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一章 庇护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一章 庇护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听闻这个熟悉的声音,我吃惊的眨了眨眼睛,同时又担心起来,要知道这个声音之所以听起来那么熟悉,是因为在不久之前我才和他分别,这个声音是葛全!

        我吃惊的是他怎么来了?不是把请帖给了我吗?而让我担心的是,这里个个老怪都不是好相与之辈,葛全大爷不过是一个打探消息之人,来这里为我撑场不是很危险?

        但不管我吃惊也好,担心也好,内心火热的感动却是一丝不少,眼眶还是热热的,师父的朋友当然就是我的长辈,不管他是强大也好,弱小也罢,这份关怀的意义都是一样的。

        全场静默,此刻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入口之上,在话音刚落不久,却见一个穿着笔挺的中山装的老人从入口处走了进来,精神越发的显得矍铄,这不是葛全又是谁?

        他脸上带着一种坚定的神情,目光略显慈爱的看着我,然后扫过了我的伙伴们,忽然大声说到:“承一,为了来给你撑腰,我可是穿了一套最贵最有纪念意义的衣服来啊。”

        我一下子就笑了,而看台上也传出了稀稀拉拉的笑声,不需要多说什么,只要他来了,就代表着我们老李一脉不是孤独的。

        但事实并不是如此的简单,在葛全出来以后,那个入口又陆陆续续走出来了好一些人,我发现我一个都不认识,他们看我的眼光却是‘火热’。

        这群人大概有三十几个,好些人都上了年纪,就算只是低调的站在那里,但从他们身边淡淡的气场来看,很多都是颇有功力的高手。

        我吃惊的看着这群人,但这并不算完,从那个入口处又出来了好些人,一拨儿,两拨儿一共出来了五拨儿人,在这其中我还发现了元懿大哥的存在,他冲着我眨了眨眼睛,又对着元懿慈爱的一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愣住了。

        而在我身边,不论是承清哥,承心哥,承真妹子,还是承愿丫头都能惊呼出一两个长辈的名字。

        最后入口处安静了,出来的人却有一百多个,对于我们这一辈来说,大多都是陌生之人,去能感觉到这些人的力量。

        那个黄袍老者皱了皱眉头,不屑的‘哼’了一声:“哪来的一群乌合之众?”

        而颜逸却是不动声色,淡淡的说了一句:“不管你们是谁,但凭你们一群人,和四大势力中的任何一个势力都没有办法斗,散了吧,徒增笑柄,这也叫长辈的庇护?”

        至于我们根本就不在乎黄袍老者或者颜逸说什么,只是看着擂台下的一群人,眼眶发红!

        可是我们淡定,却不代表下面站着的一群人淡定,面对黄袍老者和颜逸的话,葛全站了出来,冲着台下一众人抱了抱拳,说到:“联系大家的是我,所以今天就由小老儿我上去代大家说几句,可好?”

        葛全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而葛全也当仁不让的走上了台来,面对四大势力的高层,首先把我们这些小辈拉到了他背后,然后对着四大势力的高层毫不畏惧的说到:“我们的确是一群乌合之众,因为在这之前,我们都是惫懒之人,彼此之间联系也不大。可到了今天,我们可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只因为我们都有了一个身份,是他们的长辈,自然是要庇护于他们。”

        黄袍老者哼了一声,而那个身穿华丽道袍的胖道人冷笑到:“长辈?老李一脉名头也不弱,你们好大的口气,就攀上别人的长辈了?雪山一脉可是说了保陈承一,没说要保你们这一群乌合之众!雪山一脉强势尚可忍耐,但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也能和我四大势力叫板?赶紧散了吧,我正好有气无处发,不要再惹怒于我。”

        面对华丽道袍胖道人的一番威胁,我为葛全担心,忍不住喊了一声前辈,却不想葛全扬起一只手来,拦住了我,面对那个胖道人丝毫没有退缩了的说到:“我不知道大家,可是我在乎的可不是承一是否老李一脉,多么强大!而是他是我老朋友,有救命之恩于我的老朋友的徒弟,老朋友消失了,我自然要庇佑他的后人,这就是资格!”

        葛全的一番话掷地有声,而我不由自主的从师父的朋友,想到师父,这何尝不是他留给我的‘财产’?这何尝又不是他在庇佑于我?

        这让我原本就有些发热的眼眶更加的酸涩,而台下站着的那些长辈已经开始纷纷表态。

        “那承心是立仁的弟子,我和立仁相交,却受立仁恩惠不知有多少,我保承心当如保自己子孙,自己徒儿,谁敢动他?”

        “立厚不惜损耗自己,让我避劫,所以承清就是我儿子,老子岂有不护儿子的?”

        “承真”

        “承愿”

        台下的长辈言语不绝于耳边,而站在台上的我们老李一脉早就忍不住流泪满面,陶柏和路山羡慕的看着我们,而肖承乾也同样如此,只是眼中多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哀伤,似要流泪,却望着天花板强行忍住。

        听着这些表态,葛全面露微笑,对着那黄袍老者为首的四人说到:“这长辈可是名正言顺?”

        “呵呵”那华服胖道人一声冷笑,下一刻一个手诀出手,整个擂台忽而狂风四起,夹杂着无数的怨鬼厉嚎。

        “我管你什么长辈,给我喂那冤魂去。”风起间,那胖道人咆哮了一声,面对那胖道人忽然出手,那以黄袍道人为首的三人,脸上对着我们那些长辈流露出讥讽的神色,特别是那黄袍老者一看见就昂首挺胸说到:“杀你们一群乌合之众,黄柳老弟一人足矣。”

        我能感觉到那阴风的厉害,连我的灵魂都有被冻僵的趋势,而其中的鬼嚎,只是一听,让我也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不由得就想到一种存在——千年厉鬼,还是不断培养中的千年厉鬼才有如此威势!

        我敢肯定,只要这胖道人一出手,我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会被阴风中暗藏的不知道数量是多少的千年厉鬼所吞噬,被这阴风把灵魂冻僵,吹拂而散。

        这些老头儿一出手,果然不是我们这些年轻一辈可匹敌的,我不担心我自己,可是我忍不住为葛全担心,我不认为他有多么大的战斗力。

        而看台上也议论纷纷,有见识之人不禁惊呼:“出手了,那四大势力**巨头,黄柳的地狱之门打开了,曾经传说,他这小地狱门一打开,不死个百八十个人是不会罢手的。”

        听到这些议论,我更加的为葛全担心,可是葛全脖子一硬,手朝着身后一指,丝毫不畏惧的大声说到:“黄柳老儿,你倒是可以轻易的杀了我,你有本事也杀光这所有要庇护老李一脉的人,我看你是拎不清!”

        葛全的这番话显然惹恼了那个叫做黄柳的胖道人,他冷哼了一声,下一刻的表情却变得阴晴不定,只因为台下那些人在瞬间也迸发出了冲天的气势,有十几个激动之人已经冲上了擂台。

        “黄柳老儿,四大势力好大的风光,我XX脉在这世间也是名门正派,普通人中也有偌大的名头,你可是要杀我?”

        “黄柳老儿,我虽然散人一个,可手下也有两手功夫,岂容你轻辱?”

        “黄柳老儿”一众长辈见此刻黄柳老儿行凶,全都忍不住义愤填膺,见大家愤怒的气氛达到顶点,葛全忍不住又上前一步,说到:“你以为我们真的乌合之众?请你看清楚,在场这些人有许多背后是什么势力,就算没有的,多少也是有些名望的,就算我葛老儿不争气,长年卖消息,可要说声帮忙,也能叫出十来个不怕事的,你们今天可真敢看轻于我们?”

        “好!”我忍不住大喊了一声,这一刻我连脸上的泪水都来不及擦去,心中滚动的就是只有两个字——师父,脑中反复浮现的就只有一句话——这是来自于师父们的庇佑,他们走了,消失了,可是他们却又从来没有走远。

        在恍惚中,我仿佛看见在那看台的最高处,四个高大的身影矗立,是我的师父和师叔们,我师父还是那样猥琐的表情,背着个手,不屑的‘嘲笑’我:“小屁娃儿,又飙‘狗尿’(泪水),是我姜立淳的徒弟,别指望我来拉你,自己哭够了,站起来再来找我!”

        师父其实你不拉我,可是一直以来,你却比谁都担心我摔得疼吧?

        黄柳老儿见如此阵仗,终于收了手上的手诀,一切恢复平静,他的脸色却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那颜逸慢慢踱步过来,扬眉问到:“其他人也就罢了,陈承一可是非保不可?”

        葛全还来不及答话,颜逸忽然伸出一只手来,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的抓向我,大吼到:“还愣着做什么?强杀这陈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