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章 抹杀 为露水沾湿小茉莉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章 抹杀 为露水沾湿小茉莉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从小,我一直对自己奔跑的速度很有自信,即使我不会所谓的轻功,但是轻身的功夫(和轻功有本质区别)在师父有意无意的锻炼下,总是有点儿基础的。

        加上,常常为了逃避师父的铁拳,在山上山下上蹿下跳的‘训练’,我跑步的速度是极快的!

        可是,现在我听着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却感觉自己的速度是那么的慢,特别是还要顾忌着身边的同伴,速度更加的快不起来。

        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在着急之下想多了!

        现实是,我再快又有什么用?就算恢复了那时候武家巅峰的轻功,比如什么一苇渡江,踏雪无痕我做为一个人,也不可能跑过一只苍鹰,这玩意儿可是天上飞的。

        我强忍着急速奔跑,肺部缺氧的感觉,跑到了路山的跟前,大声的说到:“我先不问你为什么,你告诉我怎么解决?”

        路山一边跑,一边脸色难看的对我说到:“这只苍鹰被寺庙的高人附灵了,它可能伤害不了我们,但会一直对我们的精神进行干扰,就像刚才那样,而且最糟糕的,我们的行动会一直处于它的监控之下,跗骨之驱啊。”因为说的太快,路山一边跑,一边大喘息,不由得就顿了一下。

        可我听了之后,却不吃惊,而是心中一团乱麻,我竟然遇见了这样的术法?

        曾经,师父要我研究过密宗的手诀,说是了解一些密宗的手诀,对道家手诀的理解和运用也会有一定的提高。

        既然说到了密宗,师父那时也就顺道说起了藏佛教,还有关于这里的一些趣闻和术法,其中一个术法师父特别的提到过,那就是精神力强大的僧人可以对这里的生物进行附灵,让这些生物变成他们的眼睛,甚至他们的攻击利器!

        “关于与生物之间的一些东西,西藏的僧人比我们做的好,甚至远远的高于我们道家,源头就在于他们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尊崇,远远大于我们汉人!你知道,在西藏有的地方不吃鱼,有的地方不吃蹄类,带爪的生物,有的地方不会吃天上的鸟儿,这就是一种敬畏的尊重,所以附灵生物的术法,他们远远高于我们道家,我也不会奇怪。”

        那个时候的我,正沉迷于师父收藏的一本关于西方术法的书籍,当时听了还不以为然,只是说了一句:“那太好了,咱们华夏不也有德鲁伊了吗?那个就是沟通自然的种族。”

        当时只是不在意的一句玩笑话,如今遇见了,才知道厉害,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我们一群人都号称年轻一辈的高手,竟然都全部中招了,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而且生灵的种类多样,这根本就是防不胜防的术法啊!

        想到这里,我不仅是内心一团乱麻,头皮也跟着发麻,不禁大声的对路山说到:“别介绍这玩意儿了,说办法,办法啊!”

        “简单的说,破除这个术法,就一句话,用精神力破除精神力!就是用绝对强大的精神力,抹杀附着于那只苍鹰身上的精神力。”路山气喘吁吁的说到。

        可是这说了等于没说啊,如果被附灵的生物是一只猪什么的,离我们不到五十米远,用精神力抹杀附着于它身上的精神力,那绝对是一件不怎么难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

        但问题在于,这只苍鹰在天上,我要用什么办法?难不成我也飞到天上去?虽说精神力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但是它比起灵魂力限制却大得多,灵魂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而精神力是附着于人肉身产生的一种力量,是有具体限制的,就如同一个植物人,他是没有精神力的,可是他如果还残留有灵魂在身体内,你不能说他没有灵魂力!

        “那可以用灵魂力去绞杀吗?”想到这里,我大声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如果你的灵魂力能杀死那只苍鹰,附着的精神力自然也会散去。”路山大声的对我说到。

        如果是这样,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傻虎上天入地都是可以,我完全可以让傻虎去做这件事情嘛。

        想到这里,我内心稍微松了一点儿,路山却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说到:“你召唤傻虎出来也需要凝神静气,也要施术,你能抗住那玩意儿的干扰吗?”

        关于路山的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停下了,在有防备的情况下,这只苍鹰并不能像刚才那样影响我的思维,但我只要一尝试着进入存思的状态,那只苍鹰的嘶鸣就会响彻我的整个脑海,根本没有办法成功!

        好厉害!我长吁了一口气,只是附着了一抹精神力在这只苍鹰身上,就能把我们影响到如此的地步,如果那个僧人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岂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走的越远,经历的越多,我就越发现自己像一只井底之蛙,知道的太少太少!

        可明显如今不是感慨的时刻,而是要解决的时刻!

        就好比现在,我停下了,大家也跟着停下,那只苍鹰也就跟着停下了,在我们的上空盘旋不已,就算路山不说,我也知道,如果不快点儿解决它,正主就来了,不然何必监视我们?情况危急呐!

        冷汗密密麻麻的不满了我的额头,如果不能进入存思状态,我就是一个‘残疾’人,除了依靠符箓,任何术法都不能施展出来,该怎么办?

        而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面面相觑,而在这时,跑在我们旁边大概是听见了我们对话的承心哥,忽然走了过来,用一种诡异的语调,对大家说到:“一只小鹰鹰吗?我来试试。”

        温柔魅惑加上些许轻佻和轻蔑的语气,还有小鹰鹰?我不禁看了承心哥一眼,他这是嫌弃我冷汗不够多吗?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却在一看之下,承心哥的双眼隐隐的透着碧色!

        这不是承心哥,是嫩狐狸!这家伙又出来了,它仿佛习惯如此,总是在我们以及它的主人承心哥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现。

        结合上次万鬼之湖的情况,我分明能感觉到这只嫩狐狸的某种性格特征了,那就是异常的好胜。

        不过,既然它出现了,这只苍鹰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只是,我还是忍不住‘怜悯’的看了承心哥一眼,此刻真异常优雅的用钥匙上的指甲刀修着指甲,小指微微翘着话说优雅是优雅了,但

        我决定不把承心哥这样的形象告诉他,我怕他清醒以后会召唤出嫩狐狸,接着掐死它!

        “小鹰鹰很厉害的吗?瞧你们这副狼狈的模样。”修好了指甲,承心哥对着阳光举起了他的手,在打量着他的指甲,但在这时,我感觉到了承心哥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粘腻,这是精神力到达一定的高度,外泄于身体之外,实质化的一种表现,就好像在水波中看人一般。

        而他的双眼,碧色更重,而本身的黑色却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晶莹剔透的程度,感觉很是诡异。

        看似在无意的修指甲,原来嫩狐狸那个家伙已经在暗暗的准备了,在无限的提升聚集自己的精神力!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阳光下的承心哥在打量自己的手指,但也只是这样停顿了两秒,那只阳光下的手猛地一握拳,然后快速的收回,这个时候的承心哥终于爆发了。

        他的双眼紧盯着那只苍鹰,双手插袋,整个人眼波流转,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意,显得整个人充满了魅力又充满了魅惑。

        在那一瞬间,天上的那只苍鹰明显的嘶鸣声就不对劲了,在一片空间内反复的上下飞舞,已经不能左右移动了,看起来就像被困住了一般。

        看承心哥的表情轻松,这一次的斗法,对于他来说不算负担太重,连狐耳和狐尾都没有露出来,可事实上我知道,千百种的斗法中,精神力之间的相斗最是危险不过,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彻底的傻子,没有了精神力,魂魄中的魂也会受到伤害,甚至散去。

        可它偏偏在没有凝聚幻象的时候,看起来就是那么波澜不惊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承心哥的表情始终保持着一致,弄得肖大少有些烦躁,在我耳边不停的说:“这苏承心要装邪魅娟狂的男子装多久啊?”

        我颇为无语的等待着,在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以后,那只苍鹰忽然发出了一声惨鸣,然后快速的下坠,挣扎了几下,又重新飞上了天空,朝着远处飞去了

        “这?”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路山却挥舞了一下紧握的拳头,说到:“承心成功了!”

        成功了吗?我转头看向承心哥,此刻的他正不满的撇着嘴,在嘀嘀咕咕的说到:“这个苏承心在搞什么嘛,浑身上下镜子都没有一块儿。”

        我打了一个冷颤,再次发誓绝对不把承心哥如今的模样告诉他自己。

        而路山却一下子如同反应了过来一般,吼到:“快,再跑!这下梁子已经结大了,趁现在暂时安全,我们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