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五章 风雨(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五章 风雨(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韦羽的激动,让白袍人也稍许觉得好笑,沉吟了一阵儿说到:“原本是要抽签排号的,如果你们没有意见,那么我就让他先上场吧?”

        说完,白袍人眼光扫视了一眼大家,我想到自己要做的事儿,忽然站起来对韦羽说到:“韦兄弟,这次比赛对你很重要吗?”

        韦羽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估计是想不到偏偏是我有意见,然后走到我跟前小声说到:“我们这一脉到了我这一代,已经空有本事,没有资源!师父因为意外仙去了,临终之前交代我,仙途漫漫,期待我能走得更远,再收下一个徒弟,把我们这一脉传承下去。你说这比赛对我重要吗?”

        韦羽的话没有说尽,但已三言两语道尽了散人的辛酸,和坚定的志向,他的确是没有别的选择,需要用大势力的资源,传承自己的一脉。

        我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说到:“那好,你就先去吧,状元指不定就是你的,但希望你别选S组织。”

        “废话,S组织有那两个家伙,还能有女修看得上我?除了雪山一脉,我哪个势力都不想去,随便挑个得了。”韦羽对我嘿嘿一笑。

        我不再言语,给了韦羽一个鼓励的眼神,退坐了回去。

        韦羽上场了,按照规矩开始测试骨龄,而我的心却莫名其妙的开始紧张,伸进裤兜里的手紧紧的握住了那一瓶可以让我恢复原貌的药水,指尖冰冷。

        我希望韦羽能够得偿所愿,但又不知道等一下我上场,如果不小心弄乱了大会,是不是他的战绩还会有效?

        如果,逼不得已的话我咽了一口唾沫,滋润了一下干涉的喉咙,不再都想了,此刻走一步看一步吧。

        测过骨龄之后,韦羽的比赛开始了,因为他是冲着雪山一脉去的,所以没有刻意的挑选势力,按照规矩就是随机抽取。

        他的运气较好,抽取了一个正道上颇有名声的势力,一场比赛终于成为了今夜的第一个亮点,逼出了那个势力代表弟子的全部实力,而且打败了他,引起了场中的沸腾。

        我坐下台下,也是仔细观看了这场比赛,韦羽的术法奇特,比起我老李一脉的秘术也不逊色多少,而且犹有余力的样子,看起来是我小看了这小子,想起他说他是神仙之后那句话,心中莫名的又相信了几分。

        台上,韦羽伴随着场中沸腾的欢呼,放出了长长的咆哮之声,接着大喊到:“雪山一脉可收我?”

        白袍人站在我的前面,微微点头,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认可?

        听闻了韦羽目标直指雪山一脉,场中的沸腾之声更盛,被击败的那个势力弟子脸色固然难看,那个势力的面子也挂不住,到底还是要保持风度,没有出言干扰,在场中喧哗了一分钟以后,一个身披白色斗篷的人上场,算是认下了韦羽这个弟子。

        韦羽发出大声的欢呼,也不忘对我比出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他的笑容虽然不怎么好看,可却显得很是真诚。

        这也算是一段善缘吧,若不是几个小时的相处,或者我已经扰乱了会场,扰乱了韦羽的心愿,看着他高兴的神色,我忽然就做了一个决定,我最后一个上场吧,散人不易,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着急,而破坏了别人追寻许久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让你把自己放在别人之上的。

        因为韦羽的那个笑容,让我心中有所明悟,不自觉的就退了一步,而站在我身前的白袍人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忽然回头,看了我一眼,依然挂着暖心的笑容,莫名的说到:“气息也稳了几分,心念是否有所通达?”

        我心中暗惊,嘴上却只是说:“没有,只是对自己没多少信心,决定最后一个上场。”

        白袍人笑而不语,看似要转身,却忽然对我说了一句:“很好!我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决定。”

        他高兴什么?他知道了什么?我的心开始往下沉,这个看不透的白袍人俨然成为了我最大的心事,可是他不给我解释什么,而我也没有别的退路。

        剩下的时间只是等待,已经退下来的韦羽非常开心的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这说那,鼓励我成功,也进入雪山一脉,但因为他已经加入雪山一脉,不能在这选手席上呆太久,还要许多事情要被交代,很快就被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以为我和他的这一小段缘分也就由此了却了,但只是当时的以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接下来的比赛比起那些门派弟子的比赛更加的乏善可陈,毕竟散人和门派的实力还是不能成为对比的,入选率更加的低,伤亡率却大大的增加,在比赛之中受伤的不少,甚至死了两个,而门派的比赛却是一个死亡人数都没有,我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残酷的意味,这种残酷比修者圈子以外的普通世界更加的残酷。

        时间已经指向了晚上8点半,而所有的选手都已经参加过了擂台赛,只剩下我孑然一人了。

        “该你了。”白袍人伸了一个懒腰,忽然就望着我叹息一声:“现在提醒你规矩,已经是废话了吧?陈承一。”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异常防备的看着白袍人,沉声说到:“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要做什么,暂时与我们无关,只要不要闹的太离谱。”白袍人根本不理会我,从我身边飘然而去,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忽然在我耳边小声说到:“我恰好精通除了山字脉以外的四脉,而你又是被关注的对象,命格什么的,在圈内的很多势力里已经不是秘密,甚至很多人都知道你的特征,所以推算你是谁并不难,你觉得呢?”

        他望着我笑。

        我也望着他,忽然就觉得唇角发干,低声说到:“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就没有一点儿目的?”

        “对于我来说,长长的岁月难免无聊,希望你今天晚上的表演精彩,顺便提醒一句,这看台上的有心人,老妖怪什么的可不少。”白袍人又笑了,和一只狐狸似的,让我老是忍不住的响起苏承心那个家伙。

        “你不就是其中一只老妖怪?”我没好气的说到。

        “呵呵,年轻人真是有种。”那个白袍人估计没想到我会如此说,诧异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开了,而我始终没有弄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那边测试骨龄的人已经开始催促我了。

        我走去了台边,按照规矩开始测起骨龄,这个时候的会场被一种疲劳而没有期待的气氛笼罩着,毕竟我代表着最后一场比赛了。

        韦羽特意跑来了台下为我加油,而我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儿,总感觉有那么一些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可是无所谓了,那个白袍人无意中的话可能已经告诉了我某种答案,我一上台就会被认出来!之前,我担心的就是这个,现在没有再坏的结果了,我反而不用担心了,在这里反而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安全不是吗?

        骨龄很快就测试完了,我一步一阶的走上了擂台,站在擂台的中心,我感受到了更多的目光,其中有那么一些,充满了巨大的敌意,以我的灵觉明显的能够察觉出来,看来身份已经不可避免的曝光了。

        擂台之上,按照规矩走来了一个雪山一脉的人,询问我:“楚明,你是要挑战哪一个势力的弟子?”

        他的声音通过台上的扩音器传到了会场的每一个角落,我转了转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脚,随口回答到:“随便吧。”

        相信通过这一句话,我的师兄妹们若是在现场怕是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了,易容改变了我的容貌,并没有改变我的声音,而我也没有刻意去改变自己的声音。

        我的话刚落音,忽然就从那边十大势力的包厢中,出来了至少四拨儿人,我懒洋洋的看着他们,也好,至少我知道了我的敌人都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