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五章 出发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五章 出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这样一个答案,我首先是异常的吃惊,接着心情就复杂起来,离开华夏这片土地么?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如今这样的局势,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就像一条小鱼儿,面对的是一群鲨鱼的追杀,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些庇护,形势又怎么容得下我选择?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口问到:“出国哪有那么简单,我们是偷渡出去,还是?”

        “身份安排的事情不用操心,珍妮姐说了,有江一这样的部门老大不用白不用,证件什么的早已经替你们搞定,全部用的假名,你可以理解为‘合法’的假证件,安心去吧。”葛全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言谈之间透露着对珍妮姐无比的信任。

        “好吧,可是去了印度,我们又该去哪里?要去做什么?”我忍不住问到。

        “这个到时候再联系,首先是先要走出去。”葛全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感觉的到他和我讲电话的语气匆匆,显然也是异常的小心。

        马车在无人区的草原飞驰,夜色下,一轮弯月映照,一切都还是安静如常,如月有些困意,靠着车壁昏昏欲睡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担心我们要去向哪里,而面对着发愣的我,承心哥只是沉默的点上了一根烟,说了一句:“人生如果可以的话,多去一些地方,总是好的。”

        “好在哪里?”我终于是放下了电话,从承心哥那里接过了一根烟,稍微打开了一些窗户,也点上了。

        “嗯,我会有这样的感觉,每多去一个地方,我的生命就感觉多充实了一层,有时总有一种很玄妙的想法,我们来自这大地,大地就好比是另外一个母亲,我对它看得越多,认识的越深,我的生命也就越完整。”承心哥说这话的时候,窗外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看起来他就像一个诗人。

        “呵,这是在写散文吗?”我淡淡的应了一句。

        “只要我们在一起,去哪里都不用担心,而且我们总会回来的。”承心哥望着我,笑着说到。

        “那也是。”我忽然就心安。

        马车在无人区飞驰着,感觉去往哪里,这拉车的马儿比我们还要清楚,事实证明这就是有灵性的马儿,我暗想如果拖一匹去赛马场,它是不是很值钱?

        马车飞驰了一个小时,就自动的停下了,而在马车飞驰的过程中,我也问起了承心哥,在我不在的日子,他们的经历。

        对比起我的经历,他们的经历就要简单的多,逃出湖村以后,他们就开始了躲藏,因为在出湖村的时候,带领他们的人有暗示,他们最好低调行事,能躲藏起来就躲藏起来,然后等我的消息。

        结果,不出两天,我身亡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那时的他们正躲在另外一个省的小镇中。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最先崩溃的就是如月,这也是在这个时候,如月联系了沁淮,让承清哥发了一次脾气,并警告任何人不得联系家人,朋友。

        “你知道的,你是同门,按理说承清哥是算不出你的一切的,可那一次在得知消息以后,承清哥背着我们也不知道交付了什么代价,算出了一个结果,说是你还有一线生机,不是必死之局。而我们如果轻举妄动,反而会改变你面对的局势,因为我们都是和你命格相连之人,承清哥警告我们不要小看了命格相连的作用。”承心哥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些沉重,显然承清哥付出了什么代价,让他耿耿于怀。

        我同样是在意的,在听闻了这个之后忍不住追问,可是承心哥却苦笑着摇头,说到:“你难道不了解我们这个承清哥?别看他沉默寡言,骨子里最是倔强的就是他,和我们那立厚师叔是一样的,他若是不肯说,恐怕这辈子到了生命的终结,他也不肯说与你听的!你不知道那一段往事吧?说起来很是有趣,就像是一个轮回。”

        “嗯?”我轻轻扬了扬眉。

        “这一次你大闹大市会场,在曾经,很多年以前,你的师父,我的姜师叔也做过一样的事情,只不过大闹的不是鱼跃龙门大会。具体的往事我不是太清楚,但那一次是为了咱们的小师姑,也就是在那次以后,李师叔和姜师叔的关系降到了冰点,直到那一次咱们的聚会,才融化了这块坚冰。”承心哥娓娓的诉说着。

        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一次聚会,气氛是有一些怪异,要知道在那次聚会以前,师父曾经没有带过见过几个师叔还有我的师兄妹。

        师父也曾大闹大市吗?我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然后说到:“是轮回,也不是轮回吧,因为我们这一代之间非但没有任何的坚冰,反而更加的性命相连,你觉得呢?”

        “是啊,性命相连,比亲人更亲的同门想起来就觉得很温暖。总之,在那次以后,承清哥暂时指挥着我们躲藏,每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总之看着他一天比一天虚弱,有时半夜也会叫醒我们,转移一个地方,知道不久以前,他忽然说到大市会有契机,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来到这里!那一天他的表情我忘不了,你知道像一个什么吗?”承心哥微眯起眼睛,陷入了回忆。

        “像什么?”我追问到。

        “像一个赌徒,他说,他算出你有一线生机的卦并不是让他百分之百肯定的卦,就算付出了代价。但这一线契机就是他却很肯定,你是生还是死,就看这一线契机我们能不能等到你了。他他说,没有山字脉,他也不能是大师兄,真正的大师兄只能是山字脉的传人!感觉他比我们还要在乎你,就像立厚师叔其实比谁都要在乎姜师叔,这是师父告诉我的。承清哥那时的表情真的像一个赌徒,是真的,就好比最后一把牌,他疯狂的坚信,并告诉所有人那是一把好牌!”承心哥带着微笑,但眼中更多的是一种感动,感动于承清哥那时承受的压力,带领着大家以及对我的情谊吧。

        无人区的夜晚很冷,我对着空气呵出了一口白气,同样学着承心哥眯着眼睛说到:“你说他神神秘秘不知道在干什么,其实是他在施术掩藏你们的行踪呢,知道吗?你们的行踪有人在算计,承清哥凭借一人之力,掩藏了你们的行踪。”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到:“不过他那么辛苦的一个赌徒,赌到最后,还真的拿到了一把好牌,我回来了,然后我们得到了庇护,这庇护最重要的感觉就是我们不孤单。”

        说到这里,我笑了,重重的拍了一下承心哥的肩膀,承心哥也笑了,同样在我肩上轻轻打了一拳。

        马车停下,我们分别从马车上下来,所有人的再次聚集在一起。

        老李一脉,如月,慧根儿,路山,陶柏,除了得到弘忍大师部分传承一早就从湖村离开的觉远,湖村时的阵容终于完整的聚集在了一起。

        我没有管承清哥奇怪的目光,以及故作‘嫌弃’的表情,在下车以后,我就狠狠的给了他一个熊抱,面对我的拥抱,他如以前一样酷,轻轻皱眉说了一声:“麻烦。”

        可我却很认真的说了声:“辛苦了!”

        他转过头去,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看见风动下,他飞舞的头发中,白发好像又多了那么一些。

        我们的面前停着三辆车,是改装过的三辆牧马人,在这无人区,这样的越野车显然是极为合适的,我指着这三辆车说到:“我们的?”

        承心哥却摇头说到:“不是!”

        显然,这车也应该是珍妮姐为我们准备的。

        这时,路山已经开始检查起车子还有车子的后备箱,结果在后备箱发现了准备的比较丰富的,我们需要用上的物资。

        “我来带路吧,就算在无人区,我也是不会迷失方向的。”在检查完车子以后,路山对我们说到。

        在夜色下,看着这个路山,这个充满了秘密的男人,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如此有把握?”

        路山的脸上闪过一丝惆怅悲伤的表情,说到:“我曾经以为我和这片高原是性命相连的,就算凶险的无人区也是我热爱的地方,因为我曾经在无人区生存过三年,知道吗?一个人,一匹马,生存了三年!我在这里有很多的故事,承一,等我们逃了出去,我们一起喝酒,我再告诉你这些故事,好吗?”

        我拍拍路山的肩膀,郑重的点头说到:“好!”

        路山笑了,眼中有着一些感动,我敏感的发现,在月光下,他身后的陶柏,目光中竟然也流露着一些感动,这一刻的静默,我感觉他们两个人好像又靠近了我们几分。

        短暂的沉默以后,路山第一个跳上车子,对我说到:“走吧,这无人区不是阻碍,关键是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哪里?我望了望天空,淡淡的笑着说:“哦,要走出华夏了,我们去印度。”

        我的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只剩下风声的夜晚,也让所有人都听见了,出乎意料的是,大家的反应和在车上的如月承心哥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连吃惊都没有。

        而在车上的路山果断的发动了车子,只是说了一句:“上车,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