脑袋狠狠地敲了一下,并且说到:“我会欠债,我的钱多到你数不清,只是对我已经没意义了!我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你敢乱说话,就要忍受我的怒火。”

        这一下敲的可不清,我们所有人都听见了明显的,跟敲西瓜一般‘澎’的一声闷响声,可怜肖大少那么嚣张的一个人,面对强尼这种强势暴躁的老爷子,也只能抱着个脑袋,委屈的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了。

        我也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庆幸自己不是以前那种二愣子,稍微能沉住一些气,否则挨敲的说不定就是我了。

        而沃尔马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般的说到:“我是绝对相信强尼大人的话的,就凭夏尔马这个高贵的姓氏,也注定强尼大人不会贫穷的,我发誓!”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才懒得理会沃尔马,而是看了一眼强尼,今天的强尼和昨天的他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胡子已经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特意的去打理过,整齐的梳了上去,笔挺的西服,洁白的衣领,那股照片中曾经有过的优雅贵族气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从哪里看也和昨天那个沧桑,贫困的中年人没有任何的联系。

        “强尼大爷,你这是?”我搞不懂强尼的意思,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强尼整了整西服,说到:“难道我还要住在这里吗?你们的出现,意味着我人生又要开始一段旅程了,我要离开这里了,而你们也要跟我走。”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接着补充了一句:“强尼大爷这称呼我喜欢,请保持对我这样的称呼。”

        说完,他大步流星的朝着屋外走去。

        而我竟然有些没反应过来,忍不住开口问到:“走?去哪里?”

        强尼却根本不回答我,大声的说到:“哪来这么的问题?赶紧的跟上,难道晚了一分半分的,我就会不告诉你了吗?”

        我们面面相觑,但到底还是快速的跟上了强尼的脚步。

        而当我们走出贫民窟,才发现有一些人已经在往一辆小皮卡上装着行李,强尼就守候在一旁,看见我们跟上了,才转身说到:“幸好我有感觉,你们会来很早,所以回去看了一眼,否则,你们将等到我很久,至少也得这些行李打包完毕,那个时候,你们不会以为我跑了吧?”

        我无奈的望了一眼天空,真是一个怪异而暴躁的老头儿,明明是自己的错,没通知一声就开始搬家,却说的好像是我们小人之心了一般。

        但是他又会带我们去哪里?给我们揭开一个什么样不同的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