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边境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边境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车子在高速的飞驰,在后座,承心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路山弄清醒了,而路山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陈承一,你TM的是个疯子!”

        我嘿嘿一笑,却也不以为意,只是开口对路山说到:“你了解这些狼吗?它们多久会嚎一次啊?如果反应过来,老嚎老嚎的,咱们就车毁人亡了。”

        “只有那三条将狼有这本事,其余的狼没那本事!而且那些将狼也不是想嚎就嚎的,得隔一些时间才行,除非真正的头狼在这里。”路山有些不满的对我撇撇嘴,但解释的还算详细。

        我松了一口气,看着挡风玻璃龟裂的纹路,心想再来这么一次,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得住?不过,将狼这个说法还真新鲜。

        “头狼呢?”承心哥随口问了一句。

        “得庆幸没有看见它,它在,那曼人巴就绝对在,最远也不会超过200米。”路山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

        “这叫人狼情深吗?”承心哥随意的调侃了一句,然后皱着眉头看着他那锯齿状的指甲,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这本是随意的一句调侃,却不想路山的脸色却一下子变了,而且很想呕吐的样子,放下车窗吹了好一会儿的风,才渐渐平息下来,然后才说到:“承心,你最好别开这样的玩笑,如果我告诉你这群狼,头狼非常特殊,是条母狼,你会有什么反应?”

        此刻,承心哥正在专注的剪着指甲,嘴上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小声的在自言自语什么,面对路山忽然的提问,承心哥抬起头来,皱眉随口就说了一句:“说明这群狼尊重妇女地位呗!”

        ‘噗’,刚才的惊险让我口干舌燥,我正在喝水,可是苏承心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我口中的水一下子喷了出来,车子再次歪扭了一下,又把我惊出一头冷汗。

        面对这句话,陶柏都笑了,低着头,双肩颤抖,依旧是陶式风格的笑容。

        可是路山的脸上却一点儿笑意都没有,甚至更加的严肃了,通过后视镜,我看见路山抬起头,望着车顶长吁了一口气才说到:“承心,这真的不好笑,我的意思是说,那条母狼,寺院里的很多人都传说是曼人巴的爱人曼人巴这个人无法对人类产生感情,他的感情都用在了狼身上!所以,他特别的残忍,残忍到令人发指。”

        人和狼?我的胃部也开始翻涌,承心哥也再也开不出玩笑,连陶柏也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承心哥才开口说到:“我X,要不要这么刺激啊?人狼恋?”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或许,这也不算最奇怪的事儿。”路山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也不知道这片土地到底给了他什么样的回忆?

        而我对这群草原狼的感觉则更加的妖异了,透过后视镜,我下意识的想看一下这群狼,却发现它们已经渐渐的跟不上车子的脚步,或者说是想放弃了,竟然朝着山脉上跑去。

        “我想我们是摆脱它们了。”看着这样的场景,我开口说到。

        听闻我的话,路山放下车窗,也伸头出看了一下后面的场景,可脸上却没有轻松的意思,他说到:“就算是普通的草原狼,也不可能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目标,何况是这群家伙,我不认为我们摆脱它们了。”

        我沉默了,不管怎么样,这本就是逃亡之路,能暂时的安全也是好的,我渐渐放慢了车速,让自己稍微缓一口气。

        而在这时,路山的手却重重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承一,谢谢你。”

        忽如起来的感谢?我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路山却垂下头,竟然不让我通过后视镜看到他的眼睛,低沉的开口说到:“人们都说近乡情怯,这里是我的故乡,有着我太多的回忆,再次回到这里,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情怯!但除了这个,回到这片土地,我还有恨,还有胆怯,太多黑暗的回忆收走了我的勇气,让我只能徒劳的恨,甚至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路山有些说不下去了,我沉默着,同样想起了心中那个不敢回去却又时时思念的地方——竹林小筑,忍不住开口说到:“每个人都有回不去的时间,而有的人则还要面对更多,那就是不敢去的地方,我能理解你。”

        “但还是要谢谢,因为你的失踪,让我重新踏上了这片土地,因为你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友情可以战胜胆怯,让我面对不敢面对的地方!又是因为你,让我有了第一次发泄仇恨的机会,甚至在刚才反抗了没有勇气反抗的人,虽然是被逼的,也没做什么,可终究是面对了,不是吗?”路山说到这里,突然抬起头,笑容有些苦涩。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说到:“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才会做这样的傻事儿,让你去发泄仇恨,暴露我们一行人的行踪。而处于上层的所谓智慧人士,就特别会选择吧,就比如说牺牲一个人,保全一群人,我却常常做不好这样的选择,因为在我心里,我想对得起每一个人,这其实很难做到。所以,逼急了,我就宁愿苦自己,甚至自己光棍的去死也行。而幸运的是,这一次和我一起上路的都是一群这样的普通人,不,普通傻瓜,我了解他们,他们也了解我,我们都一样,有时候会放弃所谓的‘智慧’,而选择内心的坦然,别为让你发泄仇恨的事情感谢我,虽然我没开口问过大家,这就是大家的意见,感谢大家吧。”

        路山看着我,我眼角的余光看见他的眼眶有些发红,过了很久,他才重重的捏着我肩膀说到:“承一,从现在开始,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傻瓜,你们是我一辈子都不可以分离的朋友。”

        “少肉麻。”承心哥抬头吐槽了一句。

        “同上。”我微笑着也说了一句,顺便叼了一根烟在嘴里,路山终于跟着笑了,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东西,分别给了我和承心哥一拳。

        而陶柏却在这个时候,怯生生的小声说了一句:“我也要是一个普通的傻瓜。”

        “哦,你不是普通的傻瓜,你是极度害羞的傻瓜!”承心哥一把揽过陶柏,而陶柏的头低得更低了,整个人都一副不太适应,快要抽风的样子。

        看到陶柏的表现,我们顿时在车子里笑成一团,气氛温暖而和睦,差点儿就忘记了我们其实是在逃亡的路上一般。

        车子在继续前行,路上已经变得安静,连车辆都见不到,那些狼群诡异的出现又诡异的消失,让刚才经历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再过不了多久就能到乃堆拉,进入了乃堆拉山口,就能进入锡金境内了,那样的话,我们就暂时安全了,他们不敢追杀至锡金的。”随着距离边境线的接近,路上整个人终于稍微轻松了一些。

        “怎么?我看这些喇嘛无法无天的,他们不敢追杀至锡金吗?”我随口问了一句。

        “锡金虽然也是国,可是是一个特殊的国,它也可以说成是印度的一个帮,锡金帮!是印度的附属国,你认为印度这样的宗教国家,会没有自己的势力延伸到锡金吗?这帮势力再无法无天,也不能到那么巨大的一个势力的国家范围内去追杀他人,前提是,如果珍妮姐给我们的特别出入锡金的出入证有效的话。”路上这样对我解释到。

        我‘哦’了一声,心里也跟着陶柏放轻松了一些!

        此时的天色已经开始擦黑,越是靠近那所谓的乃堆拉山,天气越是阴冷无比,尽管车内有暖气,我都能感觉到外面的寒意。

        这样就顺利的让我们越过边境了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忽然忐忑的起来。

        有些黑暗泥泞的道路上,车前灯的灯光显得是那么的明亮,而在灯光延展的尽头,我看见了在那边立着一个异常庞大的声音,而在他的身边,好像站着一头小牛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