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五章 小插曲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五章 小插曲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醒来的一瞬间,我就已经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一个鬼头趁我熟睡的时候,想要强上我身,或者是缠住我,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想要制住我。

        可惜的是,这种对付平常人,甚至是很多不备的修者都极其有效的方式,对我是没有效果的,只因为我的灵魂有傻虎的守护,等于天然有一道强大的防备,普通的鬼头对我怎么可能有效果?再来十个也不会有效果!

        我的内心闪过了一丝说不出来的情绪,更多的是一种难过,我不是傻子,我自然知道是谁下的手,但这个不重要,如今对我重要的是,这个下手的人目的是什么?

        我压制住傻虎,然后在内心默默的和傻虎沟通了一下,接着放开了自身的防备,让此刻缠绕住我的鬼头进入了我的灵魂!

        这于别人来说,显然是个十分冒险的方式,不过对我来说,完全没有负担。

        鬼头在进入我灵魂的瞬间,就被傻虎的灵魂力压制了,也可以说是被我自己的灵魂力压制了,接着我装作一副被鬼头上身,完全没办法弹动,甚至自己意识都不是很清醒的状态,静静的等待着

        夜晚的高原无人区,夜风是那样的肆虐,吹动的帐篷外的火堆不停的跃动,连带着那个火堆前,映照在帐篷上的影子也像是在不停的跃动,最终,那个影子站了起来,朝着帐篷走来。

        早就已经知道了是这样的结果,到他走进来的时候,我的内心反倒一片平静,他是鬼头的主人,鬼头成功的上身,他当然知道,这样万无一失的状态,他自然会进来,我只需要伪装成受制的样子就行了。

        “大哥,大哥”那个年轻人进来以后,没有忙着动手,而是连续呼唤了我两声。

        “唔”我装作神志不清的样子,翻着白眼,完全是一幅被上身的状态。

        他打亮了手中的电筒,先是装作一副着急的样子,仔细的打量着我,几秒钟过后,他忽然就笑了,原本还有几分清秀的脸,在这样一个贪婪的笑容下,有些狰狞扭曲的样子。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不慌不忙的在这个狭小的帐篷内打量起来,口中说到:“大哥,你也别怪我,你也知道散修的日子不好过,不打劫几只肥羊,我千辛万苦的去到了大市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样我冒着生命危险去到大市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继续装作神志不清,尽管此刻我心中已经有几分明白他的目的了

        很快,那个年轻人就发现了我放在帐篷一角的公文包和行李袋,他快步的跨过我的身躯,开始兴奋的翻找起我的东西来了。

        我在内心叹息了一声,我随身行李里的一些东西是绝对不想让他看见的,就比如一些法器,那会无意中泄露我的身份也不一定,所以我也不用伪装了。

        “为什么偏偏找到我?”我撑起了身子,半坐在帐篷中,忽然就开口说到。

        “废话,别人都是成群结队的,单独一人的本来就没有多少,还都防备心重,只有你出门在外,把笨当做好心,我不找你找谁?”那个年轻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到,接着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停下了手中翻找的动作,转过头来,神色有些惶恐的看着我。

        我也平静的看着他,在我内心是不会接受他的说辞,好心就是笨的,至少师父身边的朋友和我的一些经历就说明了一点,在这个圈子正道还是主流,怎么可能因为少数人而改变看法。

        “你清醒了?”那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带着试探的问了我一句,随后他又像仔细的感应着什么一样,接着神色就稍微的放松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我就说能孤身一人前往大市,还是有一些本事的。暂时压制了鬼头吧?那又如何,你压制它已经很费劲了,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了。”他这样对我说到。

        “你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打劫我,然后好去大市交易?”我没有理会他的说法,只是再次确认了一次他的目的。

        “不然你以为呢?”他的手上抓着那个我装药材的包袱,有些激动的挥舞着,大吼到:“你们这些资源丰富的家伙,怎么可能理解我这种穷散修?来一次大市都要凑路费的穷散修?我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去了大市也是白去,你以为我会甘心?凭什么那些道心不坚,对道没有追求的人可以享受多的资源?凭什么我这么努力,却是一点儿希望也没有?”

        我懒得和他争辩了,他已经偏激到无药可救的样子,彻底弄清楚了他的目的,我只是有些懒洋洋的说到:“放下你手中的包袱,然后滚,能听懂吗?”

        “你凭什么”那个年轻人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回应他。

        在这时,我灵魂深处一直制住那个鬼头的傻虎,终于咆哮了一声,彻底吞噬了那个鬼头。

        做为鬼头的主人,那个年轻人自然是遭受到了反噬,在鬼头被吞噬的瞬间,他闷哼了一声,然后倒退了两步,鼻子里冒出了两行鲜血。

        “现在你明白了吗?”我盯着他说到。

        他有些惊恐的看着我,一下子放下了手中的包袱,忽然就给我跪下了:“大哥,我错了,我是一时贪心,大哥,我是真的很可怜的,你不要不要杀我。”

        如果我狠心一点儿的话,或者杀了这个年轻人是最万无一失的办法,但事实上我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狠心的人,杀人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一件很负担的事情,即使这是在无人区,即使在这里忽然消失几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应该是没有发现什么的,事实上,我也不认为他一个散修,能够发现我的身份,所以我说到:“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有多远滚多远,我再说最后一次。”

        听我这样说,那个年轻人的表情变得惊喜了起来,然后生怕我改变主意一般,一边惶恐的道谢,一边连滚带爬的爬出了帐篷

        我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终于再无声息的时候,这才重新躺下了,点上一支烟,我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一路行来,那些修者都是那么冷漠,或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止一两次吧?

        大市到底是有什么魅力,让很多修者不惜铤而走险呢?

        我有些迷糊的想着,睡意又重新的包围了我,我没有在意那个年轻人,只是把他当做了一个不怎么愉快的小插曲,甚至连我的睡意都没有被影响。

        ———————————————分割线——————————————

        第二天的一早,我又重新上路了,按照地图的指示,剩下的路已经不远,只要我再绕过前面不远处的山脉,到达那边的山脚,就可以凭着手中的请帖,一路有人带领着前往大市。

        望着不远处的山脉,我的心情多少有些轻松,毕竟剩下的路已经不远,但实际上只是绕过一个小山脉也花费了我将近五个多小时的时间。

        我以为我来到这高原是没有高原反应的,直到绕行山脉的时候,才发现,在这里的一切活动都比我在其它的地方费力许多,绕行过一个小小的山脉,我竟然累的连气都喘不过来。

        原来,我不是真的适应了这片高原。

        这样想着,我已经彻底的绕行过了这小山脉,罕见的这片小山脉之后,竟然是与另外一片山脉夹行着的一个山谷,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小片平原。

        在这小片平原上,存在着一些属于高原的野生动物,原本它们是十分怕生的,见到人或者车辆接近,就会跑开,但在这里,竟然异常的悠闲,还带着某一种好奇的盯着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应该就是所有修者都要下车步行的地方吧,我站在山谷口,也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地方,内心忽然莫名的激动