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章 白袍人的暗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章 白袍人的暗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说这话的时候,那个白袍人依旧是保持着让人暖心的笑容,可是我却总是感觉那句话是单独对我说的,那意思是笃定我会违背规则,给我一个警告吗?

        我挺无奈的,可是也没有办法,谁叫人家看穿了我是伪装而来的呢?换谁,也会对这样的人防备吧?

        想想自己胆子也真够大的,大市高人那么多,接引人既然能看穿我的伪装,别的高人也未必不能,可是我哪里还能顾及那么多?先找到师兄妹是比较重要的!

        我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而白袍人则忙着分配房间,他好像对大家是有着充分的信任,对于那些说自己知道地方的,他一般都是放任那些人自己去自己的房间。

        在大和尚和苏老同我告别,去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没有被安排房间的也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走吧,我知道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到大市,或者说第一次进入洞穴。”白袍人依旧带着他的微笑,走到了我的面前。

        这言语说的简单,却让我心里惊了一下,这也被看出来了?

        白袍人好像没有解释的意思,径直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去,我无奈的只有跟上,他不解释,可是我却会问的:“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来这里?”

        白袍人没有回头,声音温和的却如同三月的春风:“我在修行方面,天赋或者就是一般。但我有一项特殊的本领,那就是对人过目不忘,确切的说,不单单是指面貌那么简单,气息我也会记住,接触过一次就会记住的。”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白袍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我,依旧是微笑的脸,却感觉比接引人那种冷漠的脸更让人有距离感,因为更加的看不透,也靠不近。

        我望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当然我的心里也不会相信他的修行只是一般般这种话。

        而白袍人也只是微笑着补充说明了一句:“这么多年来,负责洞穴里贵客接待的人一直是我,所以感觉你陌生了点儿。”

        说完这句话以后,白袍人又径直的朝前走去,我也只能再次的跟上,但在这时,我的心里已经不是无奈的感觉了,而是一个模糊却让我兴奋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不确定说出来的后果,但我必须试一试,所以我叫住了那个白袍人。

        他带着笑容转身了,只是眼中多了一些疑惑的神色。

        “我”我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一口气说出来:“我想让你帮个忙?”

        “我们不参与任何宾客的活动,更不会理会宾客之间的关系,或者是非恩怨。除了规则,我们什么都不负责,请恕我不能帮你任何的忙。”白袍人拒绝的很温和,让人一点儿脾气也没有,可是也让人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他甚至不让我说出想要帮忙的内容。

        这个人就如我感觉的那样,虽然看起来温和,却比冷漠的人更加冷漠。

        其实,我只是听说了他那个本领,要让他帮我找找师兄妹们在哪里,虽然唐突了一点儿,后果难以预计了一点儿,可这也不算太过难为的事情吧?至少我可以确定他们在不在洞穴区里。

        被拒绝了以后,我和白袍人就一路沉默了,他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一路上也不知道绕了几个弯,却还没有到我住的地方。

        但我内心却一点儿也不在意我到底住哪儿了,哪怕他们给我安排的是一个破屋也无所谓。

        事实上是街边的‘风景’转移了我的注意力,两旁的屋子竟然是各种的商铺,卖的东西也五花八门,配合这古色古香的建筑,让我有一种梦回唐宋的感觉,那是华夏最让人向往的年代。

        可是又不完全是,因为这些商铺除了药材以外,买卖的大多是修者需要的一些东西,正常的唐宋集市会卖这些东西吗?

        但无论如何,行走在其中,我有一种已经脱离了现世的感觉。

        “其实这位贵宾,如果你能支付一定的费用或者代价,你也可以暂时拥有这样一间商铺,这样无论是你买卖东西,或者收集信息都会方便一些,这些商铺街每天上午的9点到12点,下午的3点到6点都会开放,那时候就热闹了,你感兴趣的话,也可以来转转的。”白袍人回头,估计见到我对街边的商铺感兴趣了,对我解释了一番。

        “帐篷区的也能上来租用商铺吗?”我问到,如果真的是如此,那就要好好逛逛了,说不定他们会租用一个商铺呢?

        “他们不能,他们有自己的交易区,贵宾可以下去他们的交易区,他们也可以缴纳一定的费用上来,但这里的商铺,他们不能租用的。其实具体的规则,在你的房间里都有一本册子具体说明的。”对于我的问题,白袍人一般都会详细的回答,可实际上他是根本不给我问下一个问题的机会。

        在谈话间,属于我的那间屋子很快就到了,位置还不错,背后就是其中一条商业街,也正好能从正面看见那三尊巨大的雕像,这样说来,还算这里的‘黄金位置’了?既然对我有防备,干嘛如此优待我?我有些想不明白。

        白袍人推开了我房间的大门,我也跟着走了进去,整个房间布置的简单,却古色古香,同房子的外表一样,充满了唐宋时期的风格,床,座椅,屏风每一样东西,在细节之处都做到了极致,完全的模仿那个年代。

        难道雪山一脉自唐宋年间,就存在了?我心怀疑问,可这种显然是不能问的。

        在我打量屋子的时候,那个白袍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我以为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再和我再多说一句废话,却不想走到门口的他,忽然停下了,还是用那副微笑的神情看着我。

        “还有事?”我扬眉问到。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可能会比较少外出,除非是特殊的情况。”白袍人莫名其妙的对我说了那么一句。

        我眼睛微眯,问到:“为什么?”

        “大市,是修者界的盛事,一般在三天以后,来到这里的修者就会达到一个高峰,想想十万人也不算夸张,如此的人多眼杂,外出的话,伪装就没有意义了。”白袍人脸上的笑容似乎更加真诚了一些。

        而我却惊叹,十万人那么多?可是对比一下这个星球存在的人口,十万人又好像很少的样子,即使这里聚集的不是修者的全部,也多少是一个数量的代表,看来修者对比起某些年代,确实已经是日渐的式微。

        不过,在这同时,我也理解了白袍人话里的意思,他确实是好心提醒我,而且话里有话。

        我不是傻子,直接就追问了一句:“特殊情况是什么情况?”

        白袍人稍微歪了一下脑袋,那样子显得颇为天真的说了一句:“看每个人的不同吧?如果是找人,那就一定不能错过明天,明天就是第四天了,这里的人数已经到达高峰,那么按照规矩,就会举行一个鱼跃龙门大会,当然,具体的规则是有说明的,可以看看放在床头的那本册子。”

        说完这句话,白袍人就准备离开,可是我怎么可能就这样任他离开?

        “为什么要帮我?”我大声的问到,明知道我是伪装的情况下帮我,这事情无论如何透着一丝‘诡异’。

        “如果你觉得我是善意的话,为何一定要知道理由呢?如果你需要一个理由,那很简单啊,你是伪装而来,显然是为了躲避什么,可我们这里已经和平了太久,不会允许任何规则外的事情出现,就是如此。”白袍人回答的滴水不漏。

        “可你为什么要提醒我怎么找人?”我觉得我问的这个问题很白痴,却也不得不问,如果雪山一脉是有想帮我的意思,我的事情,甚至我的处境都会改变。

        “你要找人吗?哦,我才知道啊。”白袍人一脸无辜,然后一抹微笑又挂在了他的脸上,可这一次我无论怎么看,都有一些老奸巨猾的感觉了。

        他离去了,我有些呆呆的站在房间,总觉得我命真‘好’,又遇上了奇怪的人和事,在闷了将近一分钟以后,才想起要去看看床头的那本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